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16章 老同桌
    聚会是班长陈卫国召集的,没人提钱的事,所有花销都被陈卫国包了。

    十年不见,所有人的变化都很大。

    沈辉到了酒店,发现有几个同学竟然都认不出来了。

    特别是其中一个漂亮的大眼萌妹,瞅了半天愣是想不起来是哪个。之前在省城见过的郭玉兰和王晓娟也在,到是何鹏飞没来,听说春节前很忙,还没回来呢。

    “沈辉,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

    大眼萌妹见沈辉老看她,就瞪大眼睛问了一声。

    沈辉尴尬地道:“谁叫你这么漂亮,我有点不敢认了。”

    “哈哈!”

    众人都笑起来,一个女生说:“沈辉你可以啊,连你同桌都不认识了。”

    “同桌?”

    沈辉脑子急转,立马就对上了号,知道这大眼萌妹是谁了,脸上是一点声色不动,淡定地道:“咋会呢,就算不认识老陈,也不可能不认识我的老同桌啊,只是当年那个鼻涕虫黄佩佩变的这么漂亮了,我这一时半刻有点不敢认罢了。”

    “哈哈,真笑死我了!”

    众人再次大笑,仿佛瞬间回到了初中时代。

    黄佩佩也不恼,笑眯眯地道:“初中那会邋遢的不行,三天两头的感冒流鼻涕,有次卫生纸用完了,让沈辉帮忙去给我买包纸,你们猜这家伙给我买了个啥?”

    沈辉也想起了这件糗事,顿时尴尬的不行。

    有人知道这事,立马说出来:“沈辉给人家买了包卫生巾。”

    “噗……”

    有人把刚喝到嘴里的茶喷了出来,差点没笑岔了气。

    说笑一阵,气氛越来越轻松,距离产生的那点陌生感尽去,所有人都放开心思,时不时说几件初中时代的糗事或者趣事,总能惹的大家笑一阵。

    沈辉问黄佩佩:“听说你考了沪市的大学,现在在哪呢?”

    黄佩佩说:“还在沪市呢,你可以啊,上了个初中,都混成央企中层了,可比我们这些上了大学的同学强,改天混不下去了给我在你们公司也谋个职位呗!”

    沈辉道:“好好说话,我都在群里说我辞职了,不信你没看到。”

    黄佩佩惊讶道:“还真没看见,央企多好,你为啥不干了?”

    沈辉说:“没啥意思,正好出了安全事故被关门整顿,我就干脆辞了。”

    黄佩佩哦了声,说:“听说你离婚了,再找了没?”

    沈辉苦着脸说:“我到想找,但找不到啊,二手货没人要。”

    黄佩佩说:“少装,你才26,能在央企干到中层,找个老婆那也叫事?”

    沈辉无奈地道:“骗你干啥,要能找到我早找了。”

    黄佩佩笑眯眯地道:“我专找二手的,老公还是二手的好用,知冷知暖多好,要不要考虑一下,咱俩搭伙算了,反正都是一个地方的,也不用担心吃不到一个碗里。”

    沈辉惊讶的不行,这老同桌真还放的开啊,当初上学的时候多腼腆的人,没想到十年后变化这么大,笑着说:“行啊,那咱明天就去民政局。”

    “喂,你俩还要不要脸了!”

    旁边有人不乐意了:“私定终身别在这里,找个没人地方说去。”

    “哈哈!”

    黄佩佩哈哈笑起来,沈辉也跟着笑,话题到底打住。

    等了一阵,能来的基本上都来齐了,陈卫国招呼大家上桌。

    初中同班四十八人,今天来的还不到一半,其他人要么还在外地奋斗,要么因为各种原因没来,毕竟都快奔三的人了,有些同学已经为人父母,家里有事来不了也属正常。

    吃着饭,喝着酒,大家都说了说近况。

    慢慢说开了,也就知道了彼此的情况。

    同学里面混的最好的,还要属陈卫国,做一家饮料厂的经销商,挣多少不知道,但有房有车,还有几个在大城市打拼的也挺不错,比如何鹏飞,收入不少。

    再就是考了公务员的,也是同学们羡慕的对象。

    当官的到是没有,毕竟没啥背景,二十来岁想当官太难。

    沈辉二表哥郑红军工作十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混了个副科,还是个闲职。

    黄佩佩问沈辉:“你辞职了准备干啥?”

    沈辉说:“想去沪市要饭,听说在沪市要饭都比青河的公务员强。”

    黄佩佩没好气地道:“说人话!”

    沈辉道:“暂时还没想好,年过完想去沪市看看。”

    黄佩佩说:“行啊,去了找我。”

    沈辉问道:“你在沪市干啥呢?”

    黄佩佩捋了下头发,说:“我就一码农,写网络小说呢!”

    沈辉惊讶地道:“大才女啊!”

    黄佩佩白了他一眼:“好好说话行不行?”

    沈辉道:“我说的真心话啊,能写小说的都是牛人。”

    黄佩佩笑呵呵地道:“写个小说算啥牛人了?混不下去了才当码农的,宅的时间长了就不想出去上班了,这眼看着就奔三了,天天被我妈催婚,想嫁都没人要。”

    说罢还一脸愁容,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沈辉憋笑道:“咋会没人要,我看初中同学里面就你变化最大,要盘子有盘子,要条子有条子,远的不敢说,你要站起来喊一声,在座的几个单身狗还不得立马拜倒。”

    黄佩佩笑眯眯道:“都太熟了,找老同学多不好意思。”

    这时陈卫国端着杯子过来敬酒,沈辉就忙起身跟他碰了一杯。

    吃了一个多小时,酒喝到七分,大家就都不怎么喝了。

    男人们的话题主要围绕着事业展开,女人们的话题则离不开男人。

    说到对男人的要求时,一个女同学开始声讨:“现在这社会,男人没几个老实的,婚前的女友,婚后的风流,能从一而终的男人比大熊猫还稀少。”

    女生们纷纷赞同,话语中都对这种现象极其不满。

    黄佩佩唱着反调:“你们真是少见多怪,老话都说堵不如疏,既然没法改变现状,那为什么不主动接受,整天跟盯贼似的疑神疑鬼日子还怎么过,典型的心里有病。要我说,你男人找小三,那说明你男人有本事,老实巴交的男人到是本分的很,你们谁要?”

    女生们集体声讨:“黄佩佩你有病。”

    黄佩佩呸了一声:“我没病,你们才有病,不但要男人有本事,而且要老实本分,这可能吗?你咋不让地球都围着你们转呢,一群神经病!”

    女人们都来劲了,一个个撸起袖子开启了列国混战。

    当然,局面是六国围秦。

    男生们也不插嘴,嘻嘻哈哈的看着女生们争。

    争了半天,也没争出个结果。

    陈卫国笑着说道:“黄佩佩你这思想解放的到位啊,谁要娶了你可就有福了。”

    黄佩佩得地意道:“那是,老娘可是明白人,男人是管不住的,与其盯贼一样盯着自家男人,还不如心大点,不然自己活的也累。要让我说啊,管他怎么瞎搞,只要不把小三领到家里来就行,我男人真要能养他十个八个小三,那说明我男人是个有本事的,说不定老娘还得给他参谋一下把把关呢,可不能啥歪瓜裂枣都找。”

    一群男人被雷的不轻,脸脸相觑,都觉得涨了见识。

    沈辉又盯着黄佩佩打量一阵,感觉有点不认识这个老同桌了。

    酒足饭饮,散场走人。

    沈辉喝了点酒,也不开车了,就把车扔在楼下,打车回家了。

    一次同学聚会就这么结束了,有没有下次没人知道。

    毕竟大家都有事业要忙,明年陈卫国也不一定会再组织。

    一顿酒饭后,就此风流云散。

    沈辉也迎来了春节,家里同样忙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