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21章 太熟了不好下手
    张金花见儿子发愣,就催促道:“快打呀,愣着干嘛?”

    沈辉无语道:“妈,这是我初中同学。”

    张金花一愣,半信半疑:“还有这事?”

    沈辉就把手机递给她看:“你自己看,黄佩佩,我初中的同学,还是同桌,他爹黄有福跟着二叔干活呢,爹和二叔都熟的很。”

    “啊,黄有福的丫头啊!”

    张金花一看也有点傻眼,就忙给表妹打电话问了下。

    沈辉忍不住挠头,这也太尴尬了。

    张金花打完电话后有点兴奋,说:“你姨说了,黄佩佩还没谈对象,说那姑娘人长的漂亮又会过日子,你们还一起上的初中,你赶紧打个电话问问,能成的话正好。”

    沈辉无奈,就给黄佩佩打电话:“喂,老同学,在哪呢?”

    黄佩佩说:“城里逛街呢,稀客啊,这可是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

    沈辉也不绕弯子,说:“有人介绍咱们相亲呢,你知道不?”

    黄佩佩‘啊’了一声:“原来是你啊?”

    沈辉懵逼:“你不知道吗?”

    黄佩佩说:“前几天我们有人说要给我介绍对象,我也没问,谁知道是你。”

    沈辉就想吐槽,这特么叫什么事啊,说:“这个,老妈催的紧,要不咱吃个饭聊聊?”

    “行啊!”

    黄佩佩说:“那就下午,你找好地方告诉我。”

    沈辉说好,没多说就挂了电话。

    张金花紧张地问:“咋样?”

    沈辉哭笑不得道:“就打了个电话,能咋样,下午一起吃个饭聊聊。”

    张金花心里急的跟猫抓似的,恨不得一锤子就把这事办了。

    沈辉订了个包厢,下午提前二十分钟到了明月楼,等了一会,黄佩佩也到了。

    进包厢坐下,沈辉把菜单递给她:“吃点啥,你先看看。”

    “随便啊!”

    黄佩佩笑眯眯地道:“现在的媒婆也太不专业了,给人介绍对象都不知道打听一下详细情况,就要了个我的电话就没下文了,我还纳闷呢,给我介绍的哪路神仙。”

    沈辉不好接话,问“你啥时候回沪市?”

    “后天回!”

    黄佩佩说:“明天要吃个席,订了后天的票。”

    沈辉道:“我明天也要吃席,你怎么过了十五才走?”

    黄佩佩有点苦恼地说:“我时间很自由,早知道不过十五了,本想过个元宵节,谁知道天天被老爸老妈给着相亲,年前年后都三次了,搞的好像我嫁不出去一样。”

    沈辉惊讶地道:“你这频率有点高啊!”

    黄佩佩叹气道:“亲戚们太热情,我快烦死了。”

    沈辉也渐渐放开了,笑道:“再不结婚就成剩女了。”

    黄佩佩也有点发愁:“我也想啊,可就是碰不到合适的。”

    沈辉刚想问你想找啥样的,一想不对,今天这场合问这话不合适啊,就打住没问,又说起了沪市,黄佩佩在沪市呆了八年,对沪市还是比较熟悉的,到是给他讲了许多。

    吃过饭,两人各回各家。

    沈辉没有回家,打车去了二叔家里。

    明天沈超结婚,今天家人基本都去了二叔家里,车也被老爹开走了,明天要娶亲,今晚要装饰一下,搞不好以后被借去娶亲的次数不会少,估计要成公交车了!

    青河是个小县,虽然有钱人不算少,但真正的豪车并不多。

    之年听说最好的是一辆凯迪拉克凯雷德,两百万往上的车还没见过。

    平时有人结婚,一般也就是奥迪和宝马之流,奔驰也常见,但都是一百万以内的,超过百万的豪车有是有,但不多,两百万以上的绝无仅有。

    县城就这么大,关系托来托去的总能托上门。

    沈辉着实无奈,买个好点的车也不安稳。

    到了天汇佳苑,才发现二叔家已经人满为患,已经进不去人了,沈家的人就不少,几个姑姑那边,沈超的娘舅那边都来了人,人太多坐不下,大家只能在楼下转悠。

    沈辉转了一圈见没他啥事,正准备闪人,却被老妈叫住。

    “咋样了?”

    张金花虽然很忙,但却一直惦记着儿子相亲的事。

    沈辉牙疼道:“没戏了。”

    张金花不死心道:“为啥没戏?”

    沈辉欲哭无泪道:“年前我们同学聚会还见过,真要有那个意思,我还用人介绍,早就自己谈了,而且人家也是被家里逼的才来见个面应付一下,你就甭想了。”

    张金花就叹口气,感觉好心情又没了。

    沈辉则趁机走人,去了宾馆奋战午盘。

    第二天的早盘没抓住,大清早就被老爹叫去了宴客的酒店,跟沈峰一帮人当起了服务人员和礼宾,站在宴客的酒楼下面等人,把来客一个个引导到宴客厅。

    刚把娘家客送到楼上,沈辉又看到一个熟人。

    “黄佩佩!”

    沈辉一脸惊讶:“你吃的哪家的席?”

    确实有点意外,真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碰到黄佩佩。

    昨天吃饭时听她说要吃席,具体也没多问。

    不过今天这里有三家的席,也不知道黄佩佩吃的是哪家的。

    黄佩佩也很是惊讶:“你咋在这,我吃沈家的席,呃,咋忘了你也姓沈。”

    沈辉就郁闷了,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我二叔家的堂弟结婚。”

    “哎呀,还真是你家的。”

    黄佩佩道:“我爸给你二叔打工呢!”

    “呃,那你赶紧上去吧!”

    沈辉汗了一个,这会才想起来她老子跟二叔干活呢。

    黄佩佩上楼后,沈峰才问:“刚才那是黄有福家的丫头吧,你认识?”

    沈辉点了点头:“我的初中同学,还是同桌呢!”

    沈跃道:“我有些印象,我上高三的时候她好像才上高一,记得那会挺邋遢的,瘦巴巴的像个豆芽菜似的,没想到十年不见,都认不出来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又等了一阵,见实在没啥人了,众人才上楼。

    本来定的十二点开席,结果典礼搞的有点长,愣是拖了半个小时才开。

    沈辉和沈峰等人凑了一桌子,坐下没一会,黄佩佩跑了过来。

    “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在这蹭个桌。”

    黄佩佩笑吟吟地站在沈涛后面,那意思瞎子都能看出来。

    “你坐!”

    沈涛忙起身让座,过去坐在了沈谦的旁边。

    黄佩佩也不客气,说了声谢谢就拉开椅子坐下,发现所有人都在打量自己,顿时就有些不自然,本来还想问问沈辉啥时候去沪市呢,却问不出来了。

    抓紧时间吃了几嘴菜,新郎新娘就过来敬酒了。

    沈超看到黄佩佩明显有些意外:“黄佩佩也来了啊!”

    黄佩佩笑吟吟道:“听说你要结婚,我可是特意多等了几天准备喝喜酒的。”

    “你们认识?”

    沈辉再次惊讶了,沈超虽然跟他同岁,但二叔进城早,沈超小说就在城里上的,可没跟黄佩佩上过学,高中两人好像也不是一个班,怎么认识的?

    沈超笑道:“认识有七八年了。”

    黄佩佩也道:“我爸给你叔打工呢,我能不认识太子爷吗?”

    沈超道:“好好说话,赶紧把喜酒喝了。”

    张玉就把酒盘端过来,满满四杯酒。

    黄佩佩一下脸就苦了,一脸为难道:“这个,我没喝过酒,能不能不喝?”

    沈超道:“这可是我的喜酒,你不说专门等着喝我的喜酒呢吗,咋又不喝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还不赶紧找一个,上次黄叔来我家还念叨呢,把喜酒喝了,你就可以脱单了。”

    黄佩佩气的直翻白眼,“咋说话呢,不就几杯酒吗,我喝。”

    说着端了一杯,一仰脖子就喝了下去。

    “咳咳……”

    烈酒下肚,黄佩佩立马咳嗽起来,看样子是真没喝过酒。

    “好事成双,再来一杯。”

    沈超催促,沈峰等人也跟着起哄。

    “不喝了,要死了!”

    黄佩佩用手捂着嘴,拉开椅子就跑了。

    “黄豆芽,原来是个菜鸟。”

    沈超笑了笑,就让张玉把酒端到沈峰跟前,从大到小开始敬。

    等一桌敬完,一对新人去了下一桌,黄佩佩才溜了回来。

    沈辉问:“刚沈超叫你黄豆芽,谁给你起的外号?”

    “啥?”

    黄佩佩立马瞪大了眼睛,一脸气愤:“这该死的沈万三,咳……”

    却是看一桌子的人都盯着自己,连忙干咳一声,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又吃了几嘴,沈立伟喊了一声,沈峰等人就连忙起来去敬酒。

    “我去忙了,你慢慢吃!”

    沈辉跟黄佩佩招呼一声,也跟着去了。

    等敬完酒回来,黄佩佩已经不见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