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带个净化去聊斋 > 77 种莲、女尸(求订阅)
    鬼仙府邸,曾经的宋府此时俨然成了妖邪聚集之地。

    各种污秽之气冲天而起,几乎凝结成了一片黑压压的铅云,笼罩在整座森罗府上空,令这座大宅子看起来莫名的诡异阴森。

    轰隆!

    有电光闪烁,在黑云中隆隆作响。

    这让这座森罗府中的妖邪鬼祟们,一个个惶恐不安起来。

    雷声一响,能灭的不光是神魂,还有这些妖邪鬼祟。

    不过这时,一道阳气冲天而起,瞬间驱散了凝结在这座森罗府上空的黑云,也让那即将孕育成形的雷电陡然消散。

    “是那位娘娘!”

    “叩谢娘娘救命之恩!”

    声声鬼语如潮。

    一个个妖鬼,顿时朝着那阳气冲天而起的地方叩拜个不停。不是这些妖鬼知道感恩,而是他们不敢不感恩。

    那位娘娘可不是一般的鬼仙啊!

    不过,那森罗府深处阳气汇集之地,却是无人回应这些妖鬼。

    因为裘清雪此时已经离开了。

    “娘亲,我们要去找什么呀?”一道娇小身影在裘清雪身边蹦蹦跳跳,像一只小猴子似的,很不安生。

    裘清雪看了一眼只只,然后轻笑道:“找一个熟人。”

    “娘亲,是去找于乔吗?”只只小手一撑,就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树枝上,然后她晃着小脚丫,小脸奇怪的问裘清雪。

    “你既然认我为娘亲,那么该喊他一声大哥。”裘清雪看了一眼这个小家伙说道。

    “我才不要喊。”只只顿时小脑袋摇得跟破浪鼓似的。

    “为什么?”裘清雪不由看着只只这样问了一声。

    因为只只的出身非同寻常,有些东西连她都看不出来的,偏偏只只这个小家伙就能轻易看出来。

    “他秉天鬼气数而生,却反噬天鬼气数,我才不要喊他大哥呢,要不然到时候他把我一口吞了该怎么办?”只只撇着小嘴说道,她大眼睛里有一抹异色闪动,显然实情不是她说的这样。

    不过只只这番话,却是让裘清雪没心思留意她的小心思了。

    因为这个小家伙所说的,正要戳到了她的内心中……最匪夷所思也最无法理解之处。

    于乔是她第七次转世所生。

    也是第七个天鬼。

    秉第七天鬼气数而生,本该自幼展露头角,然后以贪嗔恶三毒之念,化身为人身鬼心的天鬼。

    不过由于她第六次转世时遭受到了重创,以至于她一世转世后,生下于乔之后又过了好几年,才彻底破解胎中之迷,记起自己到底是谁。

    所以连带着本该化身第七天鬼的于乔,都出了问题。

    为此,裘清雪不得不来到了这里,以一座森罗府的阳气供养自身,让自己恢复,然后思量如何让自己这一世圆满。

    于乔她一开始是不想放弃的,毕竟天鬼气数那可不是说有就有的,她能不能成为阴神,就靠这天鬼气数。

    这第七天鬼虽然出了问题,但凑合一下还是可以的。

    然而,正如只只所说的,她这第七世的长子……居然把天鬼气数给反噬了!

    原本和于乔融为一体的天鬼气数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一瞬间把那天鬼气数给驱散了一样。

    但是,什么东西能驱散天鬼气数呢?

    而且还是一瞬间!

    然后,她就回去了一趟。

    最终发现是一水鬼原本想要害她的长子,结果不知为何,那水鬼又放弃了。

    裘清雪抓着那水鬼拷问了一番,实在问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后,直接将水鬼给打了个飞灰烟灭。

    之后,裘清雪费了很大一番心力,才找到将天鬼气数给养回来的办法。

    而眼下,终于是成功了。

    “娘亲,你不是那天晚上对于乔说还有个弟弟吗?我怎么从没看到过呀?”只只又好奇的追问起来,叽叽喳喳的宛如一只小麻雀,一刻也闲不住。

    “你不是说那天晚上你没在吗?那你怎么知道那天晚上我说的话?”裘清雪翻了个白眼。

    “嘻嘻,娘亲你说嘛!”只只跳下来,扑到裘清雪身上开始撒娇,似乎是嫌不够,九条金黄色的尾巴也伸了出来,在裘清雪身上挠啊挠的。

    “好了,好了。”裘清雪无奈的将身上的那一堆尾巴给拿开,然后说道:“确实是有,不过还没诞生,因为时机不到。”

    “那我们眼下离开,是时机到了吗?”只只眨着眼问道。

    “是啊,时机已然成熟。”裘清雪眼底有着难以遏制的喜色。

    至此,她心中的大石终于是落地了。

    “那娘亲要找的熟人是谁?”

    “宋府君。”

    “为什么要找他呀?”只只小脸上不由露出了困惑的神情,她记得她娘亲对那那个姓宋的鬼仙,一点儿不在意呀!

    “原本我一直看不透他,却是不知道我所需的最后一物原来就在眼皮子底下。不过他那日将剑妖魔经取出来,我才发现原来不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而是有剑妖魔经帮他遮掩着。”裘清雪眼中露出一抹玩味之色。

    昔日她放弃剑妖魔经,而改修九子母天鬼经,可不是没有什么缘由的。

    这剑妖魔经的诡异之处,连她都感觉瘆得慌。

    那一块绢帛,不知是何物,连鬼仙都能化为“护经奴”。当年她师父,就是在参悟剑妖魔经时被化作了“护经奴”,这才让她不得不杀了自己师父。

    因为这样一来,她师父还能有个好下场。

    宋府君自以为参悟出了手段,可令自己不受那绢帛影响,却不知每个得到绢帛的人,只要天资绝佳的,都会领悟到这么一种手段。

    这看起来是可以让自己豁免,但实际上,只不过是让自己沦为“护经奴”后,身上不出现不祥之兆罢了。

    这是那绢帛的一种欺人手段。

    也是因为这一点,她才发现宋府君要将这绢帛送给于乔后,没有半点阻止的心思。

    甚至还任由于乔离去!

    并且在发现于乔念头之力被抽空后,还让素还生和方机子拿出一颗人婴桃,让于乔吃下去。

    她想看看绢帛上的诡异之力,是不是也会被于乔给反噬!

    “是这样呀,那是什么东西呢?”只只跟个好奇宝宝似的,小嘴里一刻也听不住。

    裘清雪对这个小家伙倒是很信任,因此也愿意讲给她听。

    毕竟她下一次转世,甚至是第九次转世,都还需要这个小家伙来为她护法。

    “宋府君这一气脉,大成之后,会在体内凝结一颗一阳开珠。而宋府君曾经窃取过其门内祖师留下的三阳珠,并且血祭他师父,从而令自己也拥有了三阳珠。过了这么些年,他的功力深厚了许多,连带那三阳珠也转变成了四阳珠。”

    裘清雪目光一凝,然后缓缓说道:“这四阳珠,就是我所需要的。”

    “那娘亲你为什么之前不拿呀?”只只顿时纳闷不已。

    “因为他若临死反扑,恐会令四阳珠出问题。”

    “可是娘亲,他现在也是会临死反扑的呀!”只只小手撑着腮帮子,一副很想白翻白眼的样子。

    “现在不会了。”

    裘清雪目光往远处扫去,她已经看到了宋府君的尸骨。

    “护经奴”一旦远离了那绢帛,便只有死路一条。不过身为鬼仙,还掌握了那种绢帛故意放出来欺人的手段,自然是可以撑得稍微久一点……可以晚上几天再死!

    很快的,只只也看到了那一副尸骨。

    穿着宋府君最喜欢那一身华服,不敢血肉尽去,只剩下一副枯骨,而在这枯骨之上,还有一颗有着纯阳之力的珠子。

    珠子不大,甚至还很细小,只有一颗黄豆大小。

    于是,只只捡了起来,递给了裘清雪。

    “娘亲,是这颗吗?”

    “就是这。”裘清雪眼底不由露出一抹喜色。

    宋府君是受到了那绢帛反噬,在其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死了,也因此令这四阳珠保存的极为完整,没有丝毫损伤。

    这样一来,她的第七天鬼,总算是可以孕育出来了。

    “娘亲,于乔的弟弟怎么出来呢?”只只又开始追问起来。

    “别急,我们先找个地方,把那颗来自妖月莲的莲子种下去,以四阳珠催化,等到来年这个时候,这第七天鬼就能出来了。”裘清雪说道。

    “原来是种出来呀……”只只不由悄悄瞄了一眼裘清雪的肚子,她还当是生出来的呢!

    ……

    此时,于乔脸色苍白坐在床榻上,他眼中满是庆幸之色。

    他这次侥幸又赌对了。

    不过他下次,是不敢这样冒险了。

    又一次耗空了念头之力后,他的净化如愿以偿的又一次冷却时间减少了一半,不过人婴桃的力量也因此完全耗尽了。

    “可惜……”

    于乔叹了一声,要是人婴桃的力量还能再多点,那么他不光立马就又可以使用,还能够留出一份来作为备用,他日若是遇到什么危险时,可以借此施展那两种咒法退敌,或者用地遁之术逃跑。

    但这是于乔有些人心不足蛇吞象了,能够解除自己那一身纠缠不清的麻烦,还让净化的冷却时间再次少一半,只要半个月就可以,这已经是值得大喜的一件事了。

    “十五天……”

    于乔想了想,他想要熬过一次节气,看来是要等到九月份了。

    八月里的两个节气,他是没法去熬了。

    没有净化傍身,他实在是不敢冒险!

    沉下心来后,于乔就开始考虑,自己接下来该怎么生活下去。首先,他要弄懂蔡阳县是在什么地方,距离凉州郡远不远。

    因为他如果想要参加来年的府试,就必须回凉州郡去。

    其次,就是他该如何在这里生存下去。

    以及能赚到一笔钱,来当做自己回去和参考的盘缠。

    这兜里有钱,无论去哪儿,都是底气十足。可要是这荷包里没几个子儿,那么就真的非常容易心虚了……

    无论做什么,哪怕是买口吃的,都要犹豫再三。

    一般的营生,于乔短时间内是赚不到多少钱的,况且这蔡阳县,看着又不像是琼山县那般,有地利之便。

    要不是那条鱼龙河太过邪门,诡异之事每过几年,便要闹上一两次,去琼山县的客商,绝对还能再翻上几倍。

    再三思虑,于乔却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

    “罢了,先出去打听打听。”于乔旋即就走了出去,他在这蔡阳县里走了一圈,便打听到了不少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

    这蔡阳县不在凉州郡。

    不过距离凉州郡的奉山府,却是只有几日的路程。

    奉山府于乔是知道,就紧挨着渠府,曾经还有奉山府的客商,不远千里去过一次琼山县,带来了不少新奇玩意儿,让于乔记忆深刻。

    打听完了,于乔正准备要回去,却听到了一件怪事。

    那是两个推着独轮车做买卖的车夫说的。

    这两人卖的东西差不多了,所以闲下心来,便开始凑在一起闲聊。

    于乔刚好路过,听着感觉里头的地点有些耳熟,便站住听了一阵,等到这两车夫说完了,于乔才上前,抱拳说道:“两位打扰了,不知二位刚才说的地方,可是来蔡阳县的路上,那一座小旅店?”

    这两车夫见于乔穿着干净,不像是一般人,一人便立即回道:“正是那蔡老头开的旅店。”

    于乔点了点头,对这两位车夫说了谢谢,便走开了。

    他方才听到的是一件有些诡异的事情。

    说的是有四个车夫投宿那旅店,恰好客房满了,只剩下一间停放尸体的房间。

    那蔡老头儿子的媳妇。

    暴病而亡,走得突然,所以都没来得及准备棺材。

    结果住了一晚后,那四个车夫死了三个,说是被那女尸所杀,而且那女尸还追杀了幸存下来的那个车夫一阵。

    那车夫能逃脱,是因为恰好这附近就有一座庙,庙前有一棵树,那车夫逃到了树上。

    那女尸上不了树,在树下抓挠一阵,仍不罢休。好在天亮了,阳光照到那女尸身上,顿时令那女尸不动了,不过十指却卡在了抓挠出来的树洞中。

    当时,据说费了好大一番功夫,衙门的人,才把那女尸的十指,从树洞中给拔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