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爸,这好像是北宋 > 第五百四十七章 辽国投降
    连杨蓉都觉得,孙悦是存心拖延战争以期抓牢兵权,别人就更不用说了,这两天洛中都有不好的流言蜚语传出来了。但是孙悦真的很冤枉,他嚣张跋扈不假,但他怎么可能干这么没底线的事儿?

    幽州城,孙悦又又又又又一次的,用他的大嗓门嗷嗷嗷的骂人了,而且是指着账中的众将鼻子骂,啥难听骂啥。

    “猪啊!猪啊!王老将军你是猪么?两千人,两千人的后援,让耶律奚底偷偷包圆给全灭了大半天,你自己居然都不知道?你这个节度使是怎么当的?你就是这么带的兵么?你是不是没卵子?还有你,韩崇训你别以为我跟你关系好你就能跟我嬉皮笑脸的,六辆楼车,六辆啊!你一天就给我打没了?你知道这六辆楼车我造了多久么?结果呢?你告诉告诉我,你用六辆楼车的牺牲换来了啥?契丹死了多少人?你特么也没卵子了啊?”

    不一会功夫,账内上到杨业和韩崇训,下到刚赶过来没几天的张铎王超,全都被骂遍了,而这帮将领一个个低着头,全都一副认栽的样子,一点脾气也没有,甚至韩崇训还和杨延昭在互相做鬼脸。

    这样的痛骂都连续好几天了,他们一开始还挺委屈,后来干脆也就习惯了,毕竟天险么,哪有一蹴而就的时候,人家契丹已是押上国运来跟你死磕了,真那么容易打下来那就不是精兵而是神兵了,所有人都清楚,这事儿只能耗。

    当然,他们更清楚,孙悦骂的这么难听压根就不是冲着他们,左一句没卵子,右一句没卵子,指桑骂槐的意思白痴都听得明白,然而那位新来的监军,那脾气是真的好,就那么笑呵呵地听着,见孙悦骂的口渴了还给他端上来一杯茶,口中还劝他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嘿,真不愧是伺候人出身的太监。

    孙悦也被这王继恩给调教的有点没脾气了,这特么谁出的损主意,咋还把他给派过来了。

    赵廷美到底还是了解他的,若朝廷派来的是别人,他早就直截了当的怼了,甚至直接想个办法给撵走也备不住。然而王继恩呢,一来宦官的身份代表着皇权,他不敢太过分,二是这老东西身上赵匡胤的烙印太重了,他不得不敬着,再说人家还帮过他。

    说起来之前这货都沦落到给赵匡胤看坟了,还是自己想办法把他调去的军职,现在想起来孙悦都恨不得抽自己。

    等到孙悦骂完了人,无力的挥挥手把人都赶走,只剩下王继恩给他端茶倒水,这货笑呵呵地一副让人连重话都不忍说的奴才样道:“孙帅,昨个朝廷又来信催促了,钱粮是真有点紧张了,您是不知道啊,官家现在穿的龙袍都打了补丁,三司里刚有点米粮,一天都待不住,转手就得给您送来,您说这日子咱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孙悦深吸一口气道:“我知道咱日子不好过,可你要知道,契丹的日子比咱不好过一百倍。他们不仅军心不稳,后方也不稳,那萧太后一介女流之辈主政,那些契丹贵族是真心服她么?你看她现在好像手里有点权,那就是耶律奚底和耶律休哥给他撑的一张面子,一旦咱们这把她拖住的时间长了,他们大辽内部自己就得崩溃!王公公,咱若是拿下了古北口,按我的规划建设一个山海关,我大宋最少能保一百年无忧啊!”

    “呵呵呵,孙帅息怒,不要激动么,朝廷也是有朝廷的难处。另外孙帅,我也算是勉强知兵,您说咱们若现在停战,这契丹三十年内真的还有余力反扑么?我是不大信的。”

    “王公公,你的眼光能不能看得长远一点啊,三十年无忧是不假,可是三十年后呢?行百里者半九十啊!”

    “您说的这些,我都懂,可是您知不知道,就在昨天,党项内部可是已经有人造反了,还有那吐蕃,上月更是劫掠了秦、凤二州,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咱大宋的兵全都跑北边来了么。”

    “我听说魏王殿下已经去了,难道以他的威望,还不能以德服人么?”

    “魏王殿下的威望和德望自然是够的,只是此一时彼一时,这是契丹在勾着他们呢,人家说了,凡是反宋的,要马给马要羊给羊,宋军打过去还有他们帮衬,反倒是那些不反的,事后却要面临辽国的怒火,孙帅,西边不比北边,地广人稀不说,他们近,咱们远,咱争不过他们的。”

    孙悦气的恨恨的就摔了杯子碗筷,骂道:“一群特么的墙头草,别让老子腾出手,否则非把那些背叛者全都屠了不可”。

    “孙帅啊,朝廷的钱粮可是都给了你这头了,西边咱魏王就是再有能耐,不管是安抚还是围剿,那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您说您要打,您要打到什么时候?一个月两个月的咱还能耗,可要是再打个半年,恐怕咱们关中都要乱了。”

    “我……你再给我……”

    孙悦想说你再给我一个月时间,可是他又实在没什么底气。

    古北口想靠军事力量打下来,打个三年五载的都正常,别说炸药了,明末清初时连火炮都有,清军打个山海关都愣是打了足足两代人,他现在跟萧燕燕打的只能是政治账,比的是谁特么先顶不住来自内部的政治压力,可是政治压力这种事儿谁有个准啊,尤其是老娘们一般韧性都还比较足。

    反倒是王继恩先劝慰上他了,“孙帅,我理解您的不甘心,换了我,我也不甘心。您尽管再试试,再争取争取,我这双老眼是不瞎的,您到底是在拖时间还是在急攻,我还是分的出来的,只是您无论如何也得给我一期限才是,否则,我没法跟朝廷交代啊。”

    “我的王公公唉,你就别再逼我了。再说你逼我有用么?契丹不说降,难道我去提和么?”

    话音刚落,便见韩德让一脸古怪的从外面进来了。

    “何事?没看见忙着呢么?”

    “萧太后派人来了,说,契丹愿意向大宋投降,约为父子之邦,只求我军可以退军,约以古北口为国界,其他条件您尽可以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