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 > 306.视若珍宝(3更)


    她先给清若筠打了一个电话,清若筠没提自己这边发生的事情,只是叮嘱清歌小心一些。

    清歌挂了电话,不放心,又给林平去了一个电话,“这几天家里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她本来是随口一问,结果就从林平的口中得知了姬锦峰的消息,清歌的脸色顿时冷下来,“姬家,我还没去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倒是先找上门来了,姬锦峰人呢?”

    “正在暗室里关着。”

    “很好,先关着他,不许让他跑了,等我回来。”

    “清姐,你什么时候回来?”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下周就能回来,对了,西南那边有消息了吗?”

    “暂时没有。”林平说完,犹豫了一下,开口,“清姐,我们将消息透露给军部的人,这会不会不太好?”

    清歌挑眉,“有什么不好?你是想说黑白不两立?林平,我曾经是个军人,我曾经把保护普通人民群众的安全当做我的使命,虽然上面的人曾令我失望,但是平民百姓并没有做错什么,若是可以,我还是希望能维持现在的和平,战争,太过残忍。”

    “清姐,我只是担心你。”林平解释了一句。

    “放心,只要你我不说,不会有人知道的,这些事情我们不方便管,交给军部确实最合适的。”

    林平闻言,也不再多说什么,心中则是微微叹气,清歌就算是加入了他们,跟他们到底是不一样的,这份不同,林平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清歌挂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估计靳修溟没那么快回来,于是准备先去洗个澡,她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正在享受着泡澡的乐趣时,她的耳朵动了动,眼神微凝,随手拿起一边的浴袍穿在身上,躲到了浴室的门后面。

    屏息凝神,就听见了轻微的脚步声,从卧室里传来,朝着浴室的方向慢慢靠近。

    清歌眯眼,这脚步声不是靳修溟的。

    她眼神一厉,扫了一眼浴室,不禁有些懊恼,她常常带在身上的那把匕首刚刚被她随手放在枕头下了。

    她将浴袍的带子打了一个死结,等着那人进来。

    那人先是将头靠在浴室的门上听了听,听见浴室里隐约传来水声,看来人还真的在里面,手悄然握上了门把手,轻轻转动门把手。

    清歌唇角轻勾,这人该说是愚蠢呢还是胆子大呢,竟然这样就敢进来。

    门打开,冰冷的枪身先伸了进来,清歌眼神微冷,握住枪身,使劲一来,来人没防备,被她拉了进来,却在下一秒就稳定了身形。

    可是不等他反应过来,清歌的拳头就狠狠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疼的闷哼一声。

    清歌下手丝毫不留情,两人过了十几招,那人被她压着打,只是很快,那人就反应过来,开始还击。

    来人身手不错,两人从浴室里打到了卧室里,清歌刚刚贪图方便,卧室的灯根本没开,黑暗中看不清那人的脸。

    黑暗中寒光一闪,清歌往后退了一步。

    “谁让你来的?冷萧还是杜君扬?”

    那人自然不会回答,再次朝着清歌冲上来。

    砰——一声不太明显的声音响起,清歌一怔,这是装了消音器的枪声。知道闯入的人不止眼前的这一个,清歌也不再是逗弄的态度,决定速战速决。

    若是论近身格斗,清歌还没怕过谁的,她一认真,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她将那人狠狠压制在地上,房间的灯忽然亮起来,是冷一飞到了。

    冷一飞刚刚解决了下面的人,担心清歌这边出事,就过来了,结果这边真的出事了,只是出事的人不是清歌。

    冷一飞看着地上那人鼻青脸肿,比猪头还猪头的脸,不禁抽了抽嘴角,都说打人不打脸,但是清歌小姐就是这么与众不同,专挑脸上打。

    那人别清歌凑得眼睛都只剩下了一条缝,手脚被清歌死死压制着,竟然动弹不得。

    冷一飞看了清歌一眼,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那个清姐,我来吧。”

    “找根绳子过来将他捆住。”清歌说道,丝毫没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异样。

    “哦哦,好的。”冷一飞有些不自在地应声。

    将人捆住之后,清歌才发现冷一飞一直不敢看她,不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这是怎么了?”

    冷一飞眼神飘忽,小声提起道:“清姐,要不你先换件衣服吧。”

    清歌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身上的浴袍在刚才的打斗中,不小心被那人的刀划破了,刚好在腰的位置,露出了一截小蛮腰。

    清歌倒是没所谓,又不是露了不该露的地方,但见冷一飞并自在的样子,还是找了一件衣服换上。

    “今晚总共来了多少人?”清歌问道。

    “十几个,大部分被解决了,逃走了两个,活捉的有三个。”冷一飞回答。

    “能认得出是谁的人吗?”

    冷一飞摇头,“看不出来,不过我已经让人去审问了,左右不过是那几个。”

    清歌冷笑一声,是啊,左右不过是那几个,只是若是她的话,她就不会派这么愚蠢的人过来,简直就是来送人头的。

    “清姐,我已经打电话给少爷了,他正在赶回来的路上,至于那几个人,等问出了结果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正在说话间,就见靳修溟沉着脸快步走了进来,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仔细看了看头她,发现并没有受伤,心中稍安。

    冷一飞见靳修溟回来了,知道两人肯定有话说,就懂事地退了出去。

    靳修溟将清歌抱在怀中,后怕地说道:“我才离开一会会儿你就出事了,真该将你打包带走。”

    清歌好笑,“我没事,就连一点皮都没破,我倒是觉得这些人不像是来杀我们的,更像是给我们提个醒。”

    在冷静下来之后,清歌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今晚来的人真的是太弱了,他们像是故意弄出动静被他们察觉一般,不说其他人,就今晚上闯进他们房间的那人。

    按理说他们既然闯进来了,肯定是想要他们的命的,那么进入卧室第一时间,在发现床上没人的情况下,若是换做她,她肯定会第一时间离开,而不是去浴室看看人是否在里面。

    靳修溟听她这么一说,皱眉,“或许是主人太蠢,所以才养出了这么愚蠢的人。”

    清歌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我跟你说认真的,别插科打诨。”

    “我也说认真的。”

    清歌不想理他了,打着哈欠就要床上睡觉,却被靳修溟抱住了腰,“好了,说真的,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谁。”

    清歌一顿,转身看向他,“是谁?”

    靳修溟说了一个名字,清歌微微睁大眼,“可能吗?”

    “没什么不可能的,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或许不是,但不管是不是,杜君扬已经知道了我们到这里的消息,以她对我的厌恶,恐怕也会出手。”

    清歌皱眉,一想起杜君扬,就一阵反感,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母亲,明明是亲生儿子,却偏偏当成了仇人。

    “不用为我难过,我也不曾将她当成母亲,我有你就够了。”

    清歌嗯了一声,主动抱住他的腰,“嗯,以后你有我,她不要你,我要,她弃你如敝履,我视你为珍宝。”

    靳修溟闻言,笑看着她,“今晚上嘴巴怎么这么甜?”

    清歌没理他,转移了话题,“二哥那边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靳修溟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情,正色道:“二哥的旧疾犯了。”

    清歌眉眼一凝,“怎么回事儿?”那天见到的时候,冷文冀虽然体弱,但也不至于旧病复发的程度啊。

    “是他故意的,杜君扬和冷希瑞想要在下周给他举办一个相亲宴,他不想参加,只是在相亲宴前两天生病,太刻意,所以就将自己弄病了。”

    “他的身体吃得消?”

    “我看过了,不是太严重,他有分寸的。”

    见靳修溟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脑中不由产生一个猜测,“该不会是他以前也这么干过吧?”

    “嗯,以前干过几次。”不过那时候多是为了他,他还记得第一次还是在他十岁的时候,那时候杜君扬已经十分厌恶他,故意趁着冷易不在,找了一个借口让他雨天罚跪,他人小,身体吃不消,冷文冀担心他出事,就将自己弄病了。

    那时候杜君扬对这个二儿子还是很上心的,他这么一病,她的心思自然不在靳修溟的身上。

    清歌听他提起这段往事,唏嘘道,“二哥对你倒是不错。”

    “嗯,算是吧。”靳修溟神情淡淡。

    清歌知道靳修溟对冷文冀应该是有感情的,但是这个感情似乎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靳修溟对冷文冀的感情远远不如冷文冀对他的。

    心中有疑惑,因为是靳修溟,所以她直接问了出来。

    “当初我和小五会被绑架,其实也是因为二哥,二哥对我心怀愧疚。”靳修溟解释了一句,却没有详说的意思。

    清歌知道里面应该是有什么隐情,但见他似乎不是很想说,也没追问,有些事情,也不是非知道不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