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头狼 > 1994 三家联合?

齐叔还活着的时候,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平心静气”,那时候的我很难真正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当我历经千帆,趟过太多坎坷,见过各种的喜怒哀乐,再回头品读这四个字的时候才发现齐叔其实在是教我一种男人最起码该有的品质。
 这一路,我们可能走的并不快,但每一步都踏的异常稳当,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确实是这样,我已经潜移默化的在照着齐叔预想的慢慢变化。
 酒桌上的推杯换盏继续着,尽管彼此心里都很明白我们是在演戏,但陆国康和柳俊杰属实都没少喝。
 几圈酒喝下来,柳俊杰满脸涨红的端起酒杯问我:“朗哥,我特别好奇一件事情,当初在梅州抓到我,你为何不一刀干掉我,反而以怨报德,你是因为害怕我们柳家报复吗?”
 我跟他轻碰一杯酒,笑嘻嘻的捅破那层窗户纸反问:“你一开始就猜到我是拿话搪塞你,所以才故意给我装傻充愣吧?”
 柳俊杰微微一愣,随即点点脑袋承认:“是,我想活着,比任何人都想活着,我家不缺钱不缺地位,所以从小到大都特别惜命,不怕你笑话,别看我在石市横行霸道,但只要一出门,我就特别低调,属于谁都不敢招惹的那种,在我看来谁的命都不如我值钱,为了活着别说装疯卖傻,就算让我天天磕头叫爸爸都是小问题。”
 “哈哈,很正确的价值观。”我昂头大笑,点上一支烟道:“回到你刚刚的问题,我为什么没一刀干掉你?有没有柳家的原因在里面,实话实说确实有,招惹上辉煌公司,我前前后后从崇市跑到山城,又从山城辗转到羊城,然后又得罪了一个天娱集团,我劳民伤财的损失更不少,说良心话,我并不怕什么,但特么嫌麻烦,可你要说我怕柳家,一点不扒瞎,我还真不怕。”
 “那为什么...”柳俊杰迷惑的蠕动嘴唇。
 我揪了揪鼻梁骨轻笑:“我把你带回羊城,让老陆像个小保姆似得陪着你吃喝拉撒,除了拉进关系,更重要的是透过他的嘴巴告诉你,我们头狼的一点一滴,让你自己品,我们的做事风格,你可以扪心自问,柳家、天娱加上辉煌绑在一块跟我开干,我怕不怕?”
 柳俊杰低头思索几秒钟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即抹抹嘴角开腔:“朗哥,你这个人很奇特,乍一看感觉很简单,一眼可以洞穿内心,可要是处一段时间又会发现,你被看穿的全是伪装,有时候软趴趴的像个大头虾,好像谁都能踩一脚,有时候又比钻石还硬朗,整谁都不会皱眉头,白云山你被人袭击,我以为你会逃跑,结果却是你绝地反击,几招同时撂倒天娱和辉煌,还捋着借口顺带扫荡一波羊城的这帮大哥二哥。”
 “哈哈,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就是运气好罢了。”我敷衍的给他又续上一杯酒。
 “你最可怕的地方就是隐忍。”柳俊杰咳嗽两声后,又抿了一口酒,打着饱嗝眼神游离的浅笑:“老话说的不见兔子不撒鹰就是你这号人,石市咱们发生矛盾以后,我家里的长辈曾经告诫过我,跟你这样的人对上,如果没有把握一招拍死,那就尽量做朋友,现在想想长辈们说的真对。”
 我摆摆胳膊岔开话题:“喝酒喝酒,让你这顿胡吹还捧都给我整不会了。”
 “嗡嗡...”
 又闲扯几句后,我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看了眼是张星宇的号码,我朝柳俊杰歉意的缩了缩脖领,随即抓着手机离开包房。
 “喝着呢?”电话接通,张星宇调侃似得出声。
 我搓了搓脸颊笑问:“老陆现在都快成娱乐主播了,我特么吃顿饭,他都能往群里发一堆照片,咋了胖总,有啥拆迁?”
 张星宇沉声道:“今天三小只,连打砸带举报毁了天娱旗下十多家小贷款公司,光是刑事案就制造出来不下五六起,天河区、荔湾区、增城区好几家警局联合起来成立了个打黑除恶专案组,磊哥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
 “这哥仨的战斗力还不错嘛。”我闻声一顿,笑盈盈的接茬:“这事儿不是在咱们的预料之中的嘛,提前准备那帮扛罪的小兄弟可以入场了,明天再整两波,估摸着效果更出彩。”
 “不是,我刚刚和昆爷、陆峰他们聊了会儿天,谈到一个问题。”张星宇笑着打断:“你说天娱是靠什么起家的?”
 我脱口而出:“废话,放贷啊,早几年放贷一本万利,这几年又顺应网络市场整网贷、小额贷啥的,利索更是吓人,这事儿你不知道是咋滴。”
 张星宇接着耐心道:“天娱现在一屁股窟窿,短时间内肯定是没办法掌控市场,但市场和需求肯定还存在,你说会发生啥事?”
 “没有张屠户还得吃带毛猪呗,天娱出现状况,自然还会冒出来地娱、人娱啥的,这玩意儿只要有市场就不会消失,毕竟没钱人占多数,需要贷款的人层出不...”我说着话,冷不丁明白过来张星宇的意思,迟疑几秒钟后问:“你啥意思,咱们掺和一下?”
 张星宇轻声道:“掺和掺和呗,这块的蛋糕巨大,咱们不干也会有旁人干,而且我害怕天娱换张脸继续暗地里经营,到时候咱们两家的关系可就彻底对调,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再想整趴下可就难了。”
 我迅速琢磨半晌后,说出自己的想法:“关键这玩意儿名声不好,咱们想要转型的话受影响,郭海玩的那么大最后不照样在转型嘛,而且这东西需要巨大的经济链支撑,稍微有点纰漏,就会类似上次郭海被咱们整出增城区那样,我不太看好。”
 “名声的问题,不需要考虑,咱们可以找人站柜台,上面需要业绩,但不会管业绩是怎么来的,只要包装的足够完美,你就是企业家,至于资金链的话,上海天门商会足矣支撑,不跟你扒瞎,拼财力的话,王者商会都够呛能整得过天门。”
 张星宇明显已经提前想好了一切,胸有成竹的开腔:“我刚刚说了,贷款这块利润奇高,咱们甚至可以把王者商会也拽进来,三家合伙,不管是面还是资金链都极其可怕,最主要的是咱们可以透过联合,彻底改变我们和王者、天门的关系,从过去的求助和依附变成平起平坐的兄弟闺蜜,就算郭海下次敢卷土重来,天门和王者也有足够理由开揍。”
 我担忧的开口:“关键咱们的身板跟他们两家联合,会不会...”
 “主场在羊城,咱们就握着绝对优势。”张星宇声音清淡的说:“回头跟老常冰释前嫌,他要是能再往前一步,那这单买卖少了咱,他们就谁也玩不转。”
 他话刚说完,王莽的电话恰巧打进我手里,我无语的调侃:“真是晚上不说鬼,白天不说人,莽叔电话打进来了,我先跟他聊聊。”
 “歪,莽叔。”我拨动手机屏幕接起王莽的电话。
 王莽横声臭骂:“臭小子,你这是打算跟我老死不相往来了呗,自己看看我这几天给你打过多少电话,不是拒接就是特别找别人应付我,咋滴,翅膀硬了是吧!”
 “叔,旁人不清楚,你难道还不知道我为啥会躲啥嘛,你要是保证不提常飞,我这会儿跪着过去跟您请安。”我苦笑着提前堵住他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接着道:“您省省唾沫星子,不用跟我讲大道理,我啥也懂,但心里难受,您明白不?天娱和辉煌整我,我认!但常飞为了个逼娘们当天晚上直接拦下您是几个意思?事发之后他不闻不问就算了,白云山那么大一起枪击案被凭空抹掉,别跟我说没有他的影子。”
 王莽瞬间陷入沉默,半晌不知道该说啥。
 “吱嘎!”
 就在这时候,一台面包车横冲直撞的停到距离我不到十米的地方,车门“呼啦,呼啦”两声打开。
 八九个服装统一,头戴鸭舌帽,身穿藏青色作训服的青年拎着棒球棍冲下来,径直闯进我们吃饭餐馆的隔壁。
 “草泥马得,就是这家非法贷款公司害的我家破人亡,兄弟们给我砸!”带队的小伙昂头咒骂,随即举起手里的铁锤“卡擦”一下直接把门前的玻璃门给砸成碎片。
 紧跟着其他青年如狼似虎的冲进店里,噼里啪啦的打砸声瞬间泛起。
 我抬头看了眼那家店的招牌,阳光贷款,后缀印着“天娱”两个小字,禁不住咧嘴一笑,背手重新走回餐馆里...
 wxi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