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头狼 > 1993 打是亲,骂是爱

半小时后,天河区一家挺出名的印度餐馆。
 陆国康、柳俊杰站在饭店门前的台阶上朝我们招手,两人一扫之前那股子邋里邋遢的网瘾少年形象,全都换上板正崭新的西装,柳俊杰貌似还刻意做了个发型,看起来精神奕奕。
 我笑容满面的从车里走下来。
 陆国康眨巴眼睛朝我笑道:“朗朗,我实在是捱不住这小子了,默默叨叨说啥要请你吃饭。”
 柳俊杰顶着两个长期熬夜的黑眼圈,不自然的搓手笑道:“不能说请吃饭,主要觉得来羊城挺长时间都没能正儿八经的和朗哥一块喝顿酒,所以想着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篮子,往这儿瞧!”
 就在这时候,慢我半拍的大壮突然从车里下来,“嗖”的一下蹭着我的身体蹿出去,抬腿一脚重重蹬在柳俊杰的肚子上,后者直接一屁股崴坐在地上,张嘴就喊:“哎哟,我滴妈呀..”
 “还特么记得老子不!”大壮一个猛子骑到柳俊杰身上,抡圆拳头“咣咣”就是两拳。
 柳俊杰的鼻子和嘴角顷刻间让干出了血,玩命挣扎推搡大壮。
 此刻正好是吃饭的时间段,饭馆周围进进出出的全是人,不多会儿就将二人围的水泄不通。
 陆国康欲言又止的拿胳膊靠了靠我示意:“小朗..”
 “放心,都有分寸,我正好想看看柳俊杰到底是真疯还是装傻。”我慢条斯理的点燃一支烟,来之前我就怕大壮下手没轻重,特意卸掉他身上的枪和刀。
 人群中大壮毫不费力的扭打着柳俊杰,柳俊杰哭爹喊娘的一个劲叫嚷,持续了差不多一两分钟,我才一脚踩灭烟蒂,拨拉开凑热闹的人群,冲过去将大壮拽开,同时皱着眉头厉喝:“你特么打我脸呢?”
 大壮气喘吁吁的指着趴在地上嗷嗷嚎叫的柳俊杰解释:“哥,我不是..”
 “不是你奶奶个爪儿,滚到一边反省去,想好了再特么跟我说话。”我抬腿轻飘飘的蹬了大壮一脚,随即回过身子将满脸是血的柳俊杰搀扶起来,关切的问:“兄弟没事吧,你放心我肯定好好收拾他。”
 “散了吧散了吧,自己朋友闹着玩呢。”陆国康也走过来,朝着四周看热闹的人群摆摆手驱散。
 柳俊杰捂着血流不止的鼻子,瓮声瓮气的埋怨:“朗哥,不带这么整的,我好心好意把他弄出来,狗操的上来就是一顿挠,你必须得给我个说法。”
 我连拉带拽的搀着柳俊杰迈上餐馆的台阶:“行行行,你想要啥说法都没问题,咱们先吃饭,搁门口杵着怪不好看的。”
 走进他们提前订好的包房,没想到屋子里居然有人。
 一个穿着白衬衫,剃着圆寸头的青年身体笔直的站在房间门口,这人我也熟悉,好像是叫李腾龙,属于柳俊杰手底下的一号悍将,之前在石市时候,他还曾经拿猎枪戳过我脑门,手里也有两把刷子,所以印象特别深刻。
 见到我手扶着柳俊杰后,青年先是一愣,随即赶忙搀住柳俊杰另外一条胳膊发问:“俊杰,你这是怎么了?”
 “我要是告诉你,我走路摔了一跤你信不?”柳俊杰横着脖颈嘟囔一句。
 李腾龙吞了口唾沫,回头直勾勾的看向走在最后面的大壮。
 “瞪你麻痹啥瞪!”大壮的脾气直接犯了上来,手指李腾龙臭骂。
 “卧槽尼玛!”李腾龙二话没说,抻手就朝大壮薅了过去。
 “去尼玛得,还鸡八晒脸是吧,上次被我撵的跟条狗似的是你不!”大壮也没惯着,同样伸手扯住李腾龙的脖颈。
 两人就那么拳拳到肉的直接扭打在一起,李腾龙砸大壮一拳头,大壮提起膝盖还一下子。
 看得出来大壮这段时间在鸡棚子里应该是没少受改造,不光身体壮实了不少,就连反应速度和扛揍能力也明显提升,两人从门口一路殴打到房内,不知道谁脚跟没站稳,一下子全都跌倒,还将桌上被撞翻,碗碟筷子洒了一地。
 陆国康本来想劝架的,我微微摇头阻止。
 大壮心里有怨气,不让他吐出来的话,这小子容易把自己逼疯。
 不过另我意外的是柳俊杰的反应,这家伙比我想象中更有头脑,来之前他就知道我会带着大壮,可仍旧只身和陆国康在门口等待。
 以他怕死的性格不会猜不到大壮见到他后的反应,但这家伙仍旧把李腾龙安排在了包房里,说明啥?说明这小子在故意卖我面子,或者说他也在赌自己的价值,我敢不敢真让大壮弄死他。
 想到这儿,我大有深意的侧脖看了眼站在角落里的柳俊杰。
 他仿佛感觉到一般,同样扭头望向我,嘴角微微上翘,用嘴型跟我说了句:面子我给了。
 “整死你个逼养的。”
 就在这时候,李腾龙手忙脚乱的从地上摸起一根筷子,反手“噗嗤”一下捅在大壮的腿上。
 筷子尖直插大壮的右大腿,鲜血顷刻间冒了出来。
 大壮搂住李腾龙的脖颈朝反方向一扭,也从地上抓起一根筷子“噗”的一下扎进李腾龙的胳膊上。
 短暂停留不到五秒钟后,两人再次如同饿狼似的撕咬在一起。
 李腾龙拿胳膊肘重重捣在大壮的下巴颏上,大壮绷曲膝盖玩了命的磕在李腾龙小腹上。
 单纯从实力上来分析,大壮还是差李腾龙一大截子,但他的打法明显更显不要命,完全是奔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整的,继续拼下去,大壮可能真会被打死,但李腾龙顶塌天也就剩半条命。
 瞅着疯狂的大壮,我突兀想起来很久以前刘博生跟我说过一句话,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
 初见大壮的时候,这小子憨厚木讷,虽然有股子不卑不亢的楞劲儿,但绝对不像眼前这般的癫狂,分开几个月后,再次看他,他其实已经把董咚咚、尿盆甩开很大的一条距离,说句不夸张的话,以大壮此刻的状态,绝对能排的上整个头狼家前五的亡命徒,和实力无关,完全是那股子凶狠的气势。
 又互相爆锤对方几下后,两人顺势分开,李腾龙反应更快一步,迅速扶墙爬起来,佝偻着腰杆剧烈喘息着又从地上捡起来一块盘子碎片,作势要朝大壮跟前涌动过去。
 我一步跨出,抬腿一脚“嘭”的蹬在李腾龙的胯骨轴子上,眯缝眼睛轻笑:“你特么弄我兄弟,经过我同意没?”
 “腾龙!”柳俊杰也恰到好处的吆喝一声。
 李腾龙这才红着眼睛,退回到柳俊杰的跟前,随即简单粗暴的将插在胳膊上筷子“噗嗤”一下拔了出来。
 “再来呀,草泥马!看我能不能干死你就完了。”大壮也迅速爬起来,龇牙瞪眼的咆哮。
 “来你爹个哨子,拼命的前提是势均力敌,明知道挨干还硬往上凑,那特么叫傻逼。”我恼火的一巴掌推在大壮胸脯上,瞪眼呵斥:“消逼停眯着。”
 大壮吭哧吭哧喘息两下,本分的退到我身后。
 完事以后,我昂头看向李腾龙开腔:“兄弟,干啥呀?跑羊城给我显威风来了?”
 “朗哥,你刚才看的仔仔细细,是我想动手的吗?”李腾龙不服气的犟嘴。
 “来,你过来!”我咧嘴笑了笑,朝他勾了勾手指头。
 李腾龙迟疑几秒钟后,踱步走到我面前。
 “啪!”
 我抡圆胳膊就是一巴掌甩在他腮帮子上,他原地晃了晃,腰杆挺得笔直的怒视我。
 “我也动手了,要不你连我一块收拾?我这个人帮亲不帮理,你服气不!”我咬着嘴皮轻问。
 李腾龙吐了口浊气摇头:“服气,在人之下,我没那个魄力。”
 我微微一惊,随即看向李腾龙的眼神多出一份赞许。
 听说自己的老大被打,这家伙敢不管不顾的冲上去跟大壮对殴,说明很有魄力,他不会想不到在羊城,我想办他非常简单,可仍旧毫不犹豫的动手,说明这个人挺忠诚。
 被我掴了一巴掌,但却荣辱不惊的杵在原地没动弹,并且实话实说的承认自己不行,这是情商高的体现,所以瞅着面前这家伙,我越发有种欣赏的感觉。
 这时候,柳俊杰走到李腾龙的跟前,表情不悦的开腔:“朗哥,说好的一块吃饭,你看这整的血呼拉擦,哪还有啥胃口,要不咱们改天再约吧。”
 “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用脚踹。”陆国康笑呵呵的凑过来打圆场:“老爷们之间爱简单、恨也简单,打完骂完咱再搁一块处事儿,互相之间都没啥芥蒂,这样吧,这两天我跟着你也没少学习电脑技术,咱换个房间,我请客。”
 柳俊杰深呼吸两口,低声问李腾龙:“你身上的伤碍事不?”
 李腾龙瞄了眼对面的大壮,声音很小,但足够我们满屋子听到的回应:“他没事,我就没事,他要觉得事不算完,我随时接招,大不了我这一百多斤的骨头丢在羊城罢了。”
 几分钟后,我们招呼服务员换到个隔壁包间。
 经过刚刚的一通闹腾,不管是大壮还是李腾龙其实都已经精疲力尽,但两人像是比拼似的,谁也没喊一身疼,仍旧直愣愣的分别站在我和柳俊杰的身后。
 寒暄片刻后,我端起酒杯朝着柳俊杰浅笑:“我其实老不乐意吃印度饭了,翻过来翻过去全鸡八是咖喱味,不过你好这口,咱就兑付着来呗,还是之前的话,我希望咱们能真正的翻篇。”
 柳俊杰微微一笑,跟我碰了下酒杯道:“朗哥,我打算在羊城投资一家贸易公司,把这边的服装啊、鞋啊、袜子啥的弄回我们石市,完事再想办法让石市的批发商全上我那儿进货,你感觉咋样?”
 “只要你不卖药,干啥我都觉得相当OK。”我轻飘飘的笑道:“对了,我这段时间琢磨着也想去石市整家地产公司,你看能不能给哥哥使点劲。”
 柳俊杰意有所指的眨巴眼睛:“说实话,不好干,石市这几年的房价跟坐飞机似的往上蹿,且狼多肉少,除了本地一些老牌家族在干,还有很多外地富商也在做,比如叶家。”
 我眉飞色舞的暗示:“钱这玩意儿又没写名字,谁有能力赚到是谁的,我去石市,还可以顺便帮兄弟你干点不方便的行当,比如你一直心心念念琢磨的叶小九,算啦,咱今天不谈公事,吃饱喝足,你和老陆四处转转,看看有没有相中的地方,回头我帮你搞定,完事咱再进行下一步...”
 zwqiu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