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29章 特别节目
    “妹妹们随便坐!”

    三子拍着巴掌说:“看上哪个哥哥了就坐旁边。”

    女孩们也不拘束,笑嘻嘻的找座位坐下。

    “一群坏胚!”

    张悦和李小美则瞪了一群男人几眼,起身走了。

    男人们也不在意,看三子能有什么花样。

    “哥,我叫柔柔!”

    沈辉身边坐了个长头发女生,穿着连体裙,画了淡淡的妆,颜值能打85分,很有些惊艳的感觉,坐下后凑到沈辉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有淡淡的体香飘进了鼻腔。

    沈辉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关键不知道这些女孩干啥的,万一说错话多丢人。

    “我有个建议!”

    三子敲着桌子说道:“今儿咱们刚好七对,就七瓶酒咋样?”

    赵非说:“没问题,怎么喝?”

    何坤说:“梦幻金花怎么样,刚好两个人一组,分成七组,谁喝不管,只要把输的酒喝完就行,不过我有个建议,如果男士喝酒,还得请美女帮个忙。”

    “哥想让我怎么帮?”

    坐何坤旁边的女孩连忙问道,其他女孩也看着何坤。

    何坤笑眯眯道:“都说男女搭配,喝酒不醉,一会要是输了酒,还得请妹妹把酒先含在嘴里预热一下,再喂给我喝,这样就不会醉了,这个主意怎么样?”

    “哥,你好坏!”

    女孩们不依了,群起声讨何坤。

    男人们则纷纷拍着巴掌:“这个建议好啊,我赞同。”

    “我也赞同!”

    虽然都在心里骂着何坤牲口,但这样的建议哪个男人会反对。

    沈辉也是男人,自然没反对的道理。

    一个女孩拍着巴掌说道:“哥哥们等一下,我也有话说,你们都是男士,可不能欺负我们女孩子,哥哥们喝酒提了要求,我们女孩子喝酒也得提个要求。”

    “对,这样才公平。”

    女孩们也跟着起哄,气氛立马热烈起来。

    三子问:“妹妹们有啥要求,说来听听。”

    女孩说:“妹妹们喝一杯酒,哥哥们讲一个笑话如何?”

    “可以!”

    “就这样!”

    大家都没意见,讲个笑话还不简单。

    沈辉本想反对,但见大家都同意了,哪还好意思反对,只得赶紧搜肠刮肚想笑话,不然一会要是讲不出来笑话,可就得喝酒了,就他这点酒量估计要出洋相。

    “谁先坐庄?”

    三子拿着扑克牌问,梦幻金花坐庄的肯定吃亏。

    大家都不当出头鸟,就等着三子先坐庄。

    沈辉一看机会来了,就说:“我先来吧!”

    男人们怔了下,脸上全是意外。

    女孩们则好奇的看着沈辉,暗自猜测他的酒量。

    “好,哥们够爷们。”

    三子把扑克扔过来,“那就你先来,我第二个。”

    柔柔靠了过来,凑到沈辉耳边说:“哥,一会输了我喂你喝!”

    沈辉耳朵痒痒的,心说运气好的话我未必会喝酒。

    三子则把酒打开,一人给发了一瓶,女孩们把酒倒在分酒器里。

    沈辉麻利的洗牌发牌,先一人发了一张,最后发底牌。

    距离有点远,大家就帮忙把牌给传过去。

    “三杯!”

    “三杯!”

    “三杯!”

    众人一边看牌一边叫,都是三杯,没有一个叫两杯的,一杯的更不用说,一个个全都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牌大不大先不说,气势就没一个弱的,显然都是久经战场的老手。

    沈辉看了下自己的牌,和底牌凑成了对子。

    然后挨个看过去,最后看向何坤:“起你。”

    “拖拉机,喝吧!”

    何坤装的还挺像,眉毛都不挑一下的。

    坐他旁边的女孩一脸笑容,同样十分淡定。

    “一对老K!”

    柔柔把牌亮出来,笑眯眯的看着何坤,也不说话。

    何坤装不下去了,问身边的女孩:“你两个我一个咋样?”

    女孩笑道:“好啊,我听哥的!”

    旁边有女孩起哄:“思思喝酒没有问题,哥哥先讲两个笑话。”

    “先讲笑话!”

    男人们也没放过何坤,都跟着起哄。

    这几个二代都是没什么正经事干的,整天醉生梦死变着法的寻乐子消磨时光,好不容易找个乐子,哪能让何坤蒙混过关,怎么也得听个笑话。

    “都别吵吵,讲个笑话还不简单。”

    何坤撸了下袖子,随口就讲了个笑话。

    某男拿女医生所开的处方转了半天回来问:“13超到底在哪?“

    女医生笑道:“不是13超,是B超。“

    男子大怒道:“靠!你的B分得也太开了!”

    “流氓!”

    “下流!”

    女生们听了脸蛋通红,吩咐啐道。

    男人们则有点不乐意:“靠,这个听过,不算,换一个。”

    “毛病!”

    何坤道:“谁规定听过的不能讲,特么的一会轮到你们,谁给我讲个我没听过的,我特么就重新讲一个。喝酒了,妹妹快点喝酒,喝完哥哥再讲第二个。”

    女孩笑眯眯说了声好,端起酒杯脖子一仰就喝下去。

    “好,大气!”

    男人们纷纷鼓掌,气氛一下热烈起来。

    女人本来就能喝,这些出来玩的女孩个个都是至少有一斤的量,男人和女人拼酒,通常最后倒的大都是男人,不然怎么会有青岛不倒我不倒,雪花不飘我不飘。

    “继续,还有第二个!”

    何坤想了下,又讲了一个。

    修女晚上搭乘神父的车回家。

    途中,好色的神父竟然把手搭在了修女雪白的大腿上!

    修女羞涩的质问神父:“你记得圣经上第129条说的是什么吗?!”

    神父听后,脸红的把手拿开了。

    “哈哈哈!”

    男人大笑,女生们则脸蛋红红的。

    “喝酒了,喝酒了!”

    何坤亲自给女孩倒了杯酒,女孩依旧喝了。

    “还有一杯!”

    男人们开始起哄,还有一杯酒呢。

    何坤看着女孩笑:“最后一杯看妹妹的了。”

    “哥你坏死了!”

    女孩脸蛋红红的,也不知是装的还是羞的,咬了咬嘴唇,把一杯酒含在嘴里,在男人们的催促下,闭着眼睛把嘴凑过去,在热烈的掌声中,何坤喝了这杯香艳无比的酒。

    何坤是啥滋味众人不知道,只是看着就觉的味道肯定不错。

    “发牌!”

    “赶紧发牌。”

    气氛被调动起来,男人们都来了精神,开始催促。

    沈辉却不急,又看向李光明:“你也起来。”

    李光明呵呵一笑,也不看牌,直接就讲起了笑话。

    两个玉米结婚了。

    第二天早晨,男玉米粒醒来发现身边躺着爆米花,就奇怪地问:我媳妇呐?

    没一个正经笑话,全是荤段子。

    沈辉都有点惊奇,这家伙看着一本正经的,竟然会讲这种段子。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古人诚不欺我。

    连讲了两个段子,女孩眉都不皱一下的喝了两杯。

    第三杯也跟何坤一样,女孩喂李光明喝了。

    沈辉再没起别人,把底牌和起过的牌收了,重新发了三张。

    这次牌大,竟然凑成了顺金。

    沈辉挨个瞅了下,感觉牌面最大,就直接全起了。

    扑克下去了一半,七瓶酒也下了三瓶。

    主要还是叫的有点狠,不管牌大牌小,男人们张口都三杯,而只要牌比沈辉小,就没有能漏掉的,全都被沈辉掀了老底,只有一次牌最小时,直接自罚了一杯重发。

    酒是柔柔喝掉的,沈辉搜肠刮肚总算想起了一个段子。

    五十四张扑克牌发完,酒也只剩下一瓶半。

    沈辉一杯都没喝,柔柔喝了一杯。

    “哥,你真厉害!”

    柔柔脸蛋红扑扑,凑到沈辉耳边说了一句。

    可不是,从头到尾没有碰过刀子,凡是被叫起来的都比他牌面小,喝的最多的一个女生差不多喝了接近一斤,虽然依旧清醒,但眼神已经有些水汪汪。

    “艹,我来!”

    三子有点急眼了,觉得今晚让沈辉坐庄简直就是最大的战略失误,也不知道这小子运气咋这么好,除了自杀罚了一杯,从头到尾就没输过,真是活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