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六章 直觉的另类用法
    距离一月之期还有一个星期。

    沈辉开启了醉酒状态,机关各个部门排队请客,虽然有点高兴自己人缘还不错,但天天被灌个半死,胆汁都快吐出来了,再这样下去估计等不到离职就得丢掉半条命。

    这天曾强请客,开局开杯下肚后,沈辉就有点受不了了。

    胃里翻江倒海,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涌上来。

    沈辉努力压了压酒劲,连忙拍着桌子说道:“大家停一下,听我说一句,大家的心意我绝对领了,但这么个喝法肯定不行的,我都吐三天了,真喝出个好歹也非大家本意,酒我肯定喝,但能不能别围攻我,咱可以玩点儿花样,就梦幻金花,今晚就我一个人做庄,只要输的酒,绝对没二话,肯定不懒账,总监发个话,行咱就开始。”

    周明远也来了,就坐在沈辉旁边,闻言扫视众人,问道:“大家的意见呢?”

    “一个人坐庄就行。”

    “一个人坐庄可以。”

    没人反对,八个对一个,肯定没意见。

    “好,小刘去要副扑克。”

    周明远见大家同意,当即吩咐新来的会计小刘。

    小刘答应一声,就出去要了副扑克牌。

    沈辉拆开扑克牌,洗牌,发牌,一人发一张,最后发底牌。

    底牌是张黑桃K。

    沈辉将剩下的牌放一边,然后看下自己的牌,心里就忍不住骂娘,曰了狗了,居然是张红桃3,这基本上是最小的牌了,除非还拿到非黑桃的花2。

    “开始叫了,大家都叫几个?”

    沈辉一边夹了一筷子菜,一边催促叫牌。

    “我三杯!”

    周明远先叫了,表情很淡定,一副牌很大的样子。

    “老王呢?”

    沈辉往下面看,周明远下首是成本主管会计。

    “两杯!”

    老王底气有些不足,叫了两杯,看样子牌不大也不小。

    “李姐!”

    “一杯。”

    女人还是比较保守,不敢叫的太大。

    “宋雨!”

    “一杯!”

    一个个叫过去,女人大多都是一杯,只有一个叫两杯的,男人全是两杯以上,一个个气定神闲的样子,似乎牌都很大,就连胆子最小的小刘都叫了两杯。

    沈辉一个个看过去,最后看向宋雨:“起你。”

    “哎呀,你起我干嘛!”

    宋雨立马脸色就垮了,鼻子都皱成了一团。

    “起来!”

    大家跟着起哄,沈辉先亮了牌。

    “这烂牌自己不喝一起重发还起啥!”

    众人一看立马叫起来,结果看到宋雨的牌,又是一片叫声:“我擦,还有更小的,这可真是踩到狗屎了,这么烂的牌竟然还能碰到个更小的。”

    “一杯,快喝!”

    沈辉满面红光,精神抖擞。

    刚刚试了一下,直觉还挺管用。

    一个个看过去,只有到宋雨时,感觉比较好,果真比宋雨牌大。

    直觉有用,他自然就不担心了。

    宋雨苦着脸喝了一杯,沈辉继续发牌。

    这次牌还不错,底牌是方块9,给自己发了一张方块Q。

    “三杯。”

    “两杯。”

    “一杯!”

    ……

    等所有人叫完,沈辉笑着说:“除了曾强和李姐,剩下的全部起。”

    “我艹。”

    打假宝叫了三杯的立刻骂娘,一脸吃了屎的表情。

    牌不错的则纷纷叫:“亮你的牌。”

    沈辉也不废话,甩手将他的牌亮了出来。

    “艹了。”

    一片骂声当中,众人赶紧拿起筷子吃菜,赖掉一个是一个。

    沈辉也不着急,也拿了筷子吃菜,笑呵呵地道:“先吃口菜垫垫,我不着急,输的酒喝完我再发牌,要是大家不想喝,那今晚就到这里。”

    “赖啥,没人赖!”

    周明远一听立马放下筷子,端起酒杯:“赶紧喝了,都不许赖账。”

    说罢先喝一个,众人见了,自然没人敢耍赖,都跟着喝了。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人都没法淡定了。

    所有人都喝了不少,包括那几个女人,唯独沈辉一杯没喝。

    “我艹,你丫的在作弊。”

    曾强脸都绿了,拿了个小的不能再小的牌打假宝,结果又被逮了,关键是沈辉的牌也小的可怜,就比他大了一点点,估计除了他,剩下的都比沈辉牌大。

    这特么的也能被逮,想不让人怀疑作弊都难。

    “愿赌服输!”

    沈辉很淡定:“不服你来发牌,还是我的庄。”

    “行,拿来我发。”

    曾强还就不信邪,拿走扑克开始发牌。

    十分钟后,依旧败下阵来。

    “扯蛋,你不会开了天眼,能看到我们的牌吧?”

    这下连周明远都有些疑神疑鬼了,玩了半个多小时,沈辉一杯酒没喝,每次起的牌都比他小,一次两次还能说是运气,但次数多了,不是有鬼是什么。

    沈辉呵呵笑道:“我被太上老君附体了。”

    “扯蛋!”

    众人纷纷笑骂,就此揭过。

    “不行,不玩这个了。”

    女人也受不了,纷纷提议:“换个别的。”

    “那就猜牌。”

    老王连忙说道:“我随便挑一张牌,比如我拿个红桃2,我报红桃2和方块3,沈辉要是猜中,那我喝一杯,要是猜测了,你喝一杯,大家觉的咋样?”

    “这个可以。”

    众人纷纷附合,这是个概率问题,怎么也是一半输赢。

    “我没意见!”

    沈辉浑然不惧,有直觉撑腰,他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填。

    “就从总监这开始,让总监先来。”

    曾强把扑克牌递给了周明远,让周明远先上。

    周明远没推辞,随手抽了一张牌,侧着身子看了下,说:“黑桃5和梅花6。”

    沈辉只考虑了一秒,就说:“黑梅5。”

    “我艹。”

    周明远也忍不住骂一声娘,很干脆了干了一杯,说:“再来。”

    “方块7。”

    “不信治不了你。”

    周明远继续干,继续抽牌。

    “黑桃A和红桃8。”

    沈辉考虑了下,心里就有些惊讶,感觉不是黑桃A,也不是红桃8,怎么回事,瞅了瞅周明远,就有些明白过来,这明显是故意的,给他挖坑呢。

    至于究竟什么牌,直觉还没有那么逆天。

    转了个念头,沈辉六:“红桃8。”

    “错了,喝酒!”

    周明远露出笑容,其他人也忙跟着起哄:“喝酒,喝酒。”

    “不可能,亮牌。”

    沈辉自然不上当,酒喝到肚子里总不能再吐出来。

    “喝你的,我还会坑你不成!”

    周明远心里有数,当然不会亮牌。

    “这酒不能喝!”

    沈辉也不急,反正不亮牌他就不喝酒。

    其他不知道情况,也催促:“总监把牌亮出来,赶紧让他喝。”

    周明远心说一群猪啊,眼看沈辉不上档,只得装作作模把牌一甩,低头一看,才一脸惊讶地道:“看错了,瞧我这眼神,竟然把梅花A看成黑桃A了。”

    沈辉也不揭穿他,笑着说道:“还继续不?”

    周明远也不信邪,又抽了一张牌,结果还是被沈辉猜中。

    郁闷的把酒喝完,将牌扔给老王:“你来。”

    老王精神抖擞地接过,结果三次下来也被打击到,乖乖喝了三个酒,又把牌交给了下首的李姐,李姐同样不信邪,结果自然没有例外,也喝了三杯。

    一圈下来,众人再次崩溃。

    “换别的。”

    “真特么邪门。”

    “就不信治不了你!”

    男人们拍桌子,女人们也急眼了。

    “随便你们选,石头剪刀我照单全收。”

    沈辉把袖子往上一卷,浑然不惧,他酒量不行,以前在酒桌上都不敢嚣张,从来都是能躲就躲,能不喝尽量不喝,一直引以为憾,如今总算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

    猜单双。

    猜花色。

    猜大小。

    换了七八种玩法,沈辉当真是如有神助,猜的所有人溃不成军,彻底败下阵来。女人们喝的脸色红扑扑,死活再不玩了,男人们也喝的舌头有点大,有几个已经爬在了桌子上。

    不过沈辉最终还是没能躲过,被轮番敬酒干倒。

    连着醉了半个月,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离职前两天,沈辉哪都没去,就在宿舍休息了两天,顺便收拾东西。

    在公司干了五年,杂七杂八的东西真不少。

    全部都翻了一遍,却发现没什么能带走的,不是衣服就是行李,带也带不走,托运也不划算,这些破烂估计还不值运费的钱,最后一咬牙全都扔了。

    花了两天时间办完离职,沈辉告别了这个奋斗了五年的小厂子。

    随身就一个背包,装了几件贴身衣服和笔记本电脑。

    沈辉没有让公司的车送,让曾强开车把他送到机场。

    过完安检,刚进了侯机大厅,手机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号码,宁北省城的,沈辉就随手接了起来。

    “您好,是沈辉先生吗?”

    沈辉说:“我是,你哪位?”

    “沈先生您好,我是天安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