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51章 找个地方聊聊?
    下午,沈辉前往锦江参加金融界组织的一个酒会。

    本来不想来的,但李光明说这次的酒会有好几个大佬,让他最好参加一下,毕竟要在这个圈子混,跟业界的大佬们混个脸熟,还是有必要的。

    几个二代没来,就来了个李光明。

    李光明是作为天安证券高管来的,跟天安证券的人在一起。

    到了宴会大厅,找了半天才找到李光明。

    问起情况,李光明说:“没啥实际意义,就是凑一起吃个饭,吹吹牛,聊一聊对行业的看法,看能不能擦出点思维火花,或者发现几个有意思的投资项目,有合作意向的互相接触一下。知道你不想来,但人不可能离群而居,混这个圈子,迟早要跟这些人接触,现在混个脸熟,将来有了合作的机会才好接触,不管哪个圈子,生面孔都容易被欺生。”

    沈辉接受了这个说法,但还是忍不住道:“我又不靠他们吃饭,也不找他们融资,就算将来有机会合作,也不会是我去求人,谁特么有资格欺负老子是新面孔。”

    李光明笑道:“就知道这样,不说这个,公司经营的咋样?”

    沈辉说:“还凑合,乱七八糟的各种屁事太多,没多少时间亲自上阵了,带着外汇部那帮人在黄金市场做了几单,赚了五个多亿的样子。”

    李光明眼睛越瞪越大,最后全都化成了叹服:“真特么牛B,这才几天时间,就一亿美元的本金,就翻了好几倍,越来越感觉金融市场就是专门给你建的后花园。”

    沈辉说:“别高兴的太早,现在资金规模小,好进好出,只要抓住行情,做几单波段资金翻倍难度并不大,等资金量大了,进出就没那么容易了。”

    李光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这个,而是问:“听说你家人来了,怎么没吭声?”

    沈辉说:“没啥麻烦你们的,老爹老妈是出来旅游的,再过几天估计就走了。”

    李光明问道:“听说你弟弟妹妹都在机关单位,有没有考虑过调来沪市?”

    沈辉到没考虑过这个,问道:“能调过来?”

    李光明笑道:“要几个指标应该问题不大,办这事何坤有点关系。”

    沈辉想了想,道:“再说吧,其实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好,没必要非来沪市。”

    李光明颇有感触地道:“是啊,沪市虽好,但也不能说其他地方就不好,而且沪市这个地方不适合穷人,有多大本事吃多大饭,把你弟弟妹妹调来沪市也未必就是好事。”

    沈辉问:“宁西有没有熟人,关照一下还是可以的。”

    李光明说:“刘茂军老子刚调去那边,让刘茂军给你跑一趟。”

    沈辉说:“那明天一起吃个饭,把这事说说。”

    这时有服务生过来请大家移驾餐厅,两人就跟着去了旁边的小餐厅。

    这种酒会吃饭也有讲究,桌牌都是早就摆好了的。

    屁股决定脑袋,谁坐什么位置,那可不是想坐就能坐的。

    沈辉瞅了一圈,才在靠近最里面主桌的一张桌子上找到自己的铭牌,李光明却被安排在主桌上。再看其他铭牌,青一色全都是业界巨头公司的掌门人或者高管,和这些资产最少千亿的大集团比起来,星海投资确实只能算是个小弟弟。

    十张桌子,上百号人,酒会规模不算小。

    人还在进,沈辉打眼扫过去,竟然又看到了熟人。

    不管什么酒会,似乎都会邀请几个大牌明星参加。

    沈辉挥了下手,杨雨也招了招手。

    两人不在一个桌子,也不好交流,都各自入了座。

    沈辉是二号桌,被安排在这一桌的身份也不一般,虽然不如那些业内巨头公司的掌门人或高管,但也全都是企业掌门人,彼皮之间都很熟悉,就沈辉比较面生。

    当然,也不是一个认识的都没有。

    之前跟着二代们混吃混喝时,也见过其中的两位。

    比如旁边鑫达资本的董事长侯林,看了看沈辉的铭牌,就笑着说道:“沈兄弟已经成立公司了啊,什么时候开业的,怎么不说一声,怎么也得去送个花篮啊!”

    沈辉笑道:“不想弄的太铺张,就没搞开业剪彩。”

    有人起了话头,话题自然就展了开来。

    除了沈辉,桌子上的其他人都很熟悉,也没啥好聊的,来参加这种酒会,最大的目的自然还是拓展交际圈,顺便寻找投融资项目或者其他的机会。

    多了个新面孔,自然要了解一下。

    特别是这个新面孔还特么很年轻,而这种人不是老子牛逼就是爷爷牛逼,在圈子里属于优质资源,有机会认识一下自然不能错过,指不定就有合作机会呢!

    一个公司老总问道:“沈总做哪方面业务的?”

    沈辉说:“做点外汇和期货吧!”

    众人一听顿时没了兴趣,他们的主业是做各种项目,外汇期货虽然偶尔也做,但都不是主业,一桌人只有侯林和另一位富天汇基金公司的老总万富山专业做期货。

    侯林问:“沈老弟主做货币还是黄金?”

    沈辉说:“两个都做,不过黄金做的多些。”

    侯林说:“这两天金价一直在涨,市场上普通看涨的行情比较多,沈老弟咋看的?”

    沈辉说:“我无所谓,金融市场就那一套,追涨杀跌呗!”

    侯林匝着嘴说:“说起来简单,追涨杀跌,但操作起来难啊,而且汇市大锷云集,全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还是你们年轻人有勇气,我们这些人就只能在国内混混。”

    沈辉问:“侯总不炒外汇?”

    侯林说:“偶尔做上几单,风险太大,利润无法保证,做的少。”

    富天汇基金的老总万富山问道:“沈兄弟在汇市的周期收益能达到多少?”

    沈辉说:“50%以上吧!”

    “那还行!”

    万富山和侯林都点头,心里却不怎么相信。

    周期收益率50%以上,这特么得巴菲特或索罗斯才行。

    或者遇到大牛市还有可能。

    就现在这行情,能保证20%就很不错了。

    而沈辉心里想的则是,老子随便玩玩也得翻个100倍。

    饭吃个差不多,又转移到了一座多功能宴会厅。

    大佬们聚在一小片会客区继续聊着商业,其他人端着酒杯四下穿梭,捕捉着投资或者被投资的机会,明星们上台唱了几首歌,给酒会烘托下气氛。

    沈辉正坐的无聊时,侯林端着酒杯从旁边经过。

    见他坐着不动,就问了句:“沈兄弟不去敬两杯酒?”

    沈辉说:“不去了,你去吧!”

    侯林也不多说,端着杯子走远了。

    沈辉坐的有点蛋疼,如果是圈内的交流会,或许还能听听,可这种酒会对他来说实在没什么意思,其他人需要融资机会和好的投资项目,所以酒会就是机会。可沈辉却没这方面的需求,所以参加这种酒会对他来说纯粹就是在浪费时间。

    坐了一会,李光明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怎么不去找人聊聊?”

    李光明在旁边坐下,说:“你现在的资金规模还是有点小了,现在钱多的不知往哪投的人有大把,我觉得你完全可以把资金规模扩大一些。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都在拿着别人的钱在投资,没有哪个成功的企业家是靠自有资本把公司发展成巨头企业的。”

    沈辉兴趣缺缺:“我现在不差资金。”

    李光明说:“那就找项目啊,资金不流动就是废纸,放在账户上就是一种浪费,即使效益再好的企业也要负债,拿着别人的钱去扩大发展才是经营之道,相比预期的收益,银行那点利息算什么,像你这种没有一毛钱负债的企业简直都能成为传奇了。”

    沈辉搓着脸颊,心里有点草蛋。

    特么的,竟然会为了钱多的不知道怎么花而发愁。

    试问还有类同的吗?

    两人聊了几句,一位大佬过来把李光明拉走。

    至于沈辉,直接被当成了空气。

    沈辉相当不爽,刚想起身走人,杨雨端着个杯子走了过来。

    “你怎么不去跟人交流?”

    杨雨坐在对面问道,脸上写着不解。

    沈辉说:“我没有投融资需求,跟他们交流什么?”

    杨雨好奇地问:“你不是开公司了吗,不需要资金吗?”

    沈辉不想装逼,实话实说:“我不差钱!”

    “啊!”

    杨雨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逼装的,什么叫不差钱?

    刚想再问,这时一个胖子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杨雨,找你半天了,原来在这啊!”

    胖子红光满面,看样子酒喝的不少,走路都有点飘,目光一扫,又看了眼沈辉,开餐时记得好像在二号桌,就问了句:“兄弟贵姓,做哪行的?”

    沈辉头都没抬,说:“我炒点外汇。”

    胖子脸色一变,又问了句:“搞私募啊,多大规模?”

    沈辉说:“规模不大,也就五六十个亿。”

    胖子脸色再变,说:“不打扰了,您忙!”

    说罢灰溜溜的闪了,看的杨雨一阵暗爽。

    沈辉点了根烟问道:“这胖子干啥的?”

    杨雨说道:“一个富二代,老子也是搞私募的。”

    沈辉就惊讶了:“富二代没这么怂吧?”

    杨雨说道:“你以为富二代都是那种坑爹货啊?那种人只是少数,大部分富二代都是审时度势、见风使舵的好手,当然了,欺软硬怕也很拿手。”

    沈辉道:“苍蝇我给你挡了,晚上咱找个地方聊聊?”

    杨雨说:“改天吧,谢谢你了啊!”

    说完赶紧就溜,心里还吐了个槽,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