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34章 分蛋糕
    沪市是一座很有魅力的城市,但也是一座让人绝望的城市。

    太多的人在沪市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来,但却还是要继续。

    多少年轻人揣着梦想来到了心目中的大城市,在家人眼中:儿子有出息了,去大城市工作了,赚钱了。可是,虽然这里的工资是原来的几倍,但沪市的消费水平同样很高。

    不是一般的高。

    月薪上万在这里也只能混个温饱,这并不夸张。

    所以才有人说,在沪市想养活自己都难。

    沈辉来沪市时间太短,听的再说,可毕竟没经历过,体会不到在沪市奋斗的艰辛,所以当他在街上碰到一个年轻女孩问他要钱时非常惊讶。

    乞丐见的多了,但那只是乞丐。

    姑娘衣着整齐,容貌尚可,一副可怜楚楚的样,说是来沪市找工作,结果几天下来工作没找到,钱花光了,连饭都吃不上,借个饭钱,听着就有点惨。

    沈辉也没多想,只是觉得沪市真不适合穷人呆,就给了姑娘五百块。

    回家的路上总觉的不对劲,到家上楼时才猛的想明白。

    连吃饭的钱都没了,晚上住哪?

    特么的遇到骗子了!

    沈辉就摇摇头,心说这年头骗子的花样也越来越多了,靠卖惨搏取同情心不稀罕,但穿的干干净净卖惨的还是第一次遇到,实在是令人防不胜防。

    下午在网上看到一篇证券从业人员写的从业十年的心酸史,他感觉又涨了见识。

    在沈辉的印象里,金融是个高端行业。

    那些证券从业人员,基本上就是金领的代名词。

    可看了这位证券公司客户经理写的心酸史,才知道有金融农民这个词。

    确实挺惨,比工地上的农民工还惨。

    更让人触动的,还是那种看不到未来的绝望。

    不知不觉到了四月底,生活很美好,但沈辉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来沪市一个月,认识了不少人,有二代,也有娱乐明星,还有商界的精英,跟着一群二代体验了花天酒地的生活,但总觉得这样的生活跟混吃等死没什么区别。

    人要没点追求,那跟咸鱼没啥区别。

    这天,跟李光明吃饭时,李光明告诉他一个消息。

    “我得到一个消息。”

    李光明说:“有人跟着你在股市和期市操作,还有最近一些机构也盯上了你,昨天的螺纹钢突然盘中反转就是机构的手笔,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提前跑了。”

    沈辉一愣,最近他确实感觉到有点不太对劲,每次建仓时都会有种淡淡的危机感,只得下调建仓比例,将部分资金调到了股市,以周为交易周期建仓,而且把资金分散到了五十支股票上,期货市场上动用的资金还不到十个亿,并且分散在好几个品种上。

    特别是昨天做多时,盘中忽然感觉不太妙,就赶紧清仓套现。

    原来是被人盯上了!

    沈辉问:“我的交易记录被人拿到了?”

    李光明点点头:“你应该明白,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一件事情,如果风险太大,或许没人去冒险,但如果有了巨大的利益就不一样了。马克思的资本论里不也说了,利润一旦超过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100%利润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当利润超过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和绞首,你在股市和期货市场的获利何止300%。”

    沈辉没有说话,李光明能看到他的交易记录,别人也能看到。

    他到没怀疑李光明,要是李光明有这个心思,就不会找他了。

    “你有什么建议?”

    沈辉问道,心里却已经有了决定。

    李光明说:“去国际市吧,国际市场更适合你,而且要公司化运作,单打独斗永远不可能和团队相比,就算你操作水平再强,但来自外部的风险是永远没法规避的,至少安全就是个绕不过去的大问题,只有成立公司,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沈辉说道:“就算成立公司,也不一定安全。”

    李光明道:“但可以将安全带来的风险降到最低。”

    “关于成立公司,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沈辉早有开公司的想法,但成立公司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单打独斗难以长久,选择合伙人很重要,这也是他愿意跟这些二代合作的原因。

    李光明道:“我建议你注册离岸公司,这样有三个好处,先来说第一个,如果你以后打算做国际市场,离岸公司交易方便,限制也少,投资融十分方便,比在国内要灵活;第二个好处就是避税,这个不用多说;第三个好处是可以把鸡蛋分散在不同篮子里。”

    沈辉对这些不太懂,说:“给我推荐个能用的人吧!”

    李光明道:“那行,我先给你找个搞行政的,公司初创期要办的事不少,找个搞行政的应该能给你帮不少忙,公司注册和办公厂地租赁这些所琐碎事不用你亲自跑。”

    沈辉点了点头,说:“那就这样吧,改天吃个饭,把这事说说。”

    李光明问:“你打算注资多少?”

    沈辉道:“20个亿吧,回头你问问,看谁手里有闲钱,我拿20%股份出来。”

    等了就这是句话!

    李光明精神一振,问:“你有具体方案没?”

    沈辉道:“这个你们商量,我就一个要求,坑爹的不要。”

    李光明点点头,心里琢磨了下坑爹指的哪类人,说:“回头我跟他们商量。”

    沈辉想了想说:“有钱大家一起赚,我不想掺合一些体制内的事情,只要是想上船的我都不会拒绝,所以我只保留60%的控股权,还有20%以后会看情况分配,我希望公司成立后能保持中立,让大家都能赚几个钱花,而不是成为一些人利用的工具。”

    “我知道了!”

    李光明也表了个态:“丑话说到前面也好,我想应该没人会有意见,我们这些人其实都是在那条路上被淘汰的,具体的经营都由你负责掌控,我们也没有那个能耐,不会对经营指手划脚,否则就不会上你的船了,最多年底了分几个零花钱。”

    沈辉笑道:“那你们商量好了尽快把钱准备好,现金入股没问题吧!”

    李光明道:“放心吧,肯定是真金白银,不会拿一堆破烂充数。”

    沈辉又请教了一些成立公司的细节,两人才结束了这顿饭。

    李光明没回家,打了个电话,一群二代就赶到赵非的别墅集合。

    “才20%股份,太少了吧!”

    有二代一听这么多人分20%的股份,就有点不满意了。

    狼多肉少,这么多人20%的股份哪够分。

    李光明问:“那你觉得多少合适?”

    那二代说:“怎么也得让出来40%吧!”

    李光明点了根烟,说:“要不你去跟沈辉谈谈?”

    “这个……”

    二代搓了下头皮,感觉有点底气不足。

    三子说道:“二十就二十吧,破船被人挑,好船挑人载,能上船就不错了,想要太多人家不带你玩你又能咋?年代不一样了,人家炒外汇,生意资本都不在国内,你以为是盖楼挖矿的啊,怎么玩还是你说了算?不想坑爹就守点规矩,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那我要一股吧!”

    二代撇了下嘴,不得不接受现实。

    “给你十分之一股。”

    李光明吐了个烟圈,说:“一共就20个股,这么多人,你要一股其他人怎么分?”

    三子也说:“我没意见,最多给你十分之一股。”

    二代不乐意了:“没这么欺负人的吧?”

    王胖子说:“哥们认清现实吧,一个院子里玩过泥巴的,才分你点汤水喝,不然一点不给你分,你也没啥话说,美味的蛋糕谁都想吃,但也得有底气才能吃到啊!”

    二代脸色难看,不得不捏着鼻子接受了这个现实。

    李光明说:“我也不多要,就一个半吧,大家没意见吧?”

    众人想了半天,才默默点头。

    这种时候,自然要认真权衡,平时玩的再好,可利字当头也得认真计较,家里势大背景强的自然占优,家里势弱潜力小的就只能喝口汤,就跟刚才的二代一样。

    李光明是掘金人,而且家里势大,自然要占大头。

    别看只是一个半,可多少人等着分呢,能分到一股就不错了。

    李光明也想过吃独食,可独食不好吃,独食真的要那么好吃,谁愿意把肉分出去,沈辉这个船长就不会答应,真想分肉,哪能轮得到他李光明来吃独食。

    利益面前亲兄弟也要把账算明白,经过一番不见硝烟的争夺,二十个股全部分完。

    李小美分了半个,苦着脸说:“一千万呢,我没钱啊!”

    三子笑道:“嫁给我吧,我借给你。”

    “想得美!”

    李小美瞪他一眼,对胖子说:“洋哥借我行不?”

    王胖子笑眯眯道:“京城四合院都好几套,你竟然好意思说你没钱。”

    李小美没好气道:“那是固定资产,没事谁手里会留一千万的现金。”

    王胖子说:“那还不简单,你随便卖套房子不就有了?”

    李小美咬着牙齿:“那也得我爹同意我卖才行。”

    李光明说:“不用你卖四合院,把你家的那花瓶卖了就够了。”

    李小美伤心地道:“你们这些大男人就知道欺负我一个弱女子,还光屁股玩大的呢,一点人情都没有,我怎么就交了你们这么一群朋友。”

    男人们都呵呵笑,不吃她这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