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23章 最后一站
    第二天,导游小姐姐独自驾车回了京城。

    当然了,郑思雨心情是愉快的。

    虽然一个人开车从姑苏跑到京城很累人,但累也开心啊!

    难得遇到一位土豪哥,这半个多月能赶上半年的收入了。

    送走郑思雨,沈辉买了高铁票,从姑苏坐高铁南下临安。

    到了临安,立马又请了一位导游。

    喜新厌旧是恶习,却是人之本性。

    新找的导游小姐姐和郑思雨完全不同,有着江南妹子的水灵和温柔,但开的车却是一辆大块头陆虎。

    在西湖转了整整一天,漫步苏堤,遥望三潭印月,感受着跨越百年的历史沉淀感,柳浪闻莺,暖风拂面,脑海中多少次描绘的画面生动起来,看惯了春花秋月,直叫人沉醉。

    在西湖边上买套房子,将来在这里养老也不错。

    沈辉冒出了这个念头,并马上付诸行动。

    次日,原本的宋城行被临时取消,沈辉拉上导游小姐姐,开始看楼盘。

    结果看了一圈,新开的楼盘全都离西湖太远,离的近的都是早些年开发的,房子早就卖完了,离的远的没意思,二手房又不想要,只能表示遗憾。

    在临安转了三天,期间去了宋城、浙大,甚至还去某宝总部瞻仰了一番。

    这次没再带导游过去,从临安直接飞到下门,换个导游继续旅行。

    这天,沈辉正在爬武夷山呢,忽然接到了赵立明的电话。

    “哥们,最近在哪呢,看你环游中国快爽死了吧!”

    “还行,出来到处转转挺好。”

    沈辉道:“你来不,我在武夷山等你。”

    “我到是想去,特么的不让我走,再说我穷啊!”

    赵立明骂了声娘,才道:“说个事,最近安监局要来查我们的党委会记录,要求党委每年也要研究安全工作,领导把这事交给我了,咋弄呢。”

    沈辉道:“你找程玉芳,补个记录不就行了。”

    赵立明道:“艹了,党委会记录本是专用的,就那一个,还带页码,前面都写了,又没留空,要补到去年上半年,你让我往哪写,要这么简单就不找你了。”

    沈辉道:“找我没用,你自己头疼。”

    赵立明道:“真特么艹了,尽搞这些几吧事。”

    沈辉道:“没事挂了,我爬山呢。”

    赵立明说声好,就挂了电话。

    从二月中旬到三月底,沈辉先后去了十个省,把想去的一些山水名城和名胜古地都去了一遍,因为没提前规划好,中间还走了好几趟回头路。比如到了岭西才想起黄山没去,于是玩了几天,又从岭西飞往黄山,最后在南海玩了四天,才飞往沪市。

    沪市,中国的经济和金融之都,也是沈辉的最后一站。

    到了沪市,他准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虽然不赶时间,但旅行还是很累人的。

    在外滩找了家五星级酒店住下,沈辉美美的睡了一觉,才起来打电话。

    “沈辉?”

    黄佩佩接到电话有点惊讶,有点不敢确定。

    “是我!”

    沈辉道:“我到沪市了,你忙不,见个面。”

    黄佩佩越发惊讶:“你到沪市了?咋不提前打电话我接你?”

    沈辉道:“给我发个你的位置。”

    黄佩佩答应一声,挂了电话把位置发过去,又赶紧收拾卫生,可不想让老同学看到自己把屋里弄的跟狗窝似的,拾掇了几下,又跑过去拍另一间屋的门。

    “娇娇,我同学要来,把卫生收拾一下。”

    屋里一个女生喊:“你同学男的女的?”

    黄佩佩说:“男的,女的我让你收拾卫生干嘛!”

    “靠,男的你也往家带。”

    话音方落,门也打开了,一个穿着睡衣,脸色有点发白、眼窝有点深的瓜子脸女生探出头来说:“你搞啥呢,来的啥同学,别告诉是咱班上的牲口。”

    黄佩佩一边收拾茶几,一边说:“我初中同学,已经到沪市了。”

    “呃,能别往家带不?”

    女生揉揉乱成鸡窝的头发,明显不想收拾。

    “你快点!”

    黄佩佩催促道:“又不是咱班上的那些牲口,吃个饭就打发了,都一个地方的,人家来了沪市,咋也要过来坐坐,再说初中那会还是我同桌呢,哪有不让人进屋的道理。”

    女生一听就来了精神:“哟,还是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啊!”

    “别废话了,赶紧收拾啊!”

    黄佩佩快急死了:“你看看你那头发,比鸡窝还乱,能见人不?”

    “哎呀,我先洗澡!”

    女生好像才反应过来,大叫一声,立刻冲进了浴室。

    两个女生忙着收拾房子清理卫生的时候,沈辉已经坐上了酒店的大奔出发。其实在沪市坐地铁更快,但他实在懒的走路,找地铁口也麻烦,自然不愿费那个劲。

    本来坐地铁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愣是跑了两个小时才到。

    到了目的地,确认是黄佩佩说的江东二村小区没错后,沈辉才把司机打发走,给黄佩佩打电话:“我到你们小区门口了,你出来咱先去吃个饭。”

    “哎呀,咋才到。”

    黄佩佩吐槽了下,才道:“你等下,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沈辉有点无聊的看着路上的车流,不时瞅一眼小区里面。

    好在没让他久等,黄佩佩很快就来了。

    这女人穿的有点随便,上身一件暗黄色短袖,下身一条宽宽松公的牛仔裤,头发扎了个马尾,蓬松蓬松的,给人的感觉像是很匆忙,没来得及打扮,有点土气。

    还有,黄佩佩脸色有点发白,眼窝也有点深。

    “咋了,不认识啦!”

    黄佩佩快步走到了近前,笑眯眯的说了一句,又问:“你出门不带东西?”

    沈辉说:“放酒店了。”

    黄佩佩一愣,问:“你不是从机场过来的?”

    沈辉道:“不是,找了个酒店把行李放下才过来的。”

    黄佩佩问:“你开的哪的酒店,离这远不?”

    沈辉道:“外滩呢,这是啥地方啊,离那边还真远,跑了两个小时。”

    黄佩佩又一愣,接着上下打量沈辉,仿佛要重新认识一下似的,说:“外滩那地方酒店死贵死贵的,以前咋没发现,你还是个土豪。”

    “哈哈,我买彩票中大奖了。”

    沈辉开了个小玩笑,不想跟老同学炫富。

    “信你个鬼!”

    黄佩佩撇撇嘴,说:“走吧,先去我那坐坐。”

    “呃!”

    沈辉忙说:“这都六点了,先吃饭吧,我中午就没吃。”

    “那好吧。”

    黄佩佩问:“你想吃啥?”

    沈辉也不客气,道:“附近有面馆吗,吃点比较正宗的面吧,外面跑了一个多月,天天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这胃都快要吐酸水了。”

    “你干啥去了?”

    黄佩佩惊讶地问:“你不是从家里过来的?”

    沈辉说:“沈超结完婚就出来了,去苏杭福建转了转,跑了一个多月。”

    “哟,这是旅游去了啊!”

    黄佩佩笑眯眯道:“你还不如说世界这么大,我去看了看。”

    沈辉笑着说:“能不能好好说话,别阴阳怪气的。”

    黄佩佩吐槽:“你有病啊,我哪阴阳怪气了,算了不跟你说了,先去吃饭,附近到是有一家兰州牛肉面,是一个兰州人开的,味道还算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