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八章 回家
    和大学比起来,初中时代无疑要更加纯真一些。

    十年后的今天,和初中的老同学聚一聚,共同回忆初中时代那些纯真的、搞笑的、让人忍俊不禁的往事和臭事,真的挺有意思,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纯真年代。

    饭到中途,沈辉去了趟厕所,顺便把账给结了。

    回来后大家也没问,继续聊着初中时代的那点事儿。

    王晓娟问沈辉:“听说你离婚了,咋回事儿?”

    何鹏飞和郭玉兰也侧着耳朵听,显然都挺好奇。

    沈辉说:“人各有志呗,离个婚不奇怪吧?”

    王晓娟说:“就是感觉有点接受不了,我都还是单身狗呢,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你这都已经结了婚又离了,这也太快了,你那个,你前妻是哪的?”

    沈辉说:“江南的。”

    郭玉兰说:“可以啊,还娶了个江南妹子。”

    沈辉不想说这个,问郭玉兰:“你呢,准备啥时候结婚?”

    郭玉兰说:“再过两年吧,得把房子买了,不能结了婚还租房子吧!”

    王晓娟说:“还是你命好,找个银行上班的男朋友,买房子也没压力,我咋就没这么好的命呢,不行,我的男朋友包给你了,必须给我也介绍一个银行的。”

    众人都笑,何鹏飞说:“你看我行不行?”

    王晓娟瞪他一眼,说:“老娘不找宅男。”

    何鹏飞怼了回去:“打死也不找干销售的,结了婚吵个架都吵不过。”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气氛挺愉快。

    吃过饭,也没人提买单的事,好像都把这事给忘了,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外走,郭玉兰看了看何鹏飞,见何鹏飞好像忘了,就忙去了前台,结果一问才知道已经买过了,回来就埋怨何鹏飞:“单买了也不给说一声,害的我白跑了一趟,你故意的吧?”

    何鹏飞笑笑没有吭声,王晓娟脸色则有些古怪。

    沈辉也没有吭声,下楼后就跟三人告别。

    何鹏飞问:“今晚住哪,要不要住我那?”

    沈辉说:“在酒店开了房子,不去你那里了。”

    何鹏飞点了点头,说:“那春节回去再聚吧!”

    沈辉又跟郭玉兰和王晓娟告别,才打车走了。

    “你回吧,我和郭玉兰一块走。”

    王晓娟跟何鹏飞说了句,和郭玉兰走了。

    走了一段,才说:“你也是的,刚才搞的太尴尬了。”

    郭玉兰怔了下,问:“我咋了?”

    王晓娟说:“何鹏飞自打吃饭就没离开过,哪里是他结的账。”

    郭玉兰又是一怔,接着一拍脑袋:“忘了这茬,难道是沈辉买的单?”

    王晓娟说:“就他中途出去过,不是他还有谁。”

    郭玉兰皱眉道:“何鹏飞有点不厚道啊,我们是地主,咋能让人沈辉请客,早知道这顿我请了,也不能让沈辉请啊,这要是让老同学知道了还以为我们多小气呢!”

    王晓娟说:“就算笑话也笑话不到我们头上,谁叫我们是女生,不过何鹏飞那家伙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多少年了还这么抠门,老同学来了请个客还要让人沈辉买单,还装的跟没事似的,我都替他脸红,这个渣男,他要不是我初中同学,我非吐他一脸花露水不可。”

    郭玉兰叹着气道:“这事儿办的,实在太尴尬了,不知道沈辉会怎么看我们呢。”

    王晓娟道:“你就别发愁了,大不了春节回去我俩回请一顿,不过你有没有发现,沈辉貌似混的不错,他身上穿的那件羽绒服我知道那个牌子,一件七八千块呢!”

    郭玉兰惊讶道:“这我到没注意。”

    王晓娟说:“都说能在央企当上领导的都富的流油,这家伙还是个中层呢,应该是拿年薪的吧,看他能穿那么贵的衣服就知道,估计捞了不少钱吧。”

    郭玉兰瞪了她一眼,道:“你少操心这些,跟你没啥关系。”

    王晓娟撇撇嘴,心里就琢磨,沈辉混的应该不比何鹏飞差吧!

    沈辉回到酒店洗了个澡,打开电脑开始每天的工作。

    打开沪深两市的涨幅排行榜,去掉当天涨幅超过5%的所有股票,再开始往下看,选出五十支感觉不错的股票,再从五十支里面挑选出感觉特别好的二十支股票。

    过程并不复杂,只是需要花些时间。

    涨幅超过5%的,如果还能继续上涨的话高开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不好进场,要么就是暂时回调,暂时没什么行情,所以没必要浪费时间。

    选出二十支感觉特别好股票一一记录好,沈辉又开始研究跌幅排行榜。

    如果能从大跌的股票中抓到牛股,收益自然会更加丰厚。

    不过这个机率非常小,一百支下跌的股票里也未必有一支有行情的。

    今天运气欠佳,沈辉把跌幅排行榜前300的股票都过了一遍,也没发现一支明天会有行情的,又耐着性子看了五十支,还没发现有行情的,只得放弃了。

    次日,沈辉去了商场转了一圈,大包小包拎了七八个,出来后也不坐火车了,给酒店打了个电话,让酒店的大奔直接送他回QH县,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东西太多,坐火车实在太麻烦。

    身家都几百万了,而且在可以预期的将来还会更多,没道理还要让自己受罪,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怎么享受就怎么来,钱是什么,钱就是一堆废纸。

    本来沈辉是想买辆车的,但省城买车回青河上牌很麻烦,只能回家再说。

    离过年还有一个月,老爹老妈在外打了一年工,三天前也回家了。

    QH县在宁西省NA市,离省城有四百多公里。

    全程高速,五个小时就到了,不比火车慢多少。

    青河是个贫困县,因为缺水缺ZY县域经济极度不发达,农民种地没活路,早早就把地扔了外出打工去了,年轻人都跑光了,就剩下些不愿去城里的老弱病残。

    沈辉家也在农村,不过早在十几年前就搬到了城里。

    楼房买不起,09年的时候,老爹东拼西借的在县城买了一院平房。

    等弟弟沈涛和妹妹沈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经济终于不再那么紧张了,老爹老妈又要面临沈涛结婚娶媳妇的压力,沈辉也要再娶,依旧不得闲,还得继续外出打工。

    指挥司机把车开到城南的一片居民区,三拐两拐了一阵,才到了家门口。

    几个小孩正在巷子里打闹,看到有小车进来,都追在后面起哄。

    有几个出门的大人看到来了一辆大奔,也好奇的停下行注目礼。

    车在门口停下,沈辉拎着大包小包进了院子。

    本来还想让司机进去喝杯茶的,但司机没进门直接走了。

    灶房里没烟火,到是正屋上面的烟囱里冒着轻烟。

    沈辉就拎着大包小包进了正屋,推开门,一股热浪就扑了过来。

    老妈不在,老爹沈立国正在看电视。

    听到门响,沈立国扭头望过来,见是大儿子,不由一愣。

    “啥时候到的?”

    沈立国一边起身接沈辉手里的大包小包,一边问道。

    “刚到。”

    沈辉把包往沙发上一扔,扫了几眼,问:“我妈呢?”

    沈立国说:“不知道,应该在隔壁刘姨家呢!”

    “沈涛和沈璐呢?”

    “上班去了。”

    沈立国说了声,出门到院子里喊:“张金花,沈辉回来了。”

    “来了。”

    就听隔壁院子里应了声,不到一分钟,老妈一边织着毛衣一边进了门。

    “啥时候到的?”

    张金花又问了一遍,没办法,养成习惯了。

    “刚到。”

    沈辉只得又回答了一遍,看看老爹和老妈,心里就有些不是味儿,老爹老妈今还不到五十呢,过了年也才刚满五十,可看上去就像是五十多岁的人。

    都说社会主义好,可农民的艰辛又有谁真正关心过。

    风里来,雨里去,只为了不向生活低头。

    天黑出,日落归,尽给现代化建设流汗,到老却只能独自舔伤口。

    “吃饭了没?”

    张金花问道,父母对子女的关心都如出一辙,首先关心的就是温和饱。

    沈辉道:“还没呢,有饭没?”

    “有,你等下我给弄。”

    张金花就忙放下手里的毛衣往做饭的小屋走,看到沙发上的大包小包,就停下随手划拉了几下,问:“咋买这么多衣服,这个羽绒服挺好看的”

    沈辉点点头:“给你和爹买的,还有沈涛和沈璐的。”

    “买这么多干嘛,又不是没衣服穿,这得花多少钱。”

    张金花心里高兴,嘴上却忍不住埋怨,大抵父母都是这样。

    随手翻了几下,就连忙进去做饭。

    之前打过电话,知道沈辉要回来,张金花早就准备了饭菜,随便炒了两菜,面条下锅饭就好了,把饭菜端上茶几,沈辉边吃边跟老爹老妈说话。

    沈立国问:“你们那厂子啥情况,明年啥时候开?”

    沈辉说:“现在安全抓的紧,出了工亡很麻烦,我们总经理都被抓了,明年能不能开还不知道,不过我已经辞职了,明年不打算去了。”

    “啥,你辞职了?”

    沈立国吃了一惊:“不干了你去哪?”

    张金花也吓一跳,侧着耳朵听。

    沈辉说:“年过完再看,我炒股挣了不少钱,以后不打算上班了。”

    “炒股?”

    沈立国一呆,问:“你挣了多少钱?”

    沈辉说:“四百来万吧!”

    沈立国和张金花都愣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