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 > 307.被下药了?(4更)


    “二哥今天去杜君扬那里有什么发现吗?”清歌转移了话题。

    “没有,还差点引起杜君扬的怀疑,二哥最近不能再有所动作,所以我们也要小心一点。我觉得冷萧不会轻易受我们的威胁。”

    “你的意思是冷萧会出手?”

    “嗯,或许。”这些只是他的直觉,他也不敢肯定。

    两人商量了一阵,因为时间太晚了,就直接睡了。

    从那天晚上之后,冷一飞就加强了庄园里的戒备,但是却再也没人来了,一直到与冷萧约定的前一天。

    冷萧这段时间一直焦躁不安,他一直关注着靳修溟那边的消息,可是一连几天,眼看着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自己这边没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不说,就连封岳也不是没动手。

    冷萧终于忍不住了,再次给封岳打了电话。

    “你到底什么时候动手,钱我可是已经给你们了。”冷萧有些气急。

    封岳怀里抱着一个美女,在美女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对电话那端的人说道,“急什么,明天才是好时机。”

    “明天,明天时间就到了。”冷萧压低声音吼道。

    “明天不是最后一天吗,怕什么。”

    冷萧忍了忍,差点脱口而出他跟靳修溟之间的交易,幸好还保留最后一丝理智,没直接说出来。

    “我不管,今晚你必须动手,不然以后我们之间也不用合作了。”

    封岳啧了一声,“你这动不动就威胁人的习惯要改一改,不过是两个小辈,就让你自乱阵脚,我真怀疑,你现在这地位是怎么来的。”

    封岳的话虽然让冷萧很生气,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是啊,他最近真的是太不冷静了,这一点都不像他,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更大的事情,他也没像现在这样急躁过。

    自己的反常让冷萧心中一凛,不由升起了一丝警惕之心。

    “总之这件事你抓紧时间。”冷萧匆匆挂了电话,让管家叫来了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给他检查没了身体,没发现任何问题,不禁问道:“亲王,您是觉得哪里不舒服?”

    冷萧说了自己最近暴躁易怒的事情,家庭医生皱眉,“这可能跟天气有关系,天气热,人就容易烦躁,这都是正常的情绪。亲王平时可以多喝一点绿豆汤,清凉解暑。”

    冷萧脸色微黑,心中的怒气又有了冒头的迹象,看向家庭医生的目光不善,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会不会有什么药物能让人脾气变得暴躁?”

    “有是有,不过亲王您的身体很健康,没什么问题。”

    “你确定?”冷萧狐疑地看着他。

    “您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到医院做个具体的检查。”

    冷萧当天下午去就去了,只是就像是家庭医生说的,他的身体没有任何的问题,很健康。

    冷萧皱眉,心中直觉不对,却又说不出来。

    回到家,贺曼手里拿着手机,像是要给谁打电话,看见他来了,将手机扔到一边,迎了上来,“我刚刚打算给你打电话你就回来了,我听管家说你去医院了,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冷萧摇摇头,温声说道,“没事,就是一个身体检查而已。医生说我身体很健康。”

    贺曼轻舒口气,“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哪里不舒服,吓死我了,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跟我讲。”

    冷萧笑着应好,随后说道,“不是去跟小姐妹喝茶逛街去了,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贺曼小声抱怨,“现在天气太热了,出个门浑身都是汗,逛街的心情都没了。还不如在家里吹着空调喝碗绿豆汤呢。”

    听到绿豆汤,他不由想起家庭医生建议他多喝绿豆汤的事情,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

    贺曼察觉了,忙问他,“怎么了?”

    冷萧摇摇头,拍拍她的手,说道,“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完成,我先去工作了。”

    贺曼忙说道,“那你先去忙工作,我就在家里看会儿电视。”

    冷萧回到书房,想着这几天自己的状态,那种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可是今天去医院已经检查过,自己的身体确实没有任何问题。即便是他。也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最近紧张过度了。

    难不成心中对靳修溟的忌惮已经这么深了?

    冷萧想到这里,脸色越发难看,按捺住想要再次催促封岳动手的冲动,一挥手就将桌子上的东西扫到了地上。

    刚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冷萧脸色漆黑如墨,他现在可以肯定,自己的身体确实有问题。只是自己是什么中了招的呢?又是谁做的?

    难道是靳修溟?他是学医的,若是想对自己的身体做点什么手脚也不是不可能,而且也有足够的动机,可如果是他,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冷萧越想越头疼,心中则是决定等改天再换一家医院检查一次。

    书房的门被敲响,贺曼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绿豆汤。

    “厨房煮了绿豆汤,给你端一碗尝尝。”贺曼笑着说道,视线一扫,这才注意到满地的狼藉,蹙眉,“这是怎么了?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了?”

    冷萧摇头,脸色缓和了一些,“不是,刚刚不小心弄倒了。”

    贺曼将绿豆汤放在一边,蹲在地上收拾东西。

    她一边收拾一边念叨:“你是不是在为景瑞的事情烦心啊,我见你从景瑞回来之后情绪就一直不太好。”

    这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冷萧猛的看向她,“你也觉得我是从景瑞回来之后,情绪就一直不太稳定?”

    贺曼笑,“倒不是不稳定,只是这几天,你似乎一直在烦心着什么,脾气都差了好多,我之前还听家里的佣人私下里说呢。你要是有什么烦心的事儿,能说的你就跟我说,虽然我帮不上你的忙,但是做一个垃圾桶还是可以的。”

    听贺曼这么一说,冷萧越发肯定一定是靳修溟对自己的身体动了手脚,心中对他的杀意越来越浓,果然当初就不该放他离开京都。

    贺曼将东西整理好放在桌子上,见绿豆汤还丝毫未动,将绿豆汤推到他面前,“天气热,喝口绿豆汤解暑。”

    冷萧并不是很想喝,只是对上妻子关心的眼神,终究还是将一碗绿豆汤喝完了,也不知是不是绿豆汤起了作用,他觉得烦躁的心情,似乎也平顺了几分。

    心情好了,他终于想起黑猫的事情,问道:“那只猫怎么样了?”

    贺曼本来是笑着的,听了这话,神情黯然,“还在接受治疗,连东西也吃不下。”她的眼眶湿润了,说起这只猫就难过,“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狠心,对一只小猫都下得了手。?”

    冷萧见把人招惹哭了,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没事提什么猫啊,明知道她是将猫当作儿子养的,疼爱的紧。

    “会没事的,别担心。”

    贺曼嗯了一声,也没了继续呆下去的心情,收了碗,说道,“你继续工作吧,我先走了。”

    **

    三天前,东陵市。

    清若筠看着等在家门口的人,眼神冷了几分,“你站在这里到底想干嘛?”

    姬无痕定定地看着她,温声说道:“芸儿,我是来跟你谈条件的,要怎么做,你才能放了锦峰?”

    “我要你去死,你做吗?”清若筠淡淡开口,“我要姬家毁了,你答应吗?我要姬云天的命,你又肯吗?这些你若是能做到,我就将姬锦峰完好无损地还给你。”

    姬无痕脸色难看,“我知道你憎恨姬家,但是姬家也是你的家。”

    “我的家在这里,夜家才是我的家。”

    “那你的父母呢?难道你连你父母都不顾了吗?当年你逃跑,你母亲帮助你逃跑,被我父亲发现,你知道那是死罪,若不是你父亲出面保下了你母亲,你母亲早就不在了,三年前,又因为你的事情,祁家被我父亲迁怒,这些你难道都不管吗?”

    清若筠眼底有瞬间的晃神,其实从小到大,她的母亲一直都是很爱她的,如果说姬家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不舍的,或许就只有她母亲了。

    “我让你父母回到你的身边,你放了锦峰,可好?”

    清若筠看着他,眼神嘲讽,“你跟你那个卑鄙无耻的父亲一模一样,姬无痕,你让我感到恶心。”

    姬无痕脸色发白,只觉得心脏处疼的厉害,但是他也没办法,那是自己的儿子,就算做了再大的错事,他也不可能真的看着不管。

    “芸儿,如果你答应的话,我现在就能让人将你的父母送过来,这几年你母亲的身体很不好,医生说或许就几年好活了。”

    清若筠惊怒,忍了忍,没忍住,扬手给了姬无痕一巴掌,这一巴掌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打的她手臂发麻。

    “姬无痕,你无耻!”

    姬无痕微微垂眸,嘴角笑意苦涩,“是,我无耻。芸儿,你好好考虑我的建议吧,你要是能让我带走锦峰,以后我一定严加管教不会让他再有机会来夏国。”

    清若筠眸色变幻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