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霉运奇幻城国际娱乐 > 第九百八十六章邀请合作
他在两个日本人面前叽哩哇啦的说了几句话。

“你个汉奸,竟然帮日本人做事。”蒋吉庆听着他和日本人交谈,几乎要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了。

张扬听到他这么大骂,自己差点笑出了声。

他可是和君明井上有过交集,这个家伙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日本人。

他们虽然不在日本生活,但血统是真正的日本人。

而在将蒋吉庆的嘴里,就是成了汉奸了。

不知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本来就是日本人。”君明井上回头对着蒋吉庆说道。

蒋吉庆被一句话憋得脸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都是来盗墓的,要不合作怎么样?”君明井上呵呵一笑问道。

他想法中的合作,其实就是把蒋吉庆这几个人当傀儡而已。

“谁要和你合作。”蒋吉庆毫不客气地说道,“我堂堂华夏男儿,不和你们倭国人合作。”

“要不打个赌?”君明井上听到他叫自己倭国人也没生气,笑呵呵的说道。

“好啊。”张扬只是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笑意,如果君明井上认出了自己,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家伙竟然要打赌。

不知道和自己赌博的那一次,有没有留下什么心里阴影。

张扬笑呵呵的从掩体后面走了出来,对着君明井上笑了笑说道。

“哼,你们还有一个人吗?”君明井上看到张扬,哼了一声说道。

当时君明井上遇到张扬的时候,对方还是带着面具,根本不知道张扬是什么样子。

所以这次看到张扬,他也没有认出来,张扬就是那次让自己吃瘪的乌鸦先生。

张扬看着他洋洋得意的样子,呵呵一笑说道:“君明井上,你不认识我吗?”

君明井上听到张扬叫出自己的名字,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张扬笑了笑,这个家伙看来早就把自己给忘了,甚至连他的声音没有记住。

不然自己刚才出来的时候,他可能就会把自己刚才说的话咽回去了。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还是假装不认识我了?”张扬笑了笑说道。

君明井上盯着张扬的脸看了一会,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也没有在其他的地方见到过。

只是这个家伙的声音,让自己有些不舒服。

君明井上听到他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浑身起鸡皮疙瘩。

可是这个人看面相就不是那个家伙,根本看不出来和其他的人有什么不同。

张扬笑了笑说道:“没有想起了吗?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

听到这话的时候,君明井上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说道:“你到底是谁,有话就直说。”

张扬呵呵一笑说道:“既然你这么说的话,我就直说了。”

他的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说道:“你要倒霉了。”

听到这话,君明井上直接打了一个哆嗦。

“你……你是乌鸦。”

他感觉自己如同五雷轰顶,脑袋嗡的一声。

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你……你怎么在这个地方?”君明井上惊恐地说道。

和张扬赌博的那一次,他可是尝尽了苦头,道歉不说,而且还被这个家伙吊打。

而且这个家伙的那个嘴简直是有点毒。

自己要是和这个人打赌,就是自找自找苦吃。

他看到张扬,就和看到瘟神没有什么区别。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张扬笑着问道。

“你……你是来盗墓的!”君明井上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对着张扬说道,“我知道了你了是盗墓的,我回去就给你们的政府说明。”

张扬不屑一顾的耸了耸肩。

“那你说是你们先进去,还是我们先进去?”张扬不以为意地说道,“再说了,你那只眼睛看到我盗墓了,我倒是看到你们在盗墓。”

“我们来这个地方旅游,突然遇到日本的盗墓贼。”张扬自导自演地说道。

“滚蛋,谁没事来这个地方旅游。”

“我们就来这个地方旅游,凭什么这个地方就不能来旅游?”蒋吉庆听到张扬几句话把对方说道都没有几乎反击,自己哈哈的笑了起来。

看到这个倭国人吃瘪。

简直是太爽了。

君明井上后面的人看到他们吵了起来。

这个家伙明显是听不懂中文。

他叽哩哇啦地问了一遍君明井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君明井上把事情稍微说了一下。

那个倭国人皱了皱眉头,和君明井上说了几句话。

而在场的,也没有一个人懂他的倭国语。

“我们老大说了,我们可以合作,这个地方是我们发现的。”君明井上挺直腰板说道,“要是你答应和我们合作的话,里面的东西,我们可以对半分。”

“你说是你们发现,但是这个地方也不是你们的啊。”蒋吉庆哼了一声说道,“这个地方是我们华夏的,按这个道理,你们应该赶紧回去才对。”

张扬听到这话的时候,微微点了点头,这话倒是说的不错,这个地方本来就是华夏的,你们发现的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再说了这个地方也不是你们买下的。

“我同意这个说法。”张扬脸上带着贱贱的笑容说道。

“我们老大可是八百比·门罗。是日本著名的阴阳师世家。”君明井上义正言辞说道。

张扬听到他这么说,他打眼扫了一下那个八百比……。

“除了名字有点长,看不出来什么。”张扬耸了耸肩说道,“和你一样是个矮个子。”

“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君明井上听到这话,牙几乎都要咬碎了。

“你给的酒,我们都不吃。”张扬依旧是笑眯眯的。

“大不了我们进去以后,各奔东西就好了。”他耸了耸肩说道。

“我们进不去,你们也不要想着进去。”君明井上不依不饶地说道。

“那是你们进不去,不是代表我们进不去。”张扬懒洋洋地说道,“你们继续炸吧,我们就在这个地方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