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33章 钱多到烦恼
    三子说道:“今天来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投资人,一种是找钱的,基金公司要拿客户的钱赚钱,手里有钱的想增值,所以才会凑一起。”

    沈辉问道:“基金公司一般有哪些业务?”

    三子笑道:“这个不能一概而论,有些基金公司专做金融市场,炒期货股票,附带做点债券和投融资什么的,也有的基金公司侧重风投,总之业务广泛的很。”

    沈辉又问:“把钱投给基金公司有保障吗?”

    一个二代接上道:“上帝都不敢保证我明天出门会不会踩到狗屎,只认钱的基金公司哪能给客户保证,甚至有些基金公司干脆就专门坑客户,当然基金公司是不会认的。”

    三子说道:“国内的基金公司也就那样,特别是这两年市场行情特别差,好多基金公司刨除运营成本和各种费用后,基本上都没赚到什么钱。”

    沈辉问:“那还有人敢把钱投给基金公司?”

    另外一个二代笑道:“手里有了闲钱,自然要想办法增值,这就是需求,有了需求自然就会有市场,也不是所有的基金公司都把坑客户当成主业的,至少不敢坑我们的钱。”

    沈辉点着头,聊了一阵,陆续又来了几个二代,有几个是之前见过的,还有几个是陌生面孔,李光明也来了,一群二代们聊着各种八卦和普通人接触不到的秘闻,不时有人端着酒杯过来聊上几句,有基金掌门人,也有投资人。

    沈辉听了会,问:“谁能见到马总,有机会也带我涨点见识。”

    二代们纷纷摇头:“那可是真正的大神,我们想见一面也不容易。”

    李光明笑道:“商人也有档次的,别看那些老总什么的见了我们这些人都赔笑脸,那是因为他们没混好,可是商人到了马总那个地位,我们这些人想见人家一面也难。”

    沈辉点点头,马总的确是大神,等闲想见一面很难。

    三子笑呵呵地道:“今天来的投资人不少,你要是有资金需要,可以跟他们聊聊。”

    沈辉笑着说:“我现在钱多的发愁呢!”

    这可不是他装逼,他是真的为钱多而烦恼。

    资金量越来越大,已经没办法再快进快出,对他来说其实就是一种低效率,可又没什么好的投资项目,一部分资金就只能账户上躺着,他都在考虑要不要买楼做包租公了。

    “你为什么不做长期?”

    李光明问,他是能看到沈辉的交易记录的。

    “没啥意思!”

    沈辉说道:“与其做长期,我还不如去买楼呢!”

    李光明就笑了,道:“也对,以你做短期的利润比例,做长期的确没意思,不过外汇市场容量更大,有没有考虑过去外汇市场试试?”

    沈辉苦着脸道:“认不得单词啊,最近正在努力学英语呢!”

    一群二代脸脸相觑,都有点被雷到了。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二代们都没继续深入,有些事急不来。

    这时七八个明星端着酒杯过来,其中一位还是个大卡,在娱乐圈处在最顶端那种,和几个二代认识,看样子还挺熟,李光明就招呼几人坐下聊了起来。

    沈辉也跟几个明星混了个脸熟,但因为不熟,也不好深聊。

    到是跟杨雨见过几次面,多聊了几句。

    杨雨问他:“你做哪一行的?”

    沈辉不好说自己无业,就指了指三子:“我跟他们混混日子。”

    杨雨狐疑的看他两眼,心说混日子也能买得起滨江花园2亿多的豪宅?

    信你个鬼。

    沈辉又说:“改天给我介绍几个明星认识下?回家也好吹吹牛逼。”

    杨雨更是纳闷,能混到身家亿万,竟然没几个明星朋友?

    可纳闷归纳闷,还是道:“好啊,有空一起坐坐。”

    沈辉问:“你买的理财产品收益怎么样?”

    杨雨说:“一般般,也就比存银行稍微好点,而且我没有多少闲钱,也就几百万,滨江花园的房子还有贷款呢,可不像你们这些土豪,两个多亿的房子都不用贷款。”

    沈辉笑眯眯道:“给我唱首歌,我给你推荐几支股票。”

    “哥,我叫你哥行不,我也给你唱歌。”

    胖子王祖洋听了这话,立马凑了过来,那张胖脸和弥勒有得一拼,笑嘻嘻地道:“求大神指点,给小弟也推荐几支股票,最近穷的游艇快加不起油了。”

    杨雨一脸愕然,有点搞不清状况。

    沈辉哭笑不得,心里却着实有点意外。

    胖子自然不是让他推荐股票,就算真有这意思,也不会在这种场合说,这是在给他撑面子给助攻呢,虽说他只是跟杨雨开个玩笑,但这个助攻却来的很及时。

    效果怎么样先不说,至少沈辉对胖子有了好感。

    大家伙都看向沈辉,杨雨惊讶地问道:“你搞私募的?”

    沈辉摇头:“不是。”

    胖子意味深长地道:“这是尊大神,你要能把大神俘虏就不用混娱乐圈了!”

    杨雨不解道:“还请王总指点迷津。”

    胖子笑眯眯道:“我可不能乱指点,改天你把大神约上,单独请他指点吧!”

    杨雨呵呵一笑,不再接这茬,心说这些二代就没一个靠谱的。

    加了微信好友,杨雨跟几个明星离开了。

    散场后,沈辉又跟着一群二代去市郊别墅吃了一顿据说是花大价钱弄的大餐,感觉也就那样,几十公里跑的很不值,但一群二代却仿佛吃到了龙肉,大呼值了。

    沈辉只能感慨,真不是一路人啊!

    论财富,他是不比这些二代们差。

    可是论生活,他跟这些二代就差了许多。

    专门跑到市郊吃顿饭,在他看来很不值,但对这些二代来说,能吃一顿没吃过的,那就物超所值了。吃完野味后,有几个人离开了,剩下的人凑了一桌牌局。

    打到十二点,就没人和沈辉玩了。

    特么的只赢不输,谁愿意陪太子读书啊!

    不是输了钱心疼,关键是只输不赢蛋有些疼。

    散场的时候,李光明对沈辉说道:“你也该买套别墅了,滨江花园那地方虽好,但真正的有钱人很少住那里,还是这地方好,住的舒心,也没那么吵。”

    沈辉道:“最近也有这想法,有好的楼盘推荐没?”

    李光明道:“赵非比较门清,让他给你找找。”

    赵非道:“明天过来我带你去看看!”

    沈辉道:“后天吧,明天有个以前单位的同事要来沪市,我得招待下。”

    三子问:“要捧场的话就吭声。”

    沈辉点点头,对这些二代有了新的认识,尽管知道这些人结交自己有目的,但却不像民间传说的那样靠掠夺威逼的手段来达成目的,要是能够公平合作,他也不反对。

    独食难肥,这个道理千古不变。

    如何选择合作伙伴,就显的犹为重要。

    但至少主动权在沈辉手里,他就可以从容选择。

    虽然这些二代从来没提过,但沈辉心里却是有数的。

    次日,沈辉掐着点去机场接人。

    曾强和周明远坐的是早上最早的航班,十一点左右到沪市。

    沈辉提前十分钟到了机场,等了二十分钟,才接到曾强的电话,然后去了出口,又等了十分钟,曾强和周明远才从航站楼里出来。

    握了下手,周明远上下打量着沈辉,开着玩笑说:“几个月没见,变化很大啊,沪市的水土可真好,看你这红光满面的,快当董事长了吧!”

    沈辉笑笑:“沪市的水土确实不错。”

    没有刻意谦虚,也没炫耀,就让两人慢慢去细品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几个月他确实变化挺大,都说财富是男人的胆,坐拥亿万身家,身上怎么可能没点变化,至少那份已经逐渐深入到骨子里的自信,就让沈辉脱了胎换了骨。

    叙了几句旧话,沈辉带着两人去了停车场。

    当沈辉打开车门让两人上车时,两人确实有点惊呆。

    “哥们,混大了啊!”

    周明远上了车,依旧还有些不敢相信。

    才几个月没见,这家伙宾利都开上了。

    沈辉笑道:“混的差了点,想跟马总吃个饭还有难度。”

    “你这是要上天啊!”

    周明远看着车内饰,问:“这车得大几百万吧?”

    沈辉道:“朋友送的,具体价格不太清楚。”

    “朋友送的?”

    周明远和曾强都有点懵,特么的什么样的朋友能送这种车?

    没有去酒店,沈辉直接开车去了滨江花园。

    若是普通的同事,来了最多在酒店给开个房间,请顿饭也就够了,但周明远和曾强关系还算不错,自然要住在家里,贫贱时交的朋友,多少还是要保持一下。

    把车停在车库里,三人先后下了车。

    沈辉指着旁边的奔驰SL和宾利慕尚说:“这两台车也是我的,你们在沪市办事要用车的话就开走。走,先上楼,中午就不给你们接风了,在家里随便吃点饭,完了陪你俩去滴水湖看看风景,晚上再给你们接风洗尘,到时可要多喝两杯。”

    两人相视无语,感觉脑子都不够用了。

    等上楼进了门,两人彻底被震惊到了。

    别看周明远是央企高管,但年薪也就三十左右,哪里见识过沪市的土豪生活,见了沈辉的豪宅,此刻也不禁有种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心情,莫名就拘束起来。

    林月婷早得了吩咐,知道要来客人,已经做好了午饭。

    听到门铃跑了出来,见人到了,就忙问:“现在就开饭吗?”

    沈辉恩了一声,说:“洗个脸就吃饭。”

    林月婷应了声,就忙跑去准备。

    曾强笑道:“女朋友挺漂亮啊!”

    沈辉笑道:“别胡说,是家政人员。”

    曾强一愣,有点没想明白。

    还是周明远知道的比较多,笑着说:“你这保姆比人家明星还漂亮。”

    曾强这才反应过来,心里满满都是崩溃,特么的连请的保姆都这么漂亮,而且看样子还是有文化的,真是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土豪的生活真是不敢想象。

    放下行礼洗了把脸,沈辉带两人去餐厅吃饭。

    午饭很简单,面条加几盘炒菜。

    周明远和曾安却感觉十分温暖,饭不是主要,现在还有谁在乎那点吃的,重要的是放在家里吃饭,说明昔日的同事情份依然在,这点就比较让人暖心。

    不然随便找家酒店应付一顿就行了,没必要来家里。

    吃过饭,在两人要求下,沈辉又带两人参观了自己的豪宅。

    四月天,楼上花园里的绿植已经开了花,艳丽的花朵给空虚的47层顶楼凭空增添了几分生机色彩,让人有种回归自然的感觉,不至于被高空冷寂所困扰。

    看到顶楼的花园和泳池,两人都有了种乡巴佬进城的感觉。

    周明远问:“你这房子多少钱买的?”

    沈辉笑道:“两个多亿吧,其实就买了个稀有,性价比并不高。”

    周明远说:“那你怎么不买别墅?”

    沈辉道:“也有这个想法,打算明天约个朋友去看看。”

    两人再次无语,妈蛋还让不让人活了。

    看了一圈房子,沈辉带两人下楼,又驱车去了滴水湖,开着胖子王祖洋的游艇在滴水湖上浪了两个多小时,过足瘾后才安排晚饭,给两人接风洗尘。

    晚饭安排在一家私会人所,沈辉请了两个二代作陪,二代又叫来了几个妹子,一人跟前坐了一个,周明远和曾强哪见过这个,酒还没喝呢,就已经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