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 > 308.交换(5更)


    清若筠最后还是答应了姬无痕的条件。

    “姬无痕,你记住,要是再有下一次,姬锦峰的死活就不是你说了算的。”

    “好,谢谢你,芸儿。”

    清若筠面无表情,“两天,两天之内我要看见我父母。”

    “好。”

    目的达到了,姬无痕自然就离开了,步履沉重,他知道,有些事情再也回不了头了。

    清若筠站在原地,沉默了很久,才给狄丰宝去了电话,让他将姬锦峰带来,那天姬锦峰就是被狄丰宝带走的,说是要给他一点教训。

    狄丰宝为难:“清姨,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清姐说了,姬锦峰的事情要等她回来再说。”

    清若筠眸色一暗,“那就给你清姐打电话,就说是我说的,放了姬锦峰。”

    “清姨,为什么要放了姬锦峰,他那样对你,清姐说了,不能放。”

    听着一声声“清姐”,清若筠只觉得讽刺非常,打断了狄丰宝的话,“好了,这件事我会亲自跟清歌说。”

    前几天被救时,她见到了林平,以及林平带来的那些人,这些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清若筠几乎可以肯定清歌正在做的事情,除了愤怒,更多的是心痛和难过,以及担心。

    所以这几天每次看到狄丰宝他们,她都觉得异常难受。清歌从小就想做军人,可是她现在做的是什么?

    清若筠无法想象,清歌当初是经过了多少的挣扎才走上了这么一条路。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呢?不,其实不是没有蛛丝马迹的。

    清若筠想起了失忆时,清歌时常出差,想必那时候她并不是出差吧?

    狄丰宝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回想着这几天清若筠的异常,心中不安,给清歌打了一个电话。

    清歌闻言,神色难辨,只是说了一句,“我知道了,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了,我来处理。”

    她挂了电话,拿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才给清若筠去了电话,当时清若筠正在犹豫要不要给清歌打电话,清歌的电话就先一步进来了。

    “妈。”清歌叫了一声,却忽然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想好的坦白在这一刻犹豫了。

    清若筠嗯了一声,也没了话,其实问明白做什么呢,问出来了只会让清歌感到难堪吧?她已经吃了那么多苦,自己难道真的要提起伤心事吗?

    清若筠忽然不想问了,问也好,不问也罢,清歌终究是自己的女儿,是她亏欠的女儿。

    想明白了,清若筠神色也缓和下来,温声问道:“在京都一切还好吗?”

    “挺好的,我现在在靳修溟家。妈,我已经听狄丰宝说了,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放了姬锦峰吗?”她不认为她母亲是个心软的人,姬锦峰做了那样的事情,还是姬家人,无论如何,事情也不该是这样算了。

    “为了你外祖母。”清若筠说道,将姬无痕的条件说了。

    清歌听了,没有任何的犹豫,说道:“当然是外祖母更加重要,妈,我现在就给狄丰宝打电话,你答应姬无痕的条件。”

    只是暂时放了姬锦峰一马而已,她能抓他一次就能抓第二次,而且按照姬锦峰的性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她只管等着他来就好,下一次,她倒是很想看看姬无痕的手里还有没有可以谈判的筹码。

    清若筠本已经组织好了语言,没想到清歌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一时间倒是有些意外。

    清歌笑道:“妈,那是您的母亲,我的外祖母,我虽然讨厌姬家,但我并不讨厌她。”当年要是没有外祖母的相助,妈妈想必也不能成功离开姬家,更不要说是跟她爸爸相遇结婚了,就为了这一点,她也不会做事不理。

    也是她疏忽,当年闯进姬家的时候,一心只顾着母亲和姐姐,将祁家人忘记的一干二净。

    姬无痕说到做到,不到两天,就带来了清若筠的父母,祁潮和喻清凤。

    姬锦峰这几天明显过得不太好,脸肿成了猪头,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看着清若筠的目光像是要吃人。

    “你有本事就弄死我,要是弄不死我,迟早有一天我会弄死你。”

    姬无痕冷脸,“够了,管家,将少爷带走。”

    这次是管家负责将人送来的,带了几个人手,听了这话,让两个人将姬锦峰押到私人飞机上。姬锦峰一路挣扎,可惜,他被关了几天,狄丰宝只是给人吊着一口气,不饿死就成,所以每天只给人吃一个馒头,几天下来,姬锦峰早已浑身无力,他的那点力气更是一点用也没有,只能一路叫嚣,最后被管家一个手刀砍晕了。

    姬无痕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清若筠,什么话也没说,转身离开了,这次姬锦峰能瞒着他来到夏国,倒是给他提了个醒,有些事情他也该做了。

    原地只留下了祁潮和喻清凤。

    祁潮倒是还好,喻清凤看见清若筠,苍老的脸上瞬间老泪纵横,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自己的女儿活生生站在自己的面前,她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清若筠上前,轻轻拥抱着自己的老母亲,笑着开口:“阿妈,不孝女儿来迟了。”

    喻清凤笑着,也哭着,轻轻拍着她的背,就像是小时候那样,“看见你平安就好。”

    清若筠本以为即便是自己离开了,姬家也不会对她的家人动手,毕竟祁家人在姬家的身份很特殊,而且人又少,尤其是他们这一族的人体质很特殊,都有些偏寒,女子受孕比较困难,当初她能怀上双胞胎,可以说是十分幸运。

    而姬家失去了一个圣女,肯定会从祁家选择另一个,当初除了她之外,祁家并无女孩子,所以清若筠逃走时,是想好了的,十几年内,祁家肯定会平安无事,而等新的圣女降生,事情也过去了那么久,看在新圣女的面子上,姬云天也不会对祁家如何。

    可是此时她见到自己的父母,却不敢肯定了,他们实在是太苍老了,明明才六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却像是八十几岁。

    “不哭,芸儿不哭,阿爸和阿妈这些年很好,就是担心你,知道你没事,我们就放心了。”喻清凤轻声安慰着在她怀里哭得不能自已的女儿。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嫁人,生子,现在更是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不管女儿多大年纪,在喻清凤的心中,她依旧是当年那个会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小姑娘。

    祁潮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眶也湿润了,二十几年没有见到女儿,说不激动是假的。

    “清姨,我们先回家吧。”狄丰宝在一旁提醒,现在还是夏天呢,这么大的太阳站在太阳底下,他倒是无所谓,就是担心这两位老人身体吃不消,毕竟他们看上去真的很老了。

    清若筠这才反应过来,带着父母回到了夜家。

    祁潮和喻清凤长途奔波,早就累了,所以到了夜家之后,清若筠先给他们安排了房间,让他们能好好休息休息,这才着手安排医院,想给他们检查一下身体,尤其是母亲,听姬无痕的意思,母亲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甚至命不久矣。

    第二天一早,清若筠就带着父母去了医院,因为是事先安排好的,所以各项检查都做的很快,父亲的身体倒是还好,母亲的身体则是亏空的厉害,若是不好好调理,确实没有多少时日好活了。

    清若筠知道母亲这是忧思成疾,这些年担心她,生生熬坏了身体,心中对父母的愧疚更深。她想着回头请唐钟给母亲调理身体,若是调理的好的话,或许还能让母亲安享晚年。

    回到夜家,清若筠跟母亲说了离开姬家之后发生的事情,安慰她,“阿妈,这些年我过得很好,云霆他很爱我,也很疼我,我真的过得很好。”

    喻清凤红着眼眶,一脸欣慰,“你过得好就好,当年你离开,阿妈就担心你太单纯,被人骗了。”毕竟在小姑子死之前,清若筠也是从小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天真善良,不谙世事,更是从来没有跟外面的人接触过,不知道人心险恶。

    清若筠笑,“我的运气很好,遇上的每个人都是好人。”她自动略过了那些阴暗面,只捡好的说。

    喻清凤和祁潮听着女儿讲这些年的生活,知道她是真的过得很好,心中很欣慰,起码证明了当初让女儿逃离姬家是对的。

    “你的丈夫和女儿呢?这几天怎么没看到他们?”喻清凤听清若筠说了好多关于一家四口的事情,心中不由有些疑惑。

    清若筠神情一僵,却很快恢复过来,笑着说道:“清歌去京都男朋友家了,过几天就回来,云霆和清筱……清筱的心情不好,云霆带着她去旅游散心了,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喻清凤没有怀疑清若筠的话,倒是被清歌有男朋友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问了不少关于这个男人的事情。毕竟是自己的外孙女,虽然没见过,但也是上心的。

    清若筠见母亲没有追问夜家的事情,轻轻松了一口气,母亲现在的身体不好,知道这些对她的身体来说就是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