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奇幻城国际娱乐让我去算命 > 第659章 我的价格很贵
    咖啡厅在酒店的顶楼,巫俊和赛琳娜坐在巨大的遮阳伞下。

    巫俊喝不惯咖啡,便要了一杯绿茶,喝了一口就后悔了。

    不得不说,外国人把茶叶打成粉末,装在透水的小袋子里冲泡这种做法,已经让茶叶失去了灵魂。

    赛琳娜是美国人,今年只有23岁,是一个很健谈的小姑娘,拥有丰富的学识和比较广阔的见闻。

    她是耶鲁大学的优秀生,奖学金获得者。

    从前年开始,就跟着她提过的摩根教授,还有几个同学一起参与了一个科研项目,频繁地往返于美国和塞拉利昂之间。

    巫俊从她的影像里看到,她所说的“科研项目”,应该是地质勘探之类,或者是矿类勘探,因为他看到他们经常背着很多专用的仪器,去塞拉利昂的山里进行某种勘测。

    不过科研项目是别人的隐私,他也不好过多询问。

    只是姑娘,你不是说你对神秘的相命术感兴趣吗,这都快聊半个小时了,怎么提都不提这事了?

    于是巫俊决定不能再由赛琳娜掌控话题了,微笑而不失礼貌地问:“赛琳娜小姐,没想到你的华语说得这么好。”

    “对啊,”赛琳娜道,“因为我对你们华夏的文化很感兴趣,要不是因为我的父亲,我当年差点就选择了考古学。”

    呵呵,我们华夏不需要外国人帮忙考古。

    “那你对相命术了解多少呢?”

    “我了解很多,”说起这个话题,赛琳娜的眼神都变得炽烈,“比如笔仙、碟仙、控制僵尸等等。”

    巫俊:……你这是港片看多了吧。

    “但是我知道,”赛琳娜紧接着说道,“相命术和这些不一样,它是一种可以预言未来的神奇魔法。我曾经研读过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书籍,比如《麻衣相法》和《神相天书》。”

    这姑娘还不错嘛,还真是个爱好者,连《神相天书》都看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看的盗版。

    “那你有什么收获?”

    “这正是我想说的,”赛琳娜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看了之后我才发现,《神相天书》原来是一本小说,而《麻衣相法》,我根本就看不懂。”

    没看懂就对了。

    黄庚留在巫俊那里的书不少,他也曾试着去看了看,其中就有《麻衣相法》。

    但是原文生涩难懂,他看了第一页就直接放弃了。

    “巫先生,”赛琳娜继续说道,“刚才你在游泳池对我说过,我最近有什么灾,是不是真的?”

    巫俊:……感情这姑娘到现在为止,还把他刚才说的话没当回事啊。

    难道她以为,老子是想用这种方式撩她?

    巫俊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这可能就是东西文化的差异。

    “其实……”

    巫俊刚说了两个字,赛琳娜背后的命运之轮再次自动浮现。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以前遇到有灾祸、桃花运等的人,命运之轮会主动浮现出来,但很快就会消失不见,需要他把注意力再次集中在这个人的身上,它才会再次出现。

    可这次赛琳娜的命运之轮,今天不仅自动出现了第二次,而且一点也没有要消散的意思。

    “奇幻城国际娱乐,这是什么情况?”

    奇幻城国际娱乐:“这是宿主实力提升后,会发生的正常现象。”

    巫俊稍微把心放了下来,只要不是因为他和这姑娘有什么命运的纠葛就好。

    不过命运之轮既然出来了,那就再仔细看看。

    这一看之下,巫俊发现这次和以前又有了一些不同。

    以前看到的命运之轮,是由无数密集的线条编织而成,但这些线条到底通往什么地方,却是看不清楚。

    除非是那根线条连接的人活着事物,正好在正主身边。

    但这次巫俊看到了四根线变得非常明显,其中一根穿过了赛琳娜的胸口和桌上的咖啡杯,和他连在了一起。

    这应该是正常的,说明他会影响到赛琳娜的命运。

    剩下的三根线条,两条穿过了楼顶向下延伸,一条直接跨越了这个城市,向东南方向而去。

    巫俊顺着其中一根线条追溯过去,穿过楼层,然后他看到了、准确说是“感觉”到了一个模糊的命运之轮。

    虽然看不清这个命运之轮的主人的相貌,但巫俊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人是杰森·皮特。

    和相貌一样,他也看不清他周围的环境。

    很快杰森·皮特开始快速移动,巫俊估计他正坐在一辆车上,他想试试能靠着这根线条“跟踪”他多远,于是一直保持着对他的关注。

    杰森·皮特顺着并不拥挤的街道,一直朝东边的方向而去,十几分钟之后,在几公里之外停了下来,然后就是小范围的移动。

    看来他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十多公里,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感知范围,这种跨越极大距离的“追踪”一个人的感觉,让他觉得很神奇。

    于是他收回意识,顺着第三根线条追溯而去,这次很快就到了酒店大楼的中间,这条线连着的是摩根教授。

    巫俊没有见过这位教授,但他猜测,或许是因为他在赛琳娜的影像中看到过他的缘故,所以才会知道他的名字。

    他又尝试顺着最后一根线追溯而去,这次的距离比较远,大概跨越了几百公里,但线条的终点不是命运之轮。

    难道这条线连着的不是某个人?

    巫俊觉得这条线,指向的是某个地方。

    就像小学的时候写作文一样,一个事件最主要的三要素,时间,地点,人物。

    现在人物有了,时间暂时应该无法具现,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地点了。

    看来赛琳娜这次的灾祸,应该和这两个人有着莫大的关系,说不定就是他们造成的,因为连接这两个人的线条是血红色。

    而发生的地点,就是在最后那条线最指向的地方。

    于是他又花了点时间,看了赛琳娜未来三天的影像,果然赛琳娜出事的地方,是在一片浓密的丛林。

    而造成这次事件的,就是摩根教授,还有杰森·皮特。

    看来以后就算不用天机眼,只通过命运之轮,也能够初步预测对正主造成影响的源头了。

    他突然想起奇幻城国际娱乐曾经说过,以后他就算是没有天机眼,也能看到过去现在和未来。

    而这次的进步,正是朝着那个方向更近了一步。

    “奇幻城国际娱乐,是不是这样?”

    奇幻城国际娱乐:“宿主正解,天机眼的基础,正是命运之轮。不过想要通过命运之轮,来达到天机眼的效果,宿主还有很多路要走。”

    只要方向正确的就行,路再长,总有一天也会走到终点的。

    这时他又想到一种可能,如果是一个正主不认识,也从没见过的人,他又能不能知道他是谁呢?

    这个问题先记下来,然后找机会测试一下。

    “巫先生?”这时赛琳娜的声音传来,“你怎么了巫先生?”

    巫俊收回意识,略带歉意地笑了笑,道:“没事,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好的。”赛琳娜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充满了疑惑。

    因为巫俊刚才像一尊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二十多分钟。

    要是换了别的人在她面前这么失礼,她一定会觉得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但眼前这位可是会神奇的相命术的帅哥,特别是巫俊在她面前站起来,展露出几乎完美身材的时候,她的心脏都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跳动。

    如果不是因为巫俊是华夏人,而华夏人在她的印象中,一般都比较保守,她可能在游泳池的时候,当场就明确地表达爱慕之情了。

    这在美国是很正常的事,男生和女生之间,基本上不会隐藏内心的爱慕和渴望,很多时候滚床单并不是因为彼此有多了解,而是因为不经意的一次眼神的交流。

    当然,巫俊并不知道赛琳娜心里在想这些,缓缓说道:“之前我说过,最近你有血光之灾。”

    赛琳娜忍着想要撩他两句的念头,让自己看起来很严肃地问:“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嗯……这么跟你说吧,”巫俊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明天你会和摩根教授,还有你另外一位同事,前往一处浓密的树林里做实验,对吧?”

    “对对,”赛琳娜眼睛一亮,“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们的行程对任何人都是保密的啊!”

    保密?

    巫俊不由笑了笑,在有心人的关注下,三个大活人的行程怎么可能保密。

    “而在那个地方,你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巫俊没有直说她会被人乱枪打死,因为这听起来实在有点凄凉,“而且这些事,可能会让你的生命受到威胁。”

    赛琳娜脸色一变,有些惊讶地看着巫俊,心里纷乱不已。

    这次他们要去的地方的确很危险,那是靠近塞拉利昂东部,和利比里亚的边界附近,杰森·皮特家的公司,在那里“买”了大片的“矿山”,并与残留的军阀势力有所勾结。

    当然他们这次并不是要去军阀的地盘,但距离也不会太远。

    如果这位英俊又神秘的巫先生的语言是正确的,那她该怎么办?

    “你可以选择避开,”巫俊说道,“但这不一定有效,厄运会如同你的影子一样跟随着你。”

    赛琳娜脸色苍白,赶紧问道:“那……那我要怎么办?”

    巫俊想了想。

    这次推销平安符可能没用了,赛琳娜可是被乱枪打死的,而且并不是什么意外,是有人指使。

    所以就算有很多平安符,也不一定能帮她度过这次危机。

    “你或许可以尝试请个保镖。”于是巫俊说道,“比如跟我一起的那个光头。”

    “我……我可以请你和我一起吗?”

    巫俊皱了皱眉,道:“不是不可以,但请我的价钱很贵。”

    “没关系,我想我应该负担得起。”赛琳娜道,“我可以向我父亲借。”

    这话倒是不错,因为赛琳娜家里应该挺有钱。

    “那好吧,”巫俊点了点头,“不过在这之前,你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说服你的同事和那位摩根教授。”

    “好,我现在就去,有消息我马上打电话给你。”

    赛琳娜说着匆匆下楼去了,在一边坐了很久的小刘和赵光武,同时对他竖了竖大拇指。

    大师这妹撩得,还要让别人给他拿钱啊,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