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斗罗之我是大师 > 第283章 少年与少女
    在一座依山傍水的小山村中,这里仿佛世外桃源。男人们在田间劳作,女人在河边清洗着衣服。

    一位身穿素衣,口中叼着稻草的少年双手搭在脑后,望着蓝天的少年,躺在用稻草搭成房盖的草帘上狭义的晒着太阳。

    正午的阳关越来越刺眼,晒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少年的双眼乌黑深邃,望着越来越刺眼的阳光,少年双眼微眯。刚要合起睡个懒觉,耳边传来一阵呼喊声。

    “二狗哥,二狗哥,村长家的小翠来找你了。”一位身体硕壮的少年爬上房顶,望着晒着太阳的少年屁颠屁颠的说道。

    “哦?小翠来了,我给躲着她点。”少年翻身,从房顶滑落在地。

    刚要起身逃跑,一转身却发现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少女笑吟吟的望着他。看着一脸尴尬的少年,少女脸上的笑容更甚:“楚凡,你要干嘛去啊?”

    少年一脸堆笑:“那个,那个。”少年眼睛一转,刚要想起说什么,却感觉耳朵一痛。望着少女生气而变的气鼓鼓的脸庞,虽说看着可爱,却另少年心里更加打颤。

    “含烟啊,你听我说,我这不是听说你要来,想着要摘一束野花送给你吗?”少年满脸堆笑。

    “好你个二狗子,还想骗我是不是,又想躲着我了是不是。我长的有那么吓人吗?咱们两个不说指腹为婚,就凭咱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咱们铁牛村以及这黑石城方圆百里之内,除了我,还有谁能配的上你,又或者谁能看的上你,啊?”少女一手拧着少年的耳朵,一只手插着她那纤细的小蛮腰说道。

    少年听到少女说道谁能看上你,不屑的撇了撇嘴,小声的嘀咕着:“我家隔壁的翠花,还有好几个对我眉目传情的,我都没搭理。”

    少女没听到少年嘀咕的话,还生气的说道:“二狗子,我哪里配不上你,哪里不好了?啊?我有那么吓人吗?我是吃人的野兽吗?一见到我就跑,啊?你说啊!”

    少女越说越生气,越说越来气。手上用的力也越来越大,疼的少年只开口叫喊到:“啊啊啊,好媳妇快松手快松手,我错了我错了。”

    少女一听到少年喊到好媳妇,瞬间满脸通红,松开了拧着少年耳朵的右手。双手瞬间捂住了通红的小脸,娇声说道:“说什么呢?咱们还没成婚呢,瞎说什么呢。”

    少年看着双手捂着俏脸的美丽少女,右手揉着被少女扭的通红的右耳,开口说道:“你用力也太大了,也不怕把我扭坏了。”

    “凡,你,你刚刚叫我什么了?铁牛都听到了,你也不知羞。哼!”少女娇哼一声,玉足微微一剁,瞬间落荒而逃,好像都忘记要和少年说些什么。

    “这婆娘,也忒凶狠了些。”少年一边揉着耳朵一边唠叨着。

    “我去,二狗哥,你也太厉害了,一声媳妇就把小翠姐降服了,厉害。”铁牛从房顶跳了下来,一脸崇拜的望着正在那里揉着耳朵的少年。

    “哼,那也不看看你凡哥是谁!”少年一边说着一边骄傲的扬起头,忘记了刚才是谁那么狼狈,仿佛像一个打了胜仗的大将军。

    ……

    “哼,那个笨蛋,木头,今天居然叫出来了那么让人害羞的话,真是羞死人了,不过,好媳妇,好媳妇嘿嘿,嘻嘻。这话从他嘴里叫出来可真好听,嘻嘻,嘻嘻。”少女捂着通红的脸跑回家,一直捂着脸,开心的笑着。

    “婆娘,你说咱家闺闺今天这是怎么了,她不是去找二狗子去了,怎么回来就开心成这样。”一位中年壮汉疑惑不解的望着自家婆娘疑问道。

    只见一位风味犹存的少妇放下手中搓洗的衣服,站起身来到壮汉身边。翻了翻白眼,伸出手指点了点壮汉子的额头。

    妩媚的说道:“傻样吧,你一天天的除了打猎还能干什么?”壮汉“嘿嘿”坏笑道:“我还能伺候好我自家婆娘不是?”壮汉说着,给少妇眉飞色舞的来了个飞眼。

    “大白天的,休的胡言乱语。”少妇听到壮汉的话,羞的脸一红,随后说道:“这你都看不出来,一看就是凡儿那个傻小子对咱闺女说了什么或者让咱闺女开心的事呗,你一天天的什么也不知道。”

    “那这么说,咱快能抱孙子了?”壮汉听到这话,大嘴一咧笑到。

    “傻样吧,还早着呢。”

    ……

    “二狗哥,今天咱上哪去耍去啊?”铁牛屁颠屁颠的跟在少年身后。

    “今天,嗯?想好了,今天咱们就去后山禁地,以前一直不敢去,咱这附近都被咱们逛遍了,除了禁地,哪都去了,今天,我非要瞧瞧禁地里到底有什么妖魔鬼怪,被他们说的那么吓人。”少年一边说着一边向后山的方向走去。

    “好啊好啊,二狗哥,我老早就想去看看那里到底藏着什么了,只是可惜你一直没提过要去那里?”铁牛一边说着一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少年听到铁牛的话,“砰”的给了铁牛一个板栗,气愤的说道:“怎么?以为你二狗哥是胆小鬼?当初老子都敢从野狼的嘴里把你救出来,区区一个禁地,难道还能阻拦你大哥我的脚步,走,跟上我的步伐,向禁地出发。”少年大手一挥,向着后山禁地走去,身后跟着屁颠屁颠的憨厚而又强壮的少年。

    ……

    二人来到后上,望着后上中心立着的石碑,上面用红色的颜料写着“禁地”两个大字。那鲜红的颜色仿佛是用血写一般,石碑后的黑色树木与黑色石头与石碑外的生机盎然形成鲜明的对比。

    二人没有犹豫,一脚踏入禁地。石碑外,生机勃勃,耳边能传来鸟儿的鸣叫,而当他们踏入石碑后的那一刻,外面的鸟鸣虫叫瞬间消失。有的,只有无尽的寂静。

    二人丝毫没有害怕,仿佛大脑好想少根筋,一般人遇上这种状况都会害怕的要死。二人一边好奇的打量着四周,一边兴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