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17章 两千万
    离年关越近,股市也越发低迷,似乎连市场都在等着放假过年。

    春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沈辉把股票全部清仓,还掉各种外债,把属于他个人的2400万资金全部转走,留了400万零花,2000万转到了期货账户上。

    证券公司还特意打来电话询问,搞的沈辉有点不耐烦。

    腊月二十九,老妈开始里里外外扫房。

    沈涛和沈璐也放假了,被老妈使的团团转。

    虽然平房有点小,但总是个家,过年怎么也得有点新气象。

    老爹也高高兴兴的开着车时不时上街采买,鸡鸭鱼肉买了一堆。以往过年,总要算计一下成本,今年却不同,最小的沈璐也上班挣工资了,老大更是财大气粗,昨天晚上就给老爹老妈一人转了十万块过年钱,自然要过个肥年。

    三十一大早,沈辉叫上沈涛,把对联贴了。

    隔壁刘姨家的两个儿子也回来了,门口停了一辆大众朗逸,沈辉碰到两次,因为不太熟就只是点头打个招呼,到是两个儿媳妇挺洋气,听说都是南方人。

    刘家小儿子比沈辉还小一岁,娃都两岁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说起刘家的儿子,老妈还一肚子怨气:“周萍就是脑子有病,好好的日子不过,看她能找个啥样的,要是不跑现在我孙子也三四岁了。”

    沈立国脸一沉:“大过年的还说这个干啥?”

    张金花沉着脸,到也不再提这事。

    沈璐问:“爹,都请吃饭了,今年过年不用去姑妈家吧?”

    沈立国说:“去,你哥两年了没回来,不去咋行,你两个表姐家也去。”

    沈涛连忙抗议:“姑妈家去就去了,还去表姐家干啥。”

    张金花说:“人家每年都来给你爹拜年,你们也得去回礼。”

    沈涛不想去,道:“爹是她娘舅,她们来拜年是天经地义,我给姑妈拜个年就行,去她们家干啥,上次和沈璐去吃个饭都吃的我憋屈,不想去。”

    沈辉也不想去,不过有老二当出头鸟,他就没吭声。

    沈立国也有些头疼,两个出嫁了的外甥女条件都特别好,但就是有点小气,沈璐回来后让沈涛和沈璐去了趟两个表姐家,结果吃个饭抠抠擞擞的沈涛都没吃饱,回来一说老妈都气的不行,但也不好说啥,默然了一会,道:“去一下吧!”

    涛沈没再说啥,一边扒饭一边嘀嘀咕咕的。

    晚上吃过饺子,各家约在一起烧纸。

    这两年环保抓的严,县城已经不让大规模到处烧纸,每个小区放了一个铁皮桶,所有人排队集中烧纸,那个憋屈就别提了,好在城外面管的不是太严。

    特别三十晚上,相关部门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毕竟先人还是要敬的,也就一晚上。

    七八辆车浩浩荡荡开出城,在一条去乡里的三叉路口处停下,在一块耕地里把祭品烧纸摆开,大人们烧纸钱,小孩子则撒了欢的跑来跑去或放鞭炮。

    纸推太大,足足烧了半个多小时才烧完。

    烧完纸钱,沈峰把弟兄们叫到一起,说:“一会去给国叔辞岁,沈辉在家等着。”

    沈辉点了点头,三十晚上给父辈辞岁是传统,一般都是小辈的约在一起,一家一家的给父辈辞岁,最后所有人聚到一起过大年,去年在二伯家,今年在二叔家。

    回家等了一会,沈峰等人把家人送回家后很快就过来了。

    大家站在客厅,一边作揖,一边大声给老爹老妈辞岁。

    沈立国和张金花收拾心情,满脸笑容的忙着看座让茶。

    喝了口茶,众人就赶紧起身告辞,去下家辞岁。

    沈辉和沈涛也跟了去,给大伯二伯三叔辞过岁,最后到了二叔家。

    今年要在二叔家过年,楼上装不下几十口子人,二叔早早就把平房拾掇出来,屋里暖气烧的热烘烘的。这平房比沈辉家的小房子可要大的多了,装几十号人没问题。

    绕了一圈到了二叔家,大人们也到了。

    二叔拿了副骰子,说:“男人都过来摇两宝,女人想押的也来,不想玩就看春晚,陈桂珍把羊肉炖上,给娃娃们把瓜子糖果摆上,都把年过好。”

    男人们就都围着茶几坐了一圈,不分大的小的都坐一起。

    沈冰和沈璐也上了桌,沈璐拿了个板凳坐沈辉旁边。

    沈超拿了一条烟出来,也是九五南京,拆开扔茶几上让大家随便抽。

    摇骰子押单双,沈辉以前玩过,到也不陌生。

    现在国家抓赌抓的紧,平时也没人玩,也就过年的时候一家人一起乐呵乐呵。

    沈立民先坐庄,把骰子放到小碟子里,扣了个小碗摇几下,放到茶几上。

    以前玩的时候只想赢,结果每次都输。

    今年反了过来,想输也输不掉,除非故意,但那也太没意思了。

    沈辉也不多押,每次只押一百,一会手里就攥了一大把钱。

    沈璐比较点背,很快输掉了沈辉给她的一千块,本来不想玩了,就图个乐子,但看到自家老哥手里攥了一把钱,又盯着看了一阵,就问沈辉要了一百块跟着沈辉押。

    结果没十分钟,手里的钱就比沈辉还多了。

    沈辉有些无奈,其实他也就图个乐呵,压根没想赢钱,也不差那几个钱,所以就没提醒沈涛和沈璐,只是没想到沈璐会跟着他押,而且每次都把所有钱押上。

    这样一来,雪球自然超速滚大。

    一百变两百,两百变四百,四百变八百……

    不过好在到了两千后,每次最多只押两千块。

    很快有人注意到沈辉运气超好,也开始跟着沈辉押。

    沈辉一看不好,立刻故意押错了一把,坑了不少人。

    沈璐钱多了之后每次两千封顶,输了一把后立刻收手不玩了,乐呵呵地将赢的一把钱数了一遍,然后数出一万整给了老妈,自个留了两千多块零花。

    沈涛却被老大坑惨了,他发现的有点晚,等到跟着沈辉押时,已经输了不少,押了几把刚回本,脑袋一发热又全部押上,结果全被坑了进去。

    沈立国运气也比较背,输了小一万,头上已经出了汗。

    沈立民坐了会庄,输了接近五万,说:“让有钱的放点血,给大家弄点零花钱,沈辉来摇几宝。”

    沈辉本不想坐庄,却不好推辞,只得接了,这可就由不得他,别人押啥他管不到,只能开单赔双,开双赔单,好在卖单双不怕,怎么也不会把自己卖了。

    卖了几次单双坑了几把人,就没人再买了。

    逢买必输,大家都不傻,谁愿意抢着被坑。

    坐了会庄,输了小几万,沈辉把庄让给了二伯。

    吵吵闹闹中过了十二点,灶爷爷该下天了。

    众人结束了战场,清点完战绩,开始发压岁钱。

    沈立国这边兄弟三个都没孙子,沈峰、沈跃都结婚了,沈峰两个娃,沈跃一个,一共就三个娃,往年发压岁钱沈立国都是两百块,今年难得大方,一人五百块。

    沈辉也跟着一人发了五百,回头就被老妈唠叨了一顿。

    “你爹发就行了,你还发个啥。”

    张金花计较的很清楚:“你们又没成家,将来你们有了娃,人家也不给发双份,肯定是你大伯二伯一个人发,你这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可再不能乱发了。”

    沈辉着实很无奈,但也不和老妈分辨。

    回头问老二:“输了还是赢了?”

    沈涛哭丧着脸道:“输了三千。”

    沈辉点点头,也不管他。马上也是要成家的人了,自己的事自己作主,别说自己,爹妈也不可能管他一辈子,有多少本事就吃多少买,除了自己,别人不可能给他的人生买单。

    吃了顿羊肉,大家各回各家。

    次日一大早,沈辉和沈涛早起去给大伯二伯二叔三叔拜年,在二叔家又碰到了沈峰和沈跃沈渊哥俩,干脆汇合一处,给长辈们拜过年,最后又到了二叔家。

    这次凑了几桌麻将,长辈们一桌,小辈们两桌。

    初一就这么过去了,初二开始走亲戚。

    沈辉姥爷已经过世,姥姥还在世,不过跟三个舅舅家关系不好,平时来往也少,也就过年或碰到事情了才走动,平时也就张金花去看老妈,每次回来都是一肚子气。

    姥姥今年在二舅家,结果到了二舅家,才知道老太太回了乡里。

    大家都有点懵,大过年的,老太太一个人呆在乡里咋过?

    问原因,二舅一脸不耐烦,还凶了张金花几句。

    张金花忍着气,又给大舅打电话。

    打了一圈电话,才大约搞明白怎么回事,原来三十那天老太太又不小心尿了床,二舅妈气的不行,就让二舅把老太太送到乡里去了,也不知道一个人咋过的年。

    张金花差点气炸了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