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62章 终于醉了一回
    林月婷回了老家,天天在外面打游击,肠胃快要造反了,昨晚回家拉了两次肚子,实在见不得大鱼大肉,沈辉也郁闷,身价百亿,却只能吃点清茶淡饭。

    回头得去医院检查下身体,看是不是有啥毛病。

    小姨节俭惯了,从来不在外面吃饭,中午下午都回房子做饭,小姨父到是好下个馆子喝两杯,奈何被小姨管的紧,也就被司机们请上几回,偶尔回请上一顿。

    平时两人上下班都坐地铁,一共三站路,加上走路二十分钟就到。

    公司的车下班后除了值班司机,其他司机不让动车,虽说就算齐伟成把车开回家,也没人敢说什么,不过小姨父很守规矩,上下班从来不开公司的车。

    沈辉不想开车,把钥匙给了小姨父。

    齐伟成还没开过欧陆,坐进驾驶位还有点兴奋。

    沈辉坐副驾驶,小姨坐了后排。

    齐伟成一边打火一边问道:“听说公司要买栋楼当员工宿舍,是不是真的?”

    沈辉说:“是真的。”

    张银花探头问:“一栋楼得多少钱?”

    沈辉说:“估计得十几亿吧!”

    张银花就匝舌:“公司能挣多少钱,你就花十几亿买楼。”

    沈辉说:“你们没听到私下的议论?”

    齐伟成说:“咋没听到,司机们都在议论呢,听说公司赚了不少钱,具体是多少外汇投资部的那帮人不说,说是签了保密协议,不过好多人都说五月份赚了几十亿。”

    张银花说:“我也听人说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沈辉说:“真的,你们别说这个。”

    张银花说:“知道,我就听人说,问我我就说不知道。”

    齐伟成问:“听说年底还有年终奖,年终奖能发多少?”

    沈辉难得开玩笑:“这个得看我的心情了。”

    张银花也跟着笑,一边笑一边算:“我这个月发了四千零几十块,你姨爹发了五千两百多块,上全月班的话我俩能发一万六千左右,花掉两个月工资,存下十个月的,一年下来怎么也能存个十五万块,年终奖要是有两万五,一年就能存二十万块。”

    沈辉说:“你算那个干啥,哪个有钱人是靠存工资发财的。”

    张银花自有道理:“我和姨爹就是打工的,哪能跟你这老板比。”

    沈辉说:“你就别存钱了,周末休息了没事跟我姨爹多出去转转,现在交通发达,去临安和金陵也就一个来小时,趁现在你们还能走动,抓紧时间旅游,不然等老了想出去也出不去了。你们别想着给小玉和小军存多少钱,子女有本事,父母啥也不给留照样能混好,子女没本事,你就算给挣下一座金山,也照样给你败光,所以及时行乐才是正经。。”

    齐伟成说:“咋能花光,总得存点钱。”

    张银花说:“上周我和你姨爹上了下东方明珠,外滩和南京路都逛过了,这周末我们打算去下迪士尼,听说门票贼贵,一张门票要五百呢。”

    “这就对了。”

    沈辉笑道:“周末没事就出去逛,不过沪市虽然发达,但却没啥好逛的,老妈他们才到金陵,估计周末要去临安,你们想去的话周末可以过去一块转转。”

    张银花有点心动,问齐伟成:“去不去?”

    “去,还没去过临安呢。”

    齐伟成更不用说,早就想出去玩了,只是一直被管的死死的出不去。

    既然掌柜子想去,哪还有啥好说的,自然要去。

    晚上,沈辉赶到皇海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这边有点远,开车要两小时。

    沈辉现在上班别的可以不干,便每天下午的晚盘是必须要做的,六点收市,从公司出发到了皇海,已经过了八点,一群二代们全都到齐了,就等他了。

    除了一群熟人,还多了五个京里来的。

    这些人的来头沈辉也很清楚,李光明早就告诉他了。

    说实话,二代们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么不堪,跟二代们接触的越多,沈辉对二代们了解的也就越多,别的不说,至少在教育上,这些二代们的起点就很高。

    那些有抱负的二代,基本都在仕途打拼,其中不乏优秀的人物,之前李光明他哥来沪市办事,沈辉就见过一次,他没资格评价,但印象很深刻,很有气度。

    而李光明和三子这些人虽然是被淘汰下来的,但那也只是追求不同,或者因为其他原因选择了不同的人生道路而已,并不能说他们不如别人。

    至于偶尔被爆出来的几个坑爹货,也只是一小撮,纯属一只老鼠坏了一锅汤,而平头老百姓普遍存在仇富仇官心理,就会主观的对二代这个群体怀有偏见。

    胡国平,王子鹏,李洋,刘小东,王振军。

    从京城过来的五个二代,都是从大宅院里出来的。

    胡国平老家是皖省的,在京城活动。

    王子鹏老家西北,和沈辉是老乡,也在京城活动。

    这里面挺复杂的,就比如李光明家在京城,老子哥哥也在京城,可他却飘在沪市,什么原因不详说,反正这些人其实都没个固定地盘,经常换地方。

    比如王祖洋之前在苏省,等他老子去苏省,他就跑到沪市来了。

    “胡哥,王哥,李哥……”

    李光明介绍一个,沈辉都叫哥,一个个都比他大。

    胡国平笑着说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沈兄弟比我想象的还年轻有为,跟你这个金融骄子比起来,我们这些人也确实有点碌碌无为了,就冲你能叫我哥,我交你这个朋友。”

    沈辉谦虚道:“我就是运气好点,可不是金融骄子。”

    王子鹏笑道:“你可是创造了造富神话,白手起家半年时间赚到了百亿身价,不要说数遍全球,就算从历史上找,也不可能找到第二个,这个金融骄子你当得起。”

    沈辉笑了笑,不好接这话。

    “来来来,先吃饭,边吃边聊!”

    李光明招呼了一声,众人才开始开饭。

    吃了几嘴,酒也端了上来。

    李光明和胡国平分别端了一杯,第三个让谁端都有点不太好,众人让沈辉端,沈辉推辞不得,就说了句漂亮话,三个头酒喝完后,众人才开始自由行动。

    有了几次经验教训,这次二代们再没人提议玩花样。

    都知道沈老板赌运不是一般好,不管怎么玩反正最后醉的肯定是别人。

    还不如你一杯我一杯真刀实枪拼一下,看看究竟谁会先倒下。

    逃无可逃。

    沈辉不负众望,终于光荣牺牲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