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市,尽管地处夏国经济高度发达长三角地区,可因为种种原因,其并没有朝着商业化大都市的方向去发展。

    反而比较侧重于环境保护方面,意图打造一个以旅游度假为核心的第三产业型新城市。

    也正因如此,其汽车站虽然不像那些繁华的大都市一般,动不动就占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平方米,可在建筑风格上也着实是下了不少功夫。

    倒金字塔型的仿木质结构,使得这座汽车站单单是从外表上来看,便能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哦天哪!

    子轩,这真的只是汽车站吗?

    我差点以为它是博物馆了。”

    大巴车刚刚驶进汽车站,玛莎便不由一阵感慨。

    毕竟这种充满着古色古香有别具匠心的汽车站,在美国几乎是没有可能看见的。

    “当然,夏国和美国不同,有着悠久的历史底蕴,和文化传承。

    对此,每一个夏国人都是格外得骄傲和自豪。”

    说完,夏子轩却发现玛莎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自己。

    “知道吗?

    自从来到夏国之后,你给我的感觉和在美国的时候完全不同。

    不仅夏国语说得那么好,还对他们的社会人文知道很多很多。

    我几乎都快以为你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夏国人了。”

    对于玛莎的话,夏子轩只是微微一笑,便不再深入了。

    这也许就是炎黄子孙的共性吧,那种刻在灵魂上,即便是穿越重生也难以磨灭的骄傲。

    夏子轩甚至想过,等找到华欣解决了紫薯精之后,带着她来夏国定居。

    只是现在还不行,还缺一个契机,以目前夏子轩的情况尚且做不到星际航行。

    下了车,走在旅客通道内。

    “小伙子,要不要打的?”

    “小伙子,要去哪啊?”

    “Hello girl,do you want a taxi?”

    听着那些守在旅客通道内拉客的声音,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不由涌上心头。

    这感觉……

    只是为啥会有人说英语拉客?

    哦,也对,玛莎是白人,一看就是老外。

    想不到夏国的英语普及率居然达到了这种程度。

    没有理会那些拉客的,夏子轩三步并两步地走到了先前在车上帮助过的那个女子身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女士,很抱歉打扰你,我们初到此地,我只是想向你打听点消息。”

    那女子看到拦住自己的是夏子轩,原本那产生的些许警惕心也是放下了不少。

    换上了一副笑脸,将孩子拦在身后,对着夏子轩微微躬身。

    “还没感谢你呢!

    之前多亏了你在车上的帮忙,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是,我也是第一次来z市,恐怕帮不上你什么忙了。”

    然而对于女子的回答,夏子轩并没有放在心上,当然,也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夏子轩,我的朋友叫玛莎。

    我觉得我打听的消息,你应该会知道。

    是嘛?

    陈女士。”

    夏子轩的话令那女子瞳孔猛地一缩,立马带着孩子连退两步,与夏子轩拉开了距离。

    “我想你认错人了,我姓赵。

    感谢你的帮助,就此别过。”

    说罢,却见那女子带着孩子朝着人流密集的地方跑去,生怕夏子轩对她做出点什么。

    “子轩,你刚刚说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对你如此戒备。”

    见女子走远,玛莎方才走了过来问道。

    “我们恐怕见到正主了。”

    “正主?”

    “没错,虽然那名女子身上的火气极为微弱,近乎于无,可那孩子却不一般。

    他的天赋比之当初的陈浩然,也差不了太多。

    走吧,我们快追上,别给跟丢了。

    她俩肯定和陈家有关系。”

    尽管此时夏子轩并没有使用猴符咒变个狗鼻子出来,可现在的夏子轩和当初1943年的夏子轩却已然有了天壤之别。

    以他此刻的五感,完全能够做到在一公里外吊着两人,并且不被其发现。

    只是那女子的警觉性却很强,尽管她丝毫察觉不到夏子轩的存在,可依旧选在在城里兜兜转转,给孩子买玩具,买新衣,直到天色渐黑,才悄咪咪地找了间酒店办理入住。

    只是待到她拿着房卡走进对应的房间确实愣住了。

    这房间内的沙发上居然正坐着两个人影,毫无疑问,他们正是夏子轩和玛莎。

    女子本欲开口呼救,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彻底禁锢住了,丝毫不能动弹。

    甚至连嘴巴都无法张开。

    夏子轩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子,微微耸了耸肩,将一包零食递给了那个孩子。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啦?”

    那孩子接过零食,看了一眼同行的女子,见她没有说出反对的话,便接了过来。

    “谢谢叔叔,我叫陈希。今年7岁。”

    “乖,我给你变个魔术好吗?

    如果你觉得好看,就叫我一声哥哥。”

    说着,夏子轩便从储物空间之中拿出了一团橡皮泥,直接用鸡符咒念力将之塑性成了一只兔子。

    鼠符咒!

    紧接着,陈希的嘴巴便变成了一个啊的形状。

    “叔叔,你好厉害!

    兔子居然活了!”

    “是哥哥!”

    夏子轩眉头微皱,佯装生气的模样。

    然而陈希却是对他做了个鬼脸,丝毫不理会夏子轩,开始逗弄起了兔子。

    见陈希那调皮可爱的模样,玛莎不禁笑了。

    立马便带着陈希去一边玩了,这种时候,一切交给夏子轩就行了。

    解决完陈希的问题,夏子轩对着那个被自己禁锢住的女子做了一个嘘的手势,随后便解开了念力禁锢。

    “你到底是谁?”

    “真的很抱歉,其实我也不想这样。

    我对你们并没有敌意。

    找你真的只是为了打听些消息。”

    此时自己已经被对方逮住,陈希更是在那个名叫玛莎的女人手里,貌似已经没有反抗的余地了。

    想到这,女子不由眼睛一眯,也索性放开了。

    径直走到了沙发旁坐了下来。

    “说罢,你想知道什么。”

    “陈家,z市陈家在哪里?”

    对于夏子轩的问话,女子并不意外,然而其给予的回答却是一团只有拳头大小的小火球。

    “瀛狗,受死吧!”

    瀛狗?

    几个意思?

    对于女子的话,夏子轩一脸懵逼,可是看对方眼中的决然之色,夏子轩却是心中一凛。

    看来是误会了呢。

    手指微弹,一枚同样大小的火球被夏子轩所弹出。

    两球相撞,夏子轩的火球直接将女子的火球给吞噬了,旋即便直接化作了星星点点的火光消散得一干二净。

    “你也是陈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