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自在天尊 > 第二百一十七章:养神丹的滋味,蠪侄很想了解
终究,可能是八头蠪侄的贿赂起了作用。

    骷髅鬼王腾转着黑雾又在石生玉的识海里面胡乱折腾了一番,见这金色头颅,宝光庄严,一脸的正经,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便再和蠪侄喝了几杯,醉醺醺的就向蠪侄告辞,要打道回府了。

    骷髅鬼王被鬼婴法王召入了他的识海,在鬼婴法王面前按照石生玉的剧本,一一仔细禀报了。

    鬼婴长老沉默着,甄别着鬼王的话,看着石生玉被冻青的面庞不语,不知道他是信也不信。

    扈真人有些按捺不住,问道:“师叔,若何?”

    鬼婴法王点点头,过了片刻,才说:“倒没有什么大问题,和石生玉刚才自己所说的一致,只是他所修炼的竟然是佛家功法,这有点奇怪,且慢,让我唤醒了他再说,此子虽然只是金丹修为,但是元神却也真是强大,支持到了现在竟然还没有昏迷。”

    说完,他从袖中掏出来一枚橙黄的养神丹,运指如飞电,将鸽蛋大的养神丹弹入了石生玉口中。

    养神丹一入口,就化为红色的精气,从五脏六腑开始,经风位穴,大椎穴直达石生玉的识海,这精气极其浓烈,如烈日照耀夜空,片刻即将石生玉的识海变得灯火通明。

    冻结在石生玉身体上的冰气,也立即就消散了,烧得石生玉浑身发烫。

    识海中的蠪侄见了这些精气,大喜,伸出来八块长有倒钩的舌头,滴着涎水,将这红色精气一股脑都吞到自己的肚中去了,抿了厚厚的嘴唇,压低舌尖,细细品味。

    还别说他还真品出来点味道,这养神丹,味极苦,是他喜欢的口味,而且饱含了暴烈怨恨之气,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练成的,不过显然不是花鸟草木之类的,这类东西没有这么重的怨气。

    虽然说是他自告奋勇来让石生玉接受鬼婴法王的《催魂追思大法》,不过害他损失了几杯悲喜爱恨的情绪之气,所以内心深处他还是有些遗憾惋惜的。

    现在得了这么多精气,不但弥补了损失,还有很多富裕,蠪侄不由得又高兴起来,笑得合不拢嘴,连带看着自己身上的金色头颅也顺眼多了,笑着摸了摸秃驴的光头,不再秃驴秃驴的咒骂。

    石生玉被蠪侄这一摸,摸得心底一阵恶寒,身躯一颤,皮肤上起了很多鸡皮疙瘩,却也没有办法躲开。

    他的元神本和八头蠪侄就是一体,故而进补之后,他自己的元神也隐隐有所壮大。

    这时刻,祝剑泪刚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亲访友归来,见云层之下东倒西歪了很多外门修士,各类法宝乱丢了一地,石生玉的周围又围了这么多人,而且远远看来石生玉的面上红光忽闪忽明,身躯乱颤。

    她以为是石生玉受到了围攻,情急之下,也不问石生玉怎么回事,召出来水生剑,娇啸一声,就向人群中劈来。

    水生剑是一把先天宝剑,属水,此刻如同飞天瀑布般从九天而降,罩向了鬼丹子的洞府,声势颇大。

    众真人见了,都自重身份,不想向一个筑基修士动手,而苦茄和尚这时刻还在胆寒着鬼婴长老是否会对他搜魂,正在神不守舍,也没有注意到祝剑泪的剑招。

    倒是石生玉刚好进补完养神丹,在《化凡自觉经》的感应之下,虽然背对着水生剑,此刻也觉察到了一股凌厉的水气,正是水生剑的气息,他知道一定是祝剑泪出手了。

    在场的各位修为都比祝剑泪高,他怕祝剑泪有什么闪失,忙转过身来,双手合十,水生剑发出来剑鸣,正好被石生玉将之合在了掌心。

    《化凡自觉经》和祝剑泪御剑的功法《慧眼观自在经》本是同源,祝剑泪又比石生玉的修为低,所以石生玉轻易地就收了水生剑。

    祝剑泪跺了脚,还要继续召剑斩杀,被石生玉连忙喝止了,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让她不要再乱说乱动。

    此刻情景微妙,祝剑泪还是不要搅局的好。祝剑泪还要骂人,一见洞府上有这么多真人,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也低头不敢再闹。

    祝剑泪这么蛮横的一闹腾,倒是将伍旨真人心中的一点疑心完全的闹散了,如果石生玉真的心中有鬼,那么他身边的祝剑泪不会这么的理直气壮,这么的蛮不讲理。

    他却不知祝剑泪也不知道石生玉有卧底任务,所以祝剑泪是本色演出,一点破绽也没有。

    故这场插曲后,伍旨真人也没有责问祝剑泪的无礼,弹了弹刚才水生剑落在衣服上的水滴,语气轻松的问道:“石生玉,刚才鬼婴师叔说你修行的本源是佛家功法,你不是火灵宗的修士么,怎么会修佛门的功法呢,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既然被证明了无辜,石生玉便没了傲慢之气,低头谦虚的说:“我其实也只算是火灵宗的半个内门弟子,而且我的师父是雉道人,她自己本来就不是火灵宗的人,她所修的就是佛家功法,所以我自然也就是修佛门功法了。”

    他这句话半真半假,前面说的都是真的,至于雉道人修行的功法是不是佛家的功法,这个没有人能确认。

    雉道人行踪诡秘,本来见过的人就少,她乃是九州传说中的人物,谁知道她修的是什么功法?

    伍旨真人忙俯身轻声的问郭氏兄弟石生玉这句话的真假,得到郭氏兄弟肯定的答复之后,忙不停的垂首示意。

    郭氏兄弟也不知道雉道人修的什么功法,但是撒这么个小慌,来担保石生玉,他们还是愿意干的。

    既然可以证明石生玉和玉方丈没有关系,加上鬼婴法王的《催魂追思大法》可以保证石生玉没有说谎,那么十有八九石生玉这个人就没有问题了,结论已下。

    杜文轩却好像对石生玉还不放心,冒似随意的用犀利的眼神上下审视石生玉道:“像你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贪污灵石呢?”

    这也正是祝剑泪想问而不敢问的问题,也是当时在灵泉矿场时,阴黑练想问而没有来得及问的问题。

    石生玉一下子就愤怒起来,涨红了脸,争辩道:“谁说我贪污灵石了,这是诬陷,赤裸裸的诬陷,如果你们这里也容不下我,你们明说,不要拿这个借口来污蔑我!”

    说完他拉了祝剑泪衣袖,气呼呼的就要走人。

    何无意看着石生玉的表现,冷笑着不说话,鬼婴长老也冷眼旁观着,石生玉差点下不来台。

    倒是扈真人将石生玉拦了下来,笑道:“石生玉,你先别生气嘛,我们心平气和的谈,你说这是诬陷,他们总归有原因的吧,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嘛。据我所知,剑道人的人品还算是不错的呀。”

    石生玉刚开始忿忿不平,后来冷静下来,目光变得柔和,对扈真人说:“其实你不知道我们火灵宗内部的情况,我们是一个松散的,等级不甚严,我师父是支持一清真人的,后来一清真人失踪了,剑道人当了掌门,我在火灵宗内的日子就慢慢变得不好过了,最后沦为了边缘人物。”

    他又顿了一顿,貌似再三平静下来激动的心情般,说“边缘人物还拥有一家矿场,结果,现在你们大家都看到了。但是现在平心静气的想一想,剑真人也不一定知情,诬陷我的人可能是火灵宗的几个内门弟子也说不准。”

    几个真人互相看了看,觉得石生玉说的很有道理,何无意也耷拉了头,不再言语。

    伍旨真人最后发话道:“杜师弟,那就这样吧,这里的事你就先看着处理吧,我先回去静修了。”

    杜文轩有些为难的问:“师兄,虽然说石生玉没有撒谎,可是他一路冲杀到了这里,也打伤了很多我圣宗的弟子,还有这边这个和尚怎么处理?”

    苦茄和尚还要挣扎几句,说自己没有撒谎,石生玉是奸细。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还有谁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