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七章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
    电话是天安证券宁北分公司营业部打来的,让沈辉惊讶的是,这个电话不是给他推荐股票的,而是邀请他前往天安证券宁北分公司讲课的,着实有点出乎意料。

    讲课就算了。

    沈辉连K线都看不明白,哪会讲课。

    让小学生去给一群研究生讲课,那不搞笑呢吗!

    没有理会证券公司,挂了电话继续刷抖音。

    新手机拿到手他就下了个抖音,试着刷了几次感觉还挺好,里面的有些小视频的确能让人心情不爽时哈哈一乐,有些脑洞大开的作品确实挺好,怪不得会火。

    花了八千多买的新手机,运行速度相当快。

    刷了几下,看到一条拍狗的视频,沈辉也被逗乐了。

    视频中一条狗估计是想吃个龙虾,不料被龙虾两个大钳子扎进两个鼻孔夹住鼻子,疼的直叫唤,叫的那叫一个凄惨,还不停的蹦来跳去,看的人腮邦子直抽。

    沈辉看着都疼,心说这狗以后看到龙虾类的生物估计都会绕道走。

    教训太惨痛了。

    狗心里也有阴影啊!

    刷了一个小时抖音,开始登机了。

    上了飞机,飞行模式前,沈辉又看了下股票。

    还有半个小时收盘,持仓的十五支股票最少的涨了3%,最高的涨了8%,综合盈亏赚了5%出头,下午收盘前应该还能涨一涨,至少6个点应该能保证。

    今天19号,账户上的总资产刚刚突破400万。

    沈辉心里满满的幸福感,哪怕现在直觉没了,有这四百万,他也可以不用上班了,买上几套铺面,一年再不济也能收个十万租金,省着点够他花销了。

    不过资金量越大,进出股市也越来越麻烦了。

    为了保证能快进快出,沈辉不得不将资金分散在十几支股票上。在一支股票上投入的资金自然是越少越好,否则出货时没人接盘,当天出不完可就草蛋了。

    “飞机即将起飞,请大家把手机关机或调到飞行模式。”

    漂亮的空姐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过来,轻柔的提醒着乘客。

    将手机调到飞行模式,沈辉心里想着,到了省城要不要去看看周萍。

    转了几个念头,随即就息了这门心思。

    见了又能如何,问一句:“你过的还好吗?”

    那是小说里的桥段,夫妻不做了还能做朋友,简直扯蛋。

    三小时后,飞机到了宁西省城。

    沈辉打的到了市里,在万豪大酒店开了间套房住下,才开始打电话。

    初中毕业后,昔日的同学风流云散,绝大多数上了高中,极少数进入社会,不知不觉十年过去了,偶尔忆起往日的天真和无知,让人十分缅怀。

    前两年有人建了个群,将能联系到的初中同学都拉到了群里,原本失去联系的同学也都慢慢联系上了,有三个同学在省城打拼,既然来了省城,到是要顺便聚一下。

    “老同学,我是沈辉。”

    先给男同学何鹏飞打电话,沈辉自报家门。

    何鹏飞挺惊讶,怎么也没料到会接到沈辉的电话,初中毕业十年了,这还是两人第一次通电话,虽然十分惊讶和意外,但还是连忙客气:“沈总好,难得啊,还能想到我。”

    沈辉开门见山,说:“我刚到省城,下午一起吃个饭聚一下?”

    何鹏飞问:“你在哪呢,要不先到我这坐会?”

    沈辉琢磨了下,就说:“好,给我发个位置,我一会过去。”

    何鹏飞恩了声,又问:“你公干还是路过?”

    沈辉说:“路过,郭玉兰和王晓娟的电话你有吧,发给我我打个电话。”

    何鹏飞说声好,挂了电话就把位置和另两个同学的电话发给了沈辉。

    沈辉给两位女同学打完电话,又打电话问酒店前台有没有租车服务,万豪大酒店是五星级酒店,宁西省城的万豪大酒店有租车业务,前台小姐甜甜的问沈辉要什么车。

    “奔驰吧!”

    挂了电话,沈辉还在想,小说里那些身价万亿,却穿几百块钱的西装,出门坐出租的主角是不是脑子有病,挣了钱不享受生活,还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酒店给派了一辆老款的S400,别然有点老旧,但奔驰就是奔驰。

    司机四十多岁,服务很周到,打完电话就一直站在车旁等客人。

    沈辉坐了后排,本想和司机聊几句,但见对方没有聊天的兴趣,自己问什么,对方才回答一句,就失去了聊天兴趣,扭头看向窗外的车流。

    第一次坐奔驰,感觉就是不一样。

    舒适、安静、无处不在的奢华和大气,让人很容易就喜欢奔驰。

    沈辉有买车的打算,之前还在纠结买哪个牌子,这时心里有了决定。

    交通拥堵是这个年代的特色,特别是省城就没有不堵的。

    三十分钟路程,结果愣是开了一个小时才到。

    司机开着导航,根据何鹏飞发的位置,把车开进了一个半新不旧的小区,最后停在了一栋楼下,沈辉又打电话确认了下,才让司机回去,自个上楼。

    何鹏飞在这里租了一套房子,两居室,条件还不错。

    “来的挺快啊!”

    何鹏飞开门时一脸笑容,把沈辉让进去坐在沙发上,忙着倒茶。

    沈辉打量了下,房子到挺干净,但家具都是便宜货,满满的廉价味。

    “你先坐一会,等我把这个活弄完。”

    给沈辉泡好茶,何鹏飞就坐在电脑前忙活起来。

    沈辉瞅了一眼,好像在弄什么图,何鹏飞是搞室内设计的,之前看到过他跟人在同学群里聊天,好像现在自己在接活,据说设计一个方案要好几千块,收入应该挺不错。

    “你这弄的啥?”

    沈辉转着念头,随口问道。

    “一套别墅的室内效果图。”

    何鹏飞头也不回地回了句,眼睛盯着显示屏,手下操作的飞快。

    见此情景,沈辉就不再说,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翻手机。

    跟郭玉兰和王晓娟聊了几句微信,郭玉兰在一家民企上班,做财务的,五点半下班;王晓娟在一家房产地公司做销售,要六点才能下班。

    约好一起吃饭,沈辉又看了一阵股票。

    今天收益不错,有三支涨停板,最少的涨了5%,综合盈利7.2%,接近30万,按照目前的盈利速度,春节前总资产超过千万问题不大。

    不过资金上了千万,进出股市将更加不方便。

    为了快进快出,肯定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选好股票。

    沈辉有些头疼,选股票不是个简单的活,要想在三千多支股票中选出不但会涨,而且还要涨势好的,可不是个轻松的活计,要一支股票一支票股看过才行。

    把交易周期延长到是轻松,可是利润就要大幅度缩小。

    就算每周能赚20%,那也远远比不上每天赚6%。

    沈辉搓着头皮,心里寻思着要不要炒期货试试看。

    期货交易可比股票要灵活的多,而且T+0的交易模式对他这种几乎等于开了挂的人来说更是有利,一天能进出好几次,只要点子好,一天赚他个30%都不是问题。

    当然,高风险背后同样也潜藏着高风险。

    沈辉没有炒过期货,连如何交易都不会,暂时只能想想,还得再研究。

    等了一个小时,何鹏飞还没忙完。

    沈辉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心想早知道就不来了。

    又等了半小时,何鹏飞才算忙完,一边收拾一边问:“想吃点啥?”

    沈辉说:“这里我不熟,你看吧,啥都行。”

    何鹏飞说声好,换好衣服就出了门。

    出了小区左转,走了大概两百多米,上了一栋高层,何鹏飞按了16楼,说:“这里有一家做菜的,有几个特色菜做的挺不错的,郭玉兰她们也经常来这吃。”

    沈辉笑道:“这里你熟,你拿主意就好。”

    电梯很快到了16楼,跟着何鹏飞出了电梯,光线猛的暗了下来,沈辉才发现这地方别有洞天,餐馆装修是复古风,看着挺上档次,人也不少。

    何鹏飞没要包厢,而是要了一个刚好能坐四个人的雅座。

    服务员上了茶水,两人聊了会初中趣事,郭玉兰和王晓娟到了。

    “这里!”

    何鹏飞眼尖,老远看到两人在四处乱瞅,就招手喊了声。

    郭玉兰和王晓娟闻声望过来,很快就走了过来。

    沈辉也站了起来,等两人到了近前,才伸手道:“好久不见了,两位老同学是越来越漂亮了,要不是何鹏飞叫你俩,我都有些不敢认了。”

    “哎哟,听这话说的。”

    王晓娟笑的不行,一边跟沈辉握手,一边说:“真是没想到啊,上学那会沈辉你可是个闷葫芦,咋没发现你这么会夸人,夸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何鹏飞说:“你们这些做销售的脸皮比相纸还厚,也会不好意思啊!”

    “姓何的你给我闭嘴。”

    王晓娟不客气的怼了回去:“话都不说会,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

    何鹏飞也不在意,招呼大家落座,显然不是一般的熟。

    郭玉兰坐下手问沈辉:“你这是要去哪?”

    沈辉说:“厂子放假了,我回青河。”

    王晓娟惊讶地道:“咋会放假,效益不好吗?”

    沈辉点点头:“效益不是太好,前阵子又出了安全事故,被关停了。”

    “啊,这么危险!”

    两个女生都有些唏嘘地,何鹏飞一边翻着菜单,一边说:“还是你们央企好,有稳定的收入,旱涝保收,不像我们,有了上顿没下顿,随时都有失业的可能。”

    沈辉说:“我就一个打工的,哪能跟你们这些当老板的比。”

    王晓娟也说:“是啊,同学里就你混的好,你可别装。”

    何鹏飞说:“我说的是实话,哪里装了?”

    郭玉兰说:“行了,赶紧点你的菜,我肚子都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