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后手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擦肩而过
    路承周与牛绍善,依然约好在国民饭店见面。

    牛绍善的身份,出现在国民饭店,并不显眼。

    跟上次一样,路承周提前到了国民饭店。

    但今天他没有提前一个小时,因为曾紫莲和陈白鹿,带着几名行动人员,已经提前到了。

    路承周知道,自己走进来时,曾紫莲应该在楼上的房间,观察着身边的一切。

    路承周下车时,还是习惯性的观察着四周。

    他的目光缓慢的在四周瞥了一眼,突然目光一滞。

    路承周将目光迅速收了回来,扶了扶眼镜,压低帽檐,迅速走进了国民饭店。

    进了国民饭店的玻璃门后,路承周突然回头身子,再次盯着与自己擦肩而过的那个人。

    从那人的身影,以及他走路的步伐,路承周终于确定,刚才那人是郑问友。

    七路军的政治部主任,怎么会来国民饭店呢?

    很快,路承周就明白了,郑问友来海沽,只有一个目的,与海沽站接上头。

    这是恢复与总部的联系的最快方式,身为海沽站原军情组长的郑问友,自然非常清楚。

    七路军已经从丰润县撤离,七路军最后的电报,是汇报撤退方案。

    可实际上,七路军的撤退,变成了四散而逃。

    看着郑问友坐着人力车,路承周很想跟他打个招呼。

    但他还是忍住了,郑问友并不知道他的身份,而郑问友却知道,他是宪兵分队情报一室主任之事。

    如果贸然上前打招呼,郑问友还以为是宪兵分队盯上他了呢。

    假设郑问友还是海沽站的军情组长,路承周可能会以火柴的身份,与他见个面。

    但郑问友是七路军之政治部主任,路承周实在不愿意冒这个险,与他见面。

    路承周不能与郑问友见面,但陈白鹿可以,之前陈白鹿在七路军待过一段时间。

    陈白鹿现在是海沽站的行动组长,从级别上来说,也适合与郑问友见面。

    这次与牛绍善见面,与之前稍不有同,因为路承周不再是单独作战。

    三楼同样也订了两间对向的房间,一间用来与牛绍善见面,另外一间当作观察室。

    坐电梯到三楼,走出电梯时,路承周就看到了曾紫莲留下的安全暗号:右边角落里,摆着一盆花。

    “刚才注意到一个身着灰色大褂的男子没有?我走进来时,他刚离开。”路承周到房间后,对早就在房间等候的曾紫莲说。

    虽然这次也是与汉奸见面,牛绍善也流露出,想要为重庆做事的意思。

    只要牛绍善没有拿出实际行动,他所谓的替重庆做事,就是一句空话。

    上次与沈竹光见面,路承周单独赴会。

    而今天,他更加谨慎,不但曾紫莲与马玉珍都到了,行动组的陈白鹿也到了。

    “怎么啦?”曾紫莲诧异地说。

    她努力回忆着,路承周出门的时候,确实有一位身着灰大褂的中年男子,正好走出国民饭店。

    只是,曾紫莲并没有注意,她的心思,一直都放在路承周身上。

    “那人应该是郑问友。”路承周缓缓地说。

    “什么?”曾紫莲惊诧得手里的铅笔都掉地上了。

    曾紫莲与郑问友,没怎么打过交道。

    曾紫莲调到海沽担任情报组长时,郑问友就已经调到了冀东一带,组建七路军。

    “你去摸清,郑问友住在哪个房间。”路承周缓缓地说。

    他估计,郑问友是住在国民饭店,刚才出去,应该是想通过一些老关系,与海沽站联系上。

    “你要不要与他见个面?”曾紫莲问,如果论军衔,郑问友比路承周高几级了呢。

    郑问友身为七路军的政治部主任,挂的可是少将衔,而路承周只不过是中校罢了。

    “我就不跟他见面了,让陈白鹿与他联系吧。”路承周想了想,说。

    “好。那个,是不是牛绍善?”曾紫莲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盯着外面,看到一辆小车开进国民饭店时,突然说。

    “我看看。”路承周拉开窗帘一角,拿起窗台的望远镜,仔细观察着下面的情况。

    “车子是他的,注意周围情况。”路承周很快找到了那辆汽车,车牌正是牛绍善的。

    从车上走下来的,也是牛绍善本人。

    但是,周围有没有日本特务,就不得而知了。

    “目前还没有发现异常。”曾紫莲将目光,投向了对面。

    她在对面安排了马玉珍,陈白鹿的行动组,则负责周围。

    如果日特有行动,军统也有反击的实力。

    路承周是海沽站的支柱,他的安全,关系到所有人的安全。

    “我先过去,这里交给你。”路承周放下望远镜,他得抢在牛绍善之前,赶到对面的房间。

    牛绍善走进国民饭店时,曾紫莲高度紧张,特别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如果牛绍善是给军统挖坑,这个时候,周围应该会有动静的。

    然而,直到牛绍善走进国民饭店,她都没有看到任何异常。

    牛绍善此次还真是一个人来的,国民饭店他也经常来,到三楼后,径直到了约定的时间。

    牛绍善五十来岁,微胖,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很年轻。

    他身材中等,步伐沉稳,并没有因为要与军统的人见面,而显得有所紧张。

    平静的敲了敲门后,很快有一位面色蜡黄的男子开了门,对方看到方,点了点头,示意他进去。

    房间的窗帘拉了起来,又没开灯,光线不太好,他只能模糊的看到对方的相貌。

    “鄙人牛绍善,不知阁下是……?”牛绍善知道,这是军统的人故作神秘。

    “在下火柴,军统海沽。”路承周淡淡地说。

    “久仰火先生大名,今日一见,真是名不虚传。”牛绍善脸上堆着虚伪的笑容,双手抱拳,客气地说。

    抱拳行礼,比握手有更大的优势。

    不管对方什么态度,只要抱拳都能行礼。

    但如果握手,对方不伸手,岂不显得很尴尬?

    “请坐吧。”路承周指着椅子说,牛绍善目前是市公署的参事,算是可有可无的人物。

    之所以接受他,更多的是从政治上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