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 > 355.(2更)


    靳修溟没有想到闻坤的一只手都被废了,身上更是伤上加伤,竟然还能作妖,一个不防,就被扎了一个正着。

    他的反应还算快,一个转身,脚已经狠狠踢在了闻坤的腹部,将他踢出去老远。他一把握住针管,拔了出来,针管里的液体已经注入了他的身体中。

    他看向闻坤,就见闻坤对着他笑,嘴角满是血:“呵呵呵呵呵,这是最强效的麻醉剂,刚才那一点,足以迷晕一头大象。”

    靳修溟闻言,神情微变。

    领头人已经对着靳修溟开枪了,靳修溟下意识往旁边一侧,子弹擦过他的手臂射在了身后的树干上。他反手就是一枪,却射偏了,顿时就意识到不好,这个麻醉剂的效果确实很强,而且见效极快。

    知道再待下去自己今天就真的脱不了身了,靳修溟当机立断,转身就往丛林深处跑去,并不打算与他们纠缠。

    领头人见状,就要追上去,就被闻坤抓住了脚踝,“这个人我留着还有用,是我看好的实验体,你必须活着将他带回来,记住,必须是活的,也不能让他跑了。”

    领头人倒是想不理他,但说起来闻坤也是他的上级,“是,查理先生。”

    领头人应付完闻坤,抬脚就追了上去。

    药效发作,靳修溟眼前一阵阵发黑,他咬牙,使劲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努力让自己清醒几分,身后是连绵不绝的枪声。

    他回头看了一眼紧追不舍的人,不仅咬牙,季景城这次是属乌龟的不成,竟然到现在还没到。

    靳修溟也没有辨别方向,朝着一个方向就使劲狂奔。可是动作却越来越慢,而子弹也已经耗尽了,他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领头人也没有想到他在中了麻醉剂的情况下还能如此活蹦乱跳,就连子弹都没能射中。

    季景城带着雷影的队员们赶到的时候,现场只剩下闻坤和保护闻坤的几个人,并没有见到靳修溟的身影。

    远处传来一阵阵连绵不绝的枪声,他的脸色一变,带着几个队员就往靳修溟逃走的方向跑去,而剩下的人则是对付闻坤他们。

    闻坤没想到这里竟然会出现靳修溟的人,脸色顿时就难看了几分,只是自己这几个人不是来人的对手,带着人就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唐浩带队追了上去。

    靳修溟已经感觉到自己跑不动了,索性停下了脚步。

    领头人在距离他不远处停了下来,冷冷的看着他,“跑啊,怎么不跑了,你不是挺能跑的吗?”

    靳修溟冷眼瞧着他,嘴角挂着一抹轻笑,“对付你们这几只小猫还不需要跑。”

    领头人闻言,不禁笑出了声,“都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情在这说笑,闻坤要留着你做实验,可是我们岳哥说了,留你不得,今天你必须死。”

    他举起了手枪,枪口对准了靳修明的脑袋,这一枪按照靳修溟现在的状态是绝对躲不开。

    靳修溟面上一片沉静,即便是被枪口指着脑袋,他的目光也毫无波动,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他的心中有多紧张。

    就在领头人要开枪的霎那,一颗子弹划破空气,穿透了领头人的脑袋。

    靳修溟眼睁睁的看着他倒在了自己的面前。他的目光微转,就看到了季景程,他手中的枪还冒着白烟。

    靳修溟心弦一松,直接跪在了地上。

    季景程眸光微变,想也不想的冲了上来,一把扶住了他,“修溟。”

    靳修溟抬头看他,笑了笑,“你要是再晚来一步我就挂了。”话音刚落,整个人就闭上了眼睛,软软的倒在了季景程的怀中。

    季景程整个脸色都变了,眸光慌乱。

    木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惊慌的季景程,她的印象中,季景程一直是冷静而自持的,可是这一刻,他看着怀中的男子,神情惊慌,不知所措,那样子活像是看着受伤的爱人。

    这一想法刚冒出来,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她晃了晃脑袋,将这一想法丢弃。

    剩下的人很快就被解决了,打死了几个,活捉了两名。

    木兮走到季锦程的身边,“队长,这边已经清理干净了。”

    季景城点点头,“帮我将他扶起来。”

    木兮一只手架在靳修溟的胳膊上,将他扶起来,季景城蹲下身,直接背起了他。

    而此时去追赶闻坤的唐浩也已经带人回来了,只是脸色很难看,“队长,人跑了。”

    季景程目光一沉,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又将背上的靳修溟放下来,交给了唐浩,说道:“你先送他去医院。”

    唐浩一愣,“队长,你呢?”

    “我带人去基地。”他们这次的目的就是为了基地,就算现在除了一点意外,也还是要去看看的。

    半路上,季景程遇到了追赶而来的谷天一。

    季景程并不认识谷天一,但是谷天一却一眼就认出了季景程

    “我是谷天一。”谷天一主动表明身份。

    季景程刚刚举起了枪,听到这话,神情微怔,放下枪,“谷老先生。”在来之前,他就听靳修溟说了这次会跟谷天一一起行动。

    “靳修溟人呢?”谷天一问道。

    “他已经被送到医院了。”

    谷天一神情一凛,“受伤了,严重吗?”

    季景程,一脸阴沉,“不知道!不过应该不算严重。谷老先生,那个实验基地……”

    谷天一想了想,又带着季景程他们去实验基地,虽然封岳很有可能已经毁了整个实验基地,可谷天一放心不下实验室里的那几个孩子。

    他们一群人赶到实验基地的时候,封岳早就已经带人离开了,整个实验基地只剩下了一片狼藉。

    核心实验室已经被封岳一颗手榴弹给炸平了,变成了一片废墟。

    谷天一最终在二区的一间废弃实验室里找到了几个孩子。那几个孩子都昏迷了,所幸还活着。

    季景程见状,挥挥手,让跟来的队员们将孩子抱走,而他则是跟谷天一留下来查看整个实验基地。

    实验基地早在前几天就已经搬空了,唯一剩下的就是核心实验室,而现在核心实验室也被炸了,也就是说整个实验基地。现在就是一片无用的废墟

    回去的路上,谷天一向季景程打听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季景程说道,“我们的人已经跟南罗国的ZF部门联系了,他们正在派人过来,这里剩下的事情就不归我们管了。”

    谷天一明白,剩下的就是夏国跟南罗国外交部的事情了,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于是一群人返回了医院。

    这里的医生已经给靳修明做过全面的检查。他身上的伤口除了几处擦伤,就是被子榴弹以及匕首划过的伤痕,并不严重,包扎过就没事了。

    季景程站在病床前,静静地看着靳修溟,等着他苏醒。

    唐浩站在病房门口,探着头往里看了看,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把队长叫出来,他们这次行动是未经上头允许的,算是他们私自行动,现在冷希瑞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责令他们立即返回。

    而且靳修溟现在已经不是他们部队的人,还是混道上的,队长就这样跟他待在一起,也不妥当,这件事要是被上头的人知道了,是会被责问的。

    木兮已经知道了清歌离开部队的原因,自然也猜到了靳修溟离开的缘由,而显然季景程是知情的,所以对于季景程的行为,她一点也不感觉奇怪,至于雷影的其他成员,她也没有跟他们解释的必要。

    唐浩在门外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敲响了病房的门,季景程听完唐浩的话,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你们先回去,他醒了我就会回返回。”

    唐浩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欲言又止。

    季景程挥挥手,“这件事我自有分寸。你先带着他们回去吧。”

    唐浩了解季景程,他既然这么说了,他自然就放心了,点点头离开了。

    而在唐浩离开后不久,靳修溟就醒了,转头就看到床边的人影,嘴角扯了扯,“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暗恋我,要是清歌知道了会吃醋的。”

    季景程没想到这人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脸色微黑,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早就跟你说过,不要擅自行动,等我来,结果你就是不听,你的小命差一点就被你玩完了。”

    靳修溟不以为意,“你不也说是差一点。”

    季景程脸一板,“你明知道他们都是亡命之徒,你逞什么能?你要是出了事,难过的人还不是清歌。”

    靳修溟幽幽的看着他,“这件事你不许跟她说。而且我并没有受什么伤。”他也是医生,自己的身体情况自然清楚,这次要不是中了闻坤的道,被他注射了一支麻醉剂,也不至于差点翻跟头。

    季景程抿唇,知道再说下去,这人也不会听劝,索性转移了话题,“实验基地已经被毁了,闻坤逃了,封岳也没抓住。”

    如此说来,他们的这次的行动等于是失败了,要说季景程心中不郁闷是不可能的,只是抬眼,却见床上的那人依旧一脸不在意的样子,顿了顿,问道:“你有什么收获?”

------题外话------

    就一支麻醉剂而已,你们不要紧张嘛,靳医生好好的呢,只是破了一点皮,我可是亲妈,不虐他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