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十章 求人不如求自己
    沈辉心里转着念头,十万块钱不是问题,关键是老二这毛病,一点压力都没有,要是车子房子都给他买了,以后更没压力,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再说了,亲兄弟也要明算账,自己只是哥,不是爹妈。

    除了亲生爹妈,就算是亲哥,也不能毫无原则的给予。

    “你想要啥车?”

    沈辉一边转着念头,一边问。

    沈涛说:“昂科威就行。”

    沈辉心想不贵,不到三十万落地,想了想说:“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房子我买,你和沈璐一人一套,车你自己买;第二,我给你买车,房子给你交首付,贷款你自己还。”

    “这……”

    沈涛有点迟疑,明显第一个选择划算,毕竟房子贵,只要把房子买了,贷款买车压力会小很多,如果背上房贷,那得还多久,但问题是自己买车的话,就算按遏也没首付啊!

    咬了咬牙,说:“你给我买车,我还房贷。”

    沈辉说好,道:“你先睡,我还要忙一阵。”

    沈涛瞅了一眼电脑,问:“股市都收盘了,你还研究啥?”

    “睡你的,别问那么多。”

    沈涛讪讪,不敢再废话,进屋睡觉去了。

    沈辉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选好明天的股票,打着哈欠进屋睡觉。

    第二天是周三,沈涛和沈璐照常去上班。

    吃过早饭,沈辉去两个叔叔家坐了一会,又去三个姑姑家。两年没回家,回来了总要去看看,不然亲戚们不免会说点怪话,虽然沈辉不在乎,但得为老爹老妈考虑。

    二叔沈立民包工程,这两年干的还不错,听说今年修了一段高速,干了上亿工程,换了台丰田普拉多,开了三年的汉兰达送给了一位干工程的朋友。

    三叔沈立伟是老爹三兄弟中唯一上过中专的,现在是县环卫局的副局长。

    两个叔叔条件不错,早早就上了楼,比沈辉家条件要好的多。

    在二叔家坐了一阵,沈辉问二叔:“叔,你的车明天用不,我去市里办点事。”

    沈立民问:“你开过车没?”

    沈辉说:“开过,技术没问题。”

    沈立民有点不放心,说:“你还是别开了,车是小事,别把人给撞了,等下我给沈超打个电话,他明天没啥事,让他带你去。”

    沈辉强笑道:“别麻烦沈超了,我坐线路车吧!”

    沈立民就点点头,又问起沈辉厂子的事。

    坐了半个多小时,沈辉又去了趟三叔家。

    晚上吃过饭,沈辉问沈涛:“你明天能请假不,和我去趟市里。”

    沈涛问:“干嘛去,不好请假的。”

    沈辉说:“那算了,我去市里办点事。”

    沈涛问:“要不要去看车?”

    沈辉说:“周末再说。”

    沈涛哦了声,就不再问。

    第二天一早,沈辉跟沈涛和沈璐一起出了门,让沈涛的电瓶车把他载到大路上,然后站在路口等车,很快一辆吉利停在身前,车有点旧,沈辉一脸嫌弃,挥了下手。

    出租车司机骂声娘,立马开走了。

    过了一阵,又一辆朗逸开了过来停下,车还比较新。

    沈辉就开车门上车,说:“去南安。”

    “南安?”

    司机一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

    沈辉点头,确定他没听错。

    司机忙说:“南安得150。”

    “走吧!”

    沈辉懒得讨价还价,拉过安全带系上。

    “好嘞!”

    司机很少碰到这样痛快的,立刻答应一声,迅速起步。

    南安到青河有四十多公里,上高速也就半小时,很快到了南安,沈辉让司机把车开到南安西街,最后停在了天安证券营业部,然后付了车费走人。

    这次来南安,沈辉是来申请融资券账户的。

    过程稍微有点复杂,不但要提交各种材料,还要现场提问、录音录相,不过天安证券是国内有数的几家大券商之一,已经开通了网上审批,资格审查、提问之类的流程,之前通过手机已经走完了,就剩下签约开户,一天就能办完了。

    上午在证券公司签了一堆合同和风险揭示书,开好信用账户已到了中午下班时间,原本还要到证券公司指定的银行去开立信用资金账户,只能下午再去了。

    截止上午股市收盘,三天时间,沈辉再次获利70多万。

    目前账户上的总资产为474万加零头,下午估计还会往上浮动一下。

    下午出货后,沈辉准备拿出400万整转到信用账户,跟证券公司进行融资,剩下70多万转出来先去买辆车,求人不如求己,跟别人借车总是不太好。

    吃过午饭,沈辉就去了车城。

    中午银行休息,正好去车城看看。

    先到奔驰店里看了下,沈辉准备一步到位,买一台 AMG GLS 63,却没现车,问了下女销售员,可以订车,但要交订金,要十天左右才能提车。

    时间还来得及,沈辉就交了十万块钱订金。

    只要顺利融到资金,十天时间足够他把车钱赚回来。

    到别克店里看了下,昂科威到是有现车,但就剩一台四驱顶配。

    问了下价,新车上市没优惠,差100块28万,全款下来要30万出头,送全车装修和四支雪地胎,沈辉就让沈涛把身份证扫描件发过来,准备付全款提车。

    下午股市开盘,沈辉直接清仓走人。

    签完合同付了全款,刚好两点。

    沈辉赶紧去了银行,这些单位都是大爷,办个业务可不是一般的墨迹,不去早点估计又要排队排到下班,如果排个办业务最不愿去的单位,银行绝对是榜上有名。

    折腾到下午四点半,终于把信用资金账户开好。

    沈辉赶紧又去了证券公司,赶在下班前将所有手续办完。

    新车还要装修,今天肯定提不上,要明天才行。

    沈辉懒得再跑,就找了家宾馆开房住下。

    证券公司效率蛮高,昨天把担保资金划入信用账户,次日上午就完成了授信审批,1:1的授信额度,本金加上融到的资金,可用资金达到了八百万。

    分到三十支票股上,沈辉依旧全仓杀了进去。

    次日一直等到中午,4S店才把新车给装修完。

    办好临牌,跟4S店约好下周一上牌,沈辉直接开车回了青河。

    把车开回家,大门进不去,只能停在门口。

    老爹老妈听到动静,都跑出来看。

    “这车多少钱?”

    张金花连忙问,沈立国也侧着耳朵听。

    沈辉道:“三十万出头!”

    “哎呀,这么贵!”

    张金花直吸冷气,埋怨道:“房子都没买呢,你买个车干啥。”

    沈辉说:“没个车出门都不方便,腊月十五要上坟,有个车也方便。”

    “那买个十万块钱的也能开啊,买这么贵的干嘛!”

    张金花真是心疼的要命,三十万都能买套房子了。

    沈辉心说,这才哪到哪,要是让老妈知道自己还订了台落地超过两百万的大奔,那还不得心疼死,看来得尽快把房子买了,不然老爹老妈始终装着个心病。

    沈立国咧着嘴笑,虽然也很心疼钱,但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男人没有不爱车的,三十几万的车,开出去怎么也比十来万块钱的车有面子。

    “快去拿个炮给放了。”

    “哎呀,也不知道有没有。”

    张金花一边往屋里走,一边抱怨:“买车也不早说,都没个准备。”

    翻腾了一遍,家里没鞭炮,沈立国赶紧骑上电瓶车去买。

    张金花忙喊:“记得买个被面子。”

    “知道!”

    沈立国头也不回的跑了,感觉电瓶车都带了风。

    沈辉拦都拦不住,他不信这一套,但老家凡是买了房子或者车子,都是要炸炮的,左邻右舍和亲戚们都要来放个炮,可不是他想拦就能拦住的。

    老爹很快买了鞭炮回来,霹雳啪啦一阵炸。

    老妈则把一个大红的被面绑在雨刷器上面,极度影响视线。

    想想下午还要请亲戚们吃饭,沈辉就一阵头疼。

    等下午涛沈回来,坐到车上就不想下来了。

    ——————————————————

    说点题外话,这本书在年前写了三十万字存稿,本来设定的时间是从2019年开始的,情节已经到了年后,结果又闹了肺炎,绕不过去了,只能把开始的时间调整到2018年,主题教育那几张大家忽略吧,没法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