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五章 辞职
    截止11月15号,股票账户上的资金已经达到了126万,沈辉也从开始的兴奋和激动逐渐适应了这种恐怖的圈钱速度,当初定的小目标实现,辞职自然也提上了日程。

    要离开了,自然不能这么悄无声息的走。

    毕竟在这里奋斗了近五年,熟人太多了,怎么也要好聚好散。

    至于像关系比较不错的曾强等,更是要多聚几次。

    次日一早,沈辉上班后就直接去了书记的办公室。

    “什么,你不干了?”

    姚春梅听到这个消息是真惊讶了,似乎从没想过沈辉会辞职。

    沈辉点头:“是。”

    多的也没啥好说的,什么感谢公司和领导之类的话,更没必要说。

    姚春梅问:“为什么不干了?”

    沈辉说:“不想干了,想换个其他工作。”

    姚春梅想了想,努力调整了下心情,说:“找好单位了吗?”

    沈辉道:“没有呢,准备回老家过个年再说。”

    姚春梅忍不住劝道:“现在工作不好找,你现在怎么也是中层,就算跳槽到别的单位也得重新开始,怎么都有点不划算,我觉的你还是再考虑一下。”

    沈辉笑了,说:“谢谢书记,我已经想好了。”

    心里当然明白,姚春梅可不是有多么关心他,而是自己走了没人干活,要是能找到合适的人,估计姚春梅早就把自己给换了,毕竟自己不是她的人。

    姚春梅瞬间心情奇差,工伤的事还没折腾完,党委工作部负责人又不干了。

    特么的能不能消停下,让人喘口气再说。

    心里吐槽着,嘴上说:“那行,石总不在,你跟其他领导也说一下。”

    沈辉点点头,又坐了一会,起身离开,去跟分管设备的副总也说了一下。

    消息传的特别快,短短一个上午,所有人都知道了沈辉要走。

    当然,中层离职不是说走就能走,至少要提前一个月打招呼,工作要交接清楚,纪委要审查谈话,像沈辉这种本就负责纪检工作的,上级纪检部门要来审查。

    虽然只是个形式,但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的。

    “部长,你真的要走啊?”

    程玉芳和剧玲玲听到消息时,惊讶的不得了。

    沈辉点头:“真要走,你们好好干,争取早点进步。”

    程玉芳苦着脸:“你走了我们咋办?”

    剧玲玲则问道:“部长准备去哪呢,把我们也带上。”

    沈辉说道:“我去迪拜要饭,你们去不?”

    “行啊!”

    两个姑娘纷纷起哄:“到时部长端个碗,我们负责收钱就行。”

    沈辉笑道:“滚蛋,都想啥呢,早就说了让你们平时多花点心思学点东西,至少先把业务水平提上来,你们都当了耳边风,现在机会来了,你俩谁能顶上来?”

    两人摇头,都是一脸没什么自信的样子。

    在一线职工眼里,机关部门的人整天坐办公室,风吹不着,日晒不到,自然很爽,可又有谁知道机关的工作也不好干,特别是党委工作部,每天有写不完的材料。

    程玉芳和剧玲玲写个宣传稿件还行,至于写大材料,还是算了吧。

    那玩意没有人不头疼,不是想写就能写的。

    党委工作部的负责人,除了日常管理党、纪、工、团各个业务口,把关甚至亲自起草各种大材料也是必备的业务能力,不会写材料,是没法干部长的。

    “部长啥时候走?”

    两个姑娘都有些不舍,有些事情平时看不到,或者说潜意识选择了不去想,但现在仔细回想一下,抛开工作不谈,沈辉对下属还是非常不错的。

    “等一个月吧!”

    沈辉道:“中层离职要提前一个月,下个月办完手续就走。”

    程玉芳又问:“你走了谁来当部长?”

    沈辉道:“问这个干啥,等书记安排呗,你们俩也要抓紧学习进步了,新部长来了可未必还会惯着你们,连个业务口的总结都写不出来,还要我给你们写。”

    两人苦着脸点头,都感觉前途渺茫。

    这时赵立明推门进来,两人就回了办公室。

    “太突然了啊!”

    赵立明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问:“咋会突然辞职?”

    沈辉道:“不算突然,早就不想干了。”

    赵立明问:“为啥不干了,在书记手底下干的不爽?”

    沈辉当然不会承认,摇摇头:“如果干的工作能给人带去快乐,自己自然会快乐,会激情满满,如果干的工作让领导都烦的不行,那还有啥意思。”

    赵立明点根烟,二郎腿一翘,说道:“你这烟档次比领导都高,真特么腐败。”

    沈辉说:“我到想腐败,可特么的没机会啊!”

    赵立明吐了个烟圈,道:“影响不好,你就不怕上面查?”

    沈辉说:“我怕个毛线,就这清水衙门想腐败也得有机会啊!老子干干净净做人,没占过公司一分钱好处,反而还搭进去不少钱,我还怕人查?”

    赵立明不再说这个,道:“特么我也不想干了,几百个人的厂子,干个工作真难,天天推诿扯皮,谁都不想担责任,真没法干了,感觉心累的要命。”

    沈辉道:“之前不是有个私企开40万挖你吗,去啊!”

    赵立明说:“拖家带口的不好跳啊!”

    沈辉呵呵笑道:“那你再等等,等我开公司了叫你过去!”

    “那我等着!”

    赵立明也笑了,开个玩笑而已,不用当真,道:“今晚下南山,一起坐坐。”

    沈辉点头,马上要走了,饭局肯定不会少。

    晚上的饭局人不多,赵立明叫了采购部长作陪,一共就三个人。

    酒也没喝多少,都比较熟了,谁能喝谁不能喝都心里有数,也不劝酒,三个人喝了一瓶泸州老窖,散场后赵立明回家了,沈辉和采购部长家不在南山,搭车回了公司。

    次日上班,沈辉开始写辞职报告。

    没有什么‘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之类的话,而是老老实实的写。

    首先,感谢公司的培养。

    其实,感谢领导的宽容。

    第三,感谢公司给予的成长平台。

    不是虚话,是真的感谢,一个初中生,能在央企走到中层管理岗位,从一个普通工人成长为有素质有文化的文化人,对于沈辉来说,这是足以改变人生的重大转折和机遇。

    所以,虽然公司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他还是很感谢。

    既然都要走了,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用信签纸手写了一份辞职报告,洋洋洒洒写了七八百字,从头到位校对了一遍,确定没有错别字,才签上大名放到抽届里,准备一个月后再交。

    整理了下文件,正准备出去转一圈,杨丽又进来了。

    “领导,你这是要远走高飞啊!”

    杨丽两手空空,明显是过来串门的。

    沈辉笑道:“把你也带上,去不去?”

    杨丽笑眯眯道:“还是算了吧,我这有家有室的,不好跑啊!”

    沈辉道:“没啥事吧?”

    杨丽道:“没事,就是听说你要走了,过来看望下领导。”

    沈辉道:“都要走了,就别叫领导了,茫茫人海,能认识就是缘份,哪天想起我来了能给我挂个电话我就很高兴了。当然,要是想把你老公飞了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哈哈。”

    “好啊,到时一定找你。”

    杨丽笑眯眯问:“领导准备去哪,找好下家了吧?”

    沈辉道:“没找呢,先回老家过个年再说。”

    “有啥好工作别忘了我啊!”

    又聊了几句,杨丽扭着身子离开了。

    沈辉正准备出门,孙梅又来了,只能徒呼奈何。

    和孙梅聊了几句,等孙梅离开,干脆不出去了,就坐在办公室等。

    调到机关两年多,基本上机关部室的所有人都认识,而且还很熟,要离开了,自然都要过来看看,不管关系好的,还是平时工作中有点摩擦的,人都要走了,自然要抿恩仇。

    忙活了半个月,该交接的工作交接的差不多了。

    沈辉彻底撒手,就等一月期满后正式离职。

    12月1号,股票账户上的资金首次突破两百万。

    沈辉就在琢磨,要不要买个车,风风光光的开车离开,也免得让人小瞧了,不过考虑了一下还是算了,以后来宁北的可能性不大,挂个宁北车牌以后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