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14章 下一代的责任
    沈辉第一反应是想笑,挂了电话就减速调头。

    张金花问:“咋了?”

    沈辉说:“沈渊的车滑沟里了。”

    张金花吓了一跳:“人没啥事吧?”

    “哈哈,活该。”

    沈涛却毫无顾忌的笑出声来,一脸兴灾乐祸。

    沈说谦:“应该没事,车跑的慢,就算滑下路也不会出事。”

    “那就好!”

    张金花这才松了口气,要是祭祖祭的半路出了车祸,那可就闹笑话了,随即又瞪了一眼沈涛:“你笑啥,还把你高兴的,一会别乱说话,可别看好戏。”

    沈涛撇撇嘴:“我有那么傻吗?”

    路太窄,沈辉的车太长,超过3米的轴距,在这样的乡村公路上掉头很有难度,花了好几分钟才调过头,往回跑了不到三公里,就看到路边站了一大堆人。

    把车靠路边停下,就看到沈渊的车滑到了左边的水渠里。

    老爹和叔伯们都在车前,沈渊正在打电话。

    沈辉下车问:“咋回事,怎么会滑下路去?”

    沈跃说:“超车的时候滑下去的。”

    沈辉看了看路面,这路中间高两边低,超车的时候贯性往左冲,左边又低,难怪会滑到沟里,刚刚自己超车的时候就滑了下,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好在水渠比较窄,只是左边两个轮子进去,最多破点皮,问题到不大。

    这时沈渊打完了电话,一脸晦气。

    沈立孝问:“啥情况?”

    沈渊说:“今天拖车都忙,滑到沟里的车太多,下午才能过来。”

    沈立民说:“那就先把车扔这,先去坟上,下来再拖车。”

    沈立国说:“我那还能上两个。”

    沈立孝说:“沈辉的是七座吧,剩下的上沈辉的车。”

    当下众人又纷纷上车,大伯沈立仁和沈峰上了沈立国的车,大伯母和沈峰媳妇则上了沈辉的车,六辆车变成五辆,有了前车之鉴,开车的更加小心了。

    重新上路,大伯母还笑着说了句:“两百多万的车坐着就是好。”

    沈峰媳妇却说:“刚刚我看沈辉超车的时候,也滑了一下,我都吓了一跳。爸本来不让沈渊超车,沈渊说沈辉超车都没啥事,结果就滑沟里了。”

    张金花也是心有余悸:“谁说不是,刚我也吓出一身冷汗,幸好没滑下去。”

    沈涛笑道:“这车有防滑奇幻城国际娱乐,侧滑的时候电子奇幻城国际娱乐会自动调整车身油门,不然为啥值两百多万,沈渊那车可没这功能。”

    “好车就是好!”

    大伯母和沈峰媳妇都笑着恭维了一句,自然觉得沈涛在炫耀。

    又跑了二十几分钟,总算到了村子里。

    沈立民早就联系好了羊,按照老子们定的调子,去年大伯二伯献的羊,今年轮到沈立国兄弟这边,沈辉两年没回来,献一只羊,沈谦和沈超献一只。

    羊是沈刚家的,也是沈辉一辈,只是离的比较远了。

    “沈峰,你们几个跟沈刚进去抓羊。”

    沈立民看着众人陆续下车,一边点烟一边吩咐:“都是要当家的人了,以后这些事就交给你们弟兄们操办,老子们都慢慢老了,还能给你们操持几年。”

    沈峰答应一声,招呼一下,跟着沈刚去了羊圈。

    沈辉和沈涛也跟了去,踩着泥乎乎的羊粪进了羊圈。

    不过沈涛进去的时候把衣服脱下来扔给了老妈,搞的大家都在纳闷,三婶还问:“沈涛脱衣服干啥,这么冷的天,也不怕感冒。”

    张金花笑道:“这是沈辉回来给买的衣服,要一万多块呢,他是怕糟蹋了。”

    三婶才恍然:“怪不得他要脱衣服。”

    沈跃媳妇说:“三婶这羽绒服也不便宜吧,这牌子我都没见过。”

    张金花终于谦虚了一回,说:“也是沈辉买的,也没问多少钱。”

    女人们心里都嘀咕,信你才有鬼,没问咋知道沈涛的羽绒服一万多块。

    羊圈里光线很暗,羊很多,怕不是有上百只。

    沈辉弟兄七个跟着进了圈,在沈刚的指挥下围追堵截抓羊,结果抓半天也没抓住,都是赶到山里放的羊,跟那些圈养的羊不同,个个都是奔跑的好手,气力还不小。

    沈谦好不容易抓住羊背上的毛,结果还没来得及使劲,就被羊扯的摔了个狗啃泥,扑了一身羊粪,别提多狼狈了,看的大家都忍不住笑起来。

    好在羊圈里雪没进来,还比较干燥。

    这要是在外面,得糊上一身羊粪泥。

    沈刚也忍不住取笑道:“你们这些大学生,都是抓笔杆子的,哪能干这活。”

    沈谦也不尴尬,爬起来笑道:“这要回了农村,我们都是三级残废,啥也干不了。”

    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把三只羊给抓住,按倒在地上绑了羊腿,两人一只抬出去扔到皮卡车上,然后使劲跺着脚,羊圈的外圈没有棚子,雪和羊粪混一块,全是羊粪泥。

    进去走了一趟,出来脚上全都糊了厚厚一层羊粪泥。

    沈涛心疼鞋子,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还要干这活,说啥也不穿老大给买的新鞋了。

    把羊装好,众人就纷纷上车,准备前往坟上。

    沈刚一边和沈立民说话,看到沈辉也开了车,就问:“沈辉也买车了?”

    沈立民说:“沈辉可混大了,他那车两百多万呢。”

    沈刚大感惊讶:“都大老板了啊,沈家沟就属你们这一门混的好。”

    又对沈立国说:“国老子和我婶有福了,你这儿子养的好。”

    沈立国笑着说:“享啥福,能让我少操点心就是享福。”

    沈立民掏出一千块钱递给沈刚,说:“雪下的太厚,不在坟上吃了。抓个羊羔子杀了让杜萍炖上,一会我们从坟上过来吃,吃了多少羊了,就杜萍炖的羊肉最地道。”

    沈刚说:“一个羊羔子吃就吃了,还给啥钱。”

    沈立民说:“都挣的辛苦钱,不能亏了你们,走吧。”

    说罢就上了车,沈立国也上了昂科威,车队重新启程,往坟上开去。

    沈辉家的坟在村子西边的山里,是沈辉爷爷辈另立的新坟,埋的最大的是太爷爷,下面是沈辉的爷爷和二爷爷,一个爷爷传三代,到了沈辉这辈也算是人丁兴旺了。

    从村子里到坟上还有三公里路,但路很不好走。

    一路颠簸到了山下,五辆车都停下,人都下车,一辆一辆的上。

    这里要上坡,平时自然没问题,小轿车都能上去,但下了雪可就不那么好上了,主要还是坡太陡,近45度角的斜坡,下面还有一条沟,不能老远加速冲,真不好上。

    两霸道先上,结果却被打脸了,一个都没爬上去。

    爬到三分之二时,就横在了半坡上。

    试了几次上不去,只好让到一边让皮卡先上。

    皮卡的轮子比沈辉的雪地胎还夸张,感觉跟拖拉机都有一比,毫无悬念爬了上去。接着是沈辉,还好换了雪地胎,虽然爬的歪歪扭扭的,但总算上去了。

    第三个是昂科威,虽然过程很费劲,姿式也不雅,但还是爬了上去。

    沈立民道:“早知道也换个雪地胎了。”

    沈立仁说:“推吧!”

    沈立民上了车,继续爬,然后一堆人在后面用力的推。

    沈跃媳妇一个没有踩稳,脚下一滑摔倒在雪地里。

    使出吃奶的劲,连推带爬总算上去了。

    然后是沈立孝,也给推了上去。

    众人重新上车,又跑了一公里,总算到了坟地里。

    沈辉几个小辈从皮卡车里取了扫把铁锹开始扫雪,女人们则拿出烧纸,开始各个坟头上压纸,剩下的则把车里的祭品搬出来摆到刚刚清扫出来的空地上。

    扫出一大片空地后,三只羊被拉过来,开始献祭仪式。

    众人跪成一圈,眼巴巴的望着三只羊。

    结果三只羊死活不给面子,就是不领,大冷天的,寒风呼啸,众人跪在雪地里冻的手都快僵了,三只羊也被冷水浇的一个劲哆嗦,却就是不领情。

    折腾了好一阵,沈辉冻的脚都快麻了。

    沈立国拿着个水瓢,一边给羊脑袋上浇水,一边神神叨叨的念着什么。

    ……

    足足半个小时,三只羊估计也冻的受不了,来了个抖毛大甩,虽然被甩了满脸水,众人却松了口气,赶紧磕头,然后把羊拉到一边重新绑了羊腿,准备宰了献祭。

    沈立民说:“老大别杀了,让儿子们杀,你也五十了,还能杀几年。”

    沈立国就把刀子递给沈辉:“你来杀。”

    沈辉无奈,只得接过刀子,心说这身衣服怕是真废了。

    沈立民又对沈立仁说:“仁老大也别杀了,让沈峰他们几个干,都快入土的人了,还想干到啥时候,现在还不干,哪天我们这些人入了土,难不成上坟还要雇人来。”

    沈立仁也拿了把刀子,闻言四处瞅了瞅,问:“还谁会杀?”

    沈峰几个都脸脸相觑,兄弟几个里面除了沈辉以前干过一段时间屠夫,还真没谁干过杀生的,别说杀羊,连只鸡都不会杀,哪知道怎么杀羊。

    沈渊咬咬牙,说:“我在部队上见过人杀,我来杀吧!”

    说罢就接了刀子,对沈跃和沈峰说:“你们给我打个下手。”

    沈峰和沈跃答应一声,硬着头皮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