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自在天尊 > 第三百四十七章:二进先天仙墓
三个人又聊了会儿天,祝剑泪这才姗姗来迟。

    见三人聊得火热,半响祝剑泪才插嘴道:“师姐找我来,有何事?”

    她和灵犀仙子并不是很熟。

    灵犀仙子自带高冷气质,这种气质不仅让普通的男生不敢接近,无法无天如同祝剑泪这样的女生也不大敢轻易亲近他。

    “我们几个准备结伴前往先天仙墓,你要去么?”灵犀仙子俯下身来问,语气真诚而亲切。

    “师兄去么?”祝剑泪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反过来问石生玉。

    石生玉犹豫了,本来他就认为郇云天的选择是对的,而且他现在是元婴修士,先天仙墓对他来说是凶险异常。

    他不像祝剑泪跟着他再涉险。

    “我倒是去,不过你就别去了吧。”石生玉勉强说到。

    他又将脸转过来,对着灵犀仙子说:“要不师姐,她就别去了,她还小,又没有什么斗法经验,去了也是当拖油瓶。”

    听到石生玉这样说,如果灵犀仙子没有在旁边,祝剑泪早就火冒三丈了。

    现在顾忌到灵犀仙子的反应,祝剑泪才没有发火,而是嘟着圆脸,气呼呼的说:“什么叫我没有斗法经验,在石头城我杀的敌人还少吗?”

    石生玉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道:“你的年纪还太小了,先天仙墓环境太复杂,待在道城山不是挺好么,要不你回火灵山也行啊。”

    朱童子也在一旁,附和道:“就是就是,你还小就别去了。”

    祝剑泪刚刚晋升金丹,正是自信心爆棚的时候,现在有了好出处却不带上她,这让他如何忍得?

    她忍不住用小拳头砸了砸朱童子的肚皮说:“你这胖子也来说我,人家那里小了!”

    朱童子贱兮兮的笑道:“呵呵,说你小你就小,你那里都小。”

    “气死我了!”祝剑泪气道,她转身一脚就踢开了大门:‘不理你们了,我去夔牛宫找念竹姐姐去玩了.”

    石生玉一向溺爱祝剑泪,故对她的坏脾气也不以为意,朱童子则更不会在意了。

    只有灵犀仙子有些尴尬。

    而等到了现在,辛红湘还没有来,石生玉不知道灵犀仙子到底有没有叫她。

    又聊了一会儿闲天,朱童子忍不住提议道:“先天仙墓开启,不是需要真人吗,这次谁能帮忙啊?”

    …

    这次先天仙墓开启的地点,却是在济州,离道诚山不是很远。

    石生玉想不到,灵犀仙子请来开启仙墓的真人乃是玉方丈,而不知道什么原因,火灵宗这边一个真人也没有来。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荒山野岭,林木很是茂密,却不是修道的佳地,灵气涣散,有些狐狸在坟地上作窝。

    郇云天也没有来,石生玉不知道灵犀仙子会不会对宗门有所怨念,看着她的表现,石生玉开始觉得自己的担心不是无的放矢了。

    灵犀仙子正恰如其分的微笑着,款款给身前的玉方丈到了个万福。

    玉方丈忙装着受宠若惊的将灵犀仙子扶了起来,而在他的旁边站着的是上崖法师。

    “石生玉上崖”,石生玉恰好现在和上崖法师齐名,两人上次又在小兰陀寺前辩过经,所以两人也算是熟人了。

    不过,石生玉和朱童子都没有给玉方丈他们什么好脸色,两人对和尚的感观都不是太好。

    貌似灵犀仙子和上崖法师很熟悉,两人在一旁窃窃私语了几句,也不顾玉方丈在旁边。

    上崖法师又好像舍不得灵犀仙子入先天仙墓,拉着她的衣袖,一个劲儿的叮嘱她小心。

    灵犀仙子也没有不耐烦,只是吃吃笑着,答应不停。

    朱童子在一旁,终于看得不耐,忍不住怼道:“怎么,和尚,不放心我师姐踏入陷阱,你要陪她去么?”

    上崖法师穿着洁白的法衣,英俊的面容似乎要将身旁的玉方丈的光辉都要夺走了,他抬了抬双目,看了看朱童子,笑道:“朱道友说笑了,我已经是元婴修为,怎么敢踏入先天仙墓呢?”

    玉方丈口诵了一声‘阿弥陀佛’,好像在打圆场的说道:“我这徒弟,到底没有石施主有勇气,元婴修为也敢踏入仙墓之中,可谓是九州上元婴修士第一人了。”

    这高帽子大的有点吓人,石生玉忙低头说:不敢,不敢。

    玉方丈有点深意的看了石生玉一眼,并没有继续就这个话题讨论,而是从袖中掏出来了金刚杵,口中轻松的诵了一声:开。

    只感觉到风云变幻,有一道闪电划破了整个天空,闪电好像是一根金线,从大家的眼前闪过。

    这时,天空被这根金线劈成两半。在石生玉的慧眼看来,这金色的线条正是玉方丈的金刚杵所化。

    接着,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声,它似乎要把整个九州都震碎了似的,将地下的小狐狸们都震的瑟瑟发抖,吓的四下逃串,胆子小的则还躲在自己黑暗的巢穴里面不敢动。

    雷声在头顶上轰鸣,大地似乎被震的颤抖起来。

    而在下一刻,这天地之间的场景就变了。

    天色已经放晴,往上看,完全看不到天,天地一片死寂。

    石生玉只觉得有什么勒住了他的喉咙,他识海中的元婴则完全被禁锢住了,动弹不得。

    石生玉再看一旁的灵犀仙子,灵犀仙子满脸通红,颦着眉,脸上全是汗水,已经痛苦的说不去话来,躺在地上开始无声的呻吟了。

    石生玉立马意识到他们仨个人已经来到了先天仙墓,在他的眼中看来,此处的灵气实在是太骇人了。

    灵气的浓烈程度百倍,千倍于九州的灵气,已经浓郁的几若化为了固体,空气凝滞的很难流动。

    所以所谓的死气,其实只是灵气太过于浓郁而已,而金丹修士吸收灵气的效率太低,所以他们只感觉到了灵气充裕。

    而元婴修士吸收灵气的效率高多了,他们被这浓郁的灵气禁锢住了,某种程度上讲,是‘中毒’了。

    朱童子还在手舞足蹈的说:“石头,我们这是入了先天仙墓了么,这里的灵气好爽啊!”

    石生玉已经难受的说不出话来了,勉强的和朱童子元神交流道:“胖子,快运起天地熔炉功,将我和师姐召入鼎中来。”

    朱童子低头一看,这才发现石生玉和灵犀仙子的神色不对,忙挺小腹,吸气,化为一方圆鼎,将石生玉和灵犀仙子两人罩了进来,隔绝了天地之间的灵气。

    石生玉和灵犀仙子入了鼎中,空气中的灵气变得正常了,两人这才感觉好了一些。

    石生玉长吸了一口气,到了现在他才知道不知不觉灵犀仙子竟然已经元婴修为了。

    一直以来,在大家的印象中,灵犀仙子都是美艳动人,凡人不敢靠近的形象,却都举动忽略了她的悟性很高的事实,所以她晋级元婴,知道的人也很少。

    一般人亦不会用望气法去探查她的修为,再如此美人面前,这是很失礼的行为。

    石生玉心中涌起了一阵自责的情绪,觉得自己的师姐有些可怜,父母双双失踪,从天之娇女的神坛上跌落下来,大家都只关注她的美貌,无人了解或者想了解她的内心世界…

    为了掩饰自己的自责,石生玉假装开始观察周围的形势。

    这里是一片无垠的沼泽沙漠,说是沙漠,地上金黄色的沙子偏偏还很潮湿。

    朱童子在空气中闻到了咸咸的味道,如同到了海边,可是周围偏偏又没有海,风很大,刮得却很轻柔,轻抚人的脸。

    感觉到了自己鼎内的石生玉和灵犀仙子已经恢复了正常,朱童子开玩笑的问道:“师姐,石头,这里茫茫无际,我们怎么找到玉符师姑的下落啊?莫非你还要靠你那面脏乱的破旗子?”

    “怎么,你对这面旗子没有信心么?”石生玉在鼎内问。

    “到底是什么旗子啊?”灵犀仙子也好奇起来。

    ‘’这旗子名唤杏黄旗,偶然得来,不知道由何物所炼制,不过用来寻人倒是很灵的。”石生玉道。

    “拿来我看看。”灵犀仙子就坐在石生玉的对面,鼎内的空间很小,两人几乎脸对脸。

    她将一双芊芊玉手摊开来,摊在石生玉的下颚下面,示意石生玉将杏黄旗交给她鉴赏一下。

    石生玉没有丝毫犹豫,忙将袖中的杏黄旗交出来,递到了灵犀仙子的手心。

    灵犀仙子见这旗子扮相不佳,黑黝黝的,又很油腻,对这旗子的心中就下降了很多。

    她随意看看,实在是没有看出来这旗子有什么特别的,便将它塞给石生玉怀里,说:“这是什么破旗子啊,真的灵么?”

    石生玉其实自己也没有多大信心,便迟疑道:“试试看吧,我们暂时也没有什么好的线索。”

    灵犀仙子无奈的点点头,他们的确没有什么线索。

    看到了灵犀仙子肯定的答复,石生玉将手上的杏黄旗默默举起来。

    朱童子跨开了两只鼎脚,迅速的前行,鼎盖上还露出来一盏颜色不明的三角旗子,先天仙墓的空气流动得不是很快,这面旗子却迎风展开。

    石生玉和灵犀仙子躲在朱胖子鼎身里面,循着旗子的方向前行寻觅玉符仙子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