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四章 散伙的前奏
    一顿饭从中午吃到下午,酒喝的七七八八,几个酒量不行的已经睡在了沙发上,没高的还在抓住机会K歌,一年忙到头,这种两个部门聚在一起吃饭K歌的机会可不常有。

    毕竟大家工资都不算高,请客的成本可是很高的。

    特别像这种农家乐,消费还真不低。

    就这么一桌子下来,加上酒水没有两千块下不来。

    沈辉酒量一般,有点上头,坐了一阵到外面吹风。

    农家乐就是这点好,活动场地宽敞,在包厢里坐的闷了,可以到外面放松放松,不像在酒店,除了包厢再没有地方去,当然消费也让人痛恨。

    一盘蘑菇炒肉,竟然卖98,不是一般的贵。

    程玉芳跟出来,说:“部长,你也太大方了,我看了下,你点的菜和酒,这一桌子下来怕不是要两千多块,这个月工资本来就低,他们财务都没请过客。”

    沈辉笑笑,说:“没事,一顿饭我还能请得起,你们啊,眼光放长远点,这个社会就是人情社会,要不是我跟曾强关系好,我们的账能报的这么快?看看其他部门,报个账得跑多少次财务,你们报账的时候哪次不是快快就办利索了。”

    程玉芳说:“那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啊!”

    沈辉头疼,咋就这么蠢呢,好多事到现在还没想明白。

    撇开这个话题,说:“别给我心疼钱了,都说及时行乐,有白吃的机会可要抓住,就现在这情况,等过了今年,明年像这种聚餐的机会可不多了。”

    程玉芳惊讶道:“部长明年不来了吗?”

    沈辉头:“正在考虑,早给你说过,眼光不要盯着手里那点活,要多站在部门的角度考虑工作,不然等机会到了都抓不住,我要哪天真不干了,你能接下来不?”

    程玉芳说:“肯定不行,我这点水平哪能当部长。”

    “不要给人说,等过完年再说。”

    沈辉不想多说,不过明年是大概率不来了。

    程玉芳点点头,忙又问:“部长你找好地方了吗,带着我一块跳槽吧!”

    沈辉笑道:“找工作哪有那么容易,安心上你的班吧!”

    程玉芳撇撇嘴,心里就琢磨,部长要是不来了,会去哪里。

    在外面吹了一会风,沈辉正准备回包厢,呼啦啦一群人涌了出来。

    “出事了,赶紧回公司。”

    周明远走在最前面,脸上满是凝重。

    沈辉一怔,问:“出啥事了?”

    周明远道:“冶炼炉放炮了,出人命了。”

    沈辉心里就是一跳,忙问:“死了几个?”

    “一个,还有三个正在往医院送。”

    周明远一边说,一边开始快步跑,其他人也连忙跟上。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大伙哪还有心情唱歌。

    “麻烦大了!”

    沈辉心里一个咯噔,死人了,这特么是要捅破天的节奏啊,就现在国家对安全事故的责任追究力度,肯定要抓人的,就不知道抓几个。

    连忙到前台买了单,出来时车已经开过来,准备出发。

    周末休息,家在县城的不用回公司,直接回家,安全事故跟普通员工没啥关系。

    沈辉、周明远、曾强是肯定要回公司的。

    车上问起情况,周明远也不太清楚具体经过和情况。

    车子开的飞快,半个小时杀到公司。

    司机把车直接开到了办公楼下,其他人回宿舍,沈辉和曾强跟着周明远直奔会议室。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中高层以上肯定要开会的。

    进了会议室,大多数人都到了。

    没有人吭声,气氛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仿佛头顶笼罩了一层乌云。

    领导们不开声,各部门负责人也没人敢吭气。

    过了半天,总经理何永平开声说:“宁北的人一会就到,当务之急是处理好善后,姚书记去医院,盯着那几个伤员,务必要把人抢救过来,不能再出问题。”

    姚春梅点点头,爽快的应下。

    “赵总抓紧组织人员分析事故原因,尽快查明事故原因。”

    主管安全的赵副总答应一声,这是他的责任。

    一条条任务分派下去,就剩陈明远没啥事情,他是管财务的,这种事情帮不上忙,等总经理安排完,才问了句:“县里的安监部门知不知道?”

    又是一阵沉默。

    过了半晌,主管安全的赵副总才道:“还没通知。”

    周明远道:“要等宁北的人到了再说吧?”

    何永年点点头,肯定要等宁北隆兴的领导们到了才会通知县里的相关部门,但也拖延不了多久,好在省城离南山也就一个多小时,不然肯定等不住。

    分完任务,所有人立刻分头行动。

    分管安全的赵副总、安全生产部门负责人、冶炼车间的负责人脸色最难看,按照国家对安全生产事故的责任追究力度,只要出现工亡,肯定要抓人。

    “你跟我去医院。”

    出了会议室,姚春梅叫住沈辉吩咐了句。

    沈辉点点头,去医院也好,正好能避开公司的乱局。

    赶到南山县医院,一个伤员的家属到了,正堵着送人过来的综合管理部部长赵立明吵的炸毛,姚春梅和沈辉一到,也立刻被家属围起来,看那架势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赵立明趁机躲到一边,暗暗抹了把冷汗。

    姚春梅差点气死,强压着火气安抚职工家属。

    等到把职工家属们安抚住,才火大地问:“赵立明呢?”

    “在这!”

    赵立明忙跑过来,一脸孙子样。

    沈辉抹了把额头,心里也在骂着娘。

    这王八蛋真不是东西,竟然让老子顶岗。

    姚春梅沉着脸问:“受伤职工呢,现在什么情况?”

    赵立明就忙汇报情况,五个受伤职工的情况也很不乐观,正在急救室抢救,具体情况还不清楚,这也是职工家属着急过火的原因,就怕抢救不过来。

    沈辉脑子转了下,连忙跑去找医生问情况。

    不能呆在书记的身边,不然随时会成为火力中心。

    一个多小时之后,急救室传来消息,抢救过来了。

    姚春梅松了口气,沈辉也松了口气。

    公司也传来消息,总经理、分管安全的副总、安全生产部负责人、冶炼车间的主任和班长被公安局带走,停产整顿是毫无疑问的,要命的还是职工家属去闹事。

    把医院的事安顿好,姚春梅就回公司开会。

    沈辉不想在医院伺候人,也跟着回了公司。

    周末取消,机关部室所有人全部回归岗位,以应对随时突发情况。

    工亡家属是外省的,家属还没到,只能等。

    次日中午,接到通知的工亡职工家属才风尘仆仆赶到公司,来了三个人,职工的父母和姐姐,办公楼仿佛变成了丧葬场,工亡职工母亲和姐姐的嚎哭响了整整一天。

    财务、质量等部门把门关的死死的,压根就不出门。

    书记把安抚工亡职工家属的重任交给了德高望重的后勤部长,沈辉就躲的远远的,这种事能不掺合,没人愿意往跟前凑,折腾了三天,终于开始谈赔偿。

    相关部门介入进来,赔偿很快谈妥,工亡的职工家属拿了钱走人。

    三个重伤的还在医院躺着,一时半会处理不完。

    相关部门的停产整顿通知发了过来,所有工作全部停下。

    总经理被带走,领导班子没了头羊,上面下来的领导领着开了三天会,做出决定,利用半个月把设备检修保养完,车间职工全部放假回家,机关部室看情况再说。

    “部长,我们啥时候放假?”

    两个手下一听放假,全都有些发愁,离过年还有三个月呢,本来今年就没效益,没有挣到什么钱,放假了就发个生活费,坐吃山空也不行啊。

    “不知道!”

    沈辉说:“后续处理跟我们没啥关系,估计十二月份就能放了。”

    程玉芳又问:“年过完啥时候来?”

    沈辉说:“不好说,公司被关停,政府让开才能生产,等通知。”

    “唉!”

    两个姑娘都叹了口气,互相望望,不知道说啥了。

    沈辉到是没什么压力,他已经基本确定,明年大概率不来了,而且出了安全事故,别说公司上下,宁北隆兴也有些焦头烂额,都在处理善后,哪还顾得上主题教育。

    所以,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是不用开了。

    关键两个领导都进去了,怎么开?

    沈辉直接放羊,开启了数着指头混日子模式。

    今天请两个支部的几个委员吃饭,明天请综合管理部吃饭,后天又请几个平时关系还行的中层聚了一餐,隔天又请曾强两口子和周明远小聚,就这么混到了十一月中旬。

    “听说你最近天天请客,看样子是真发财了啊!”

    周明远一边剥花生,一边笑着说。

    沈辉笑道:“我就穷命一个,发什么财,在公司奋斗了五年,这不有些舍不得嘛,离开之前跟大家好好聚一下,过了今年,以后再聚的机会就不多了。”

    周明远愣了下:“什么情况,你要走?”

    曾强和他媳妇张芳也是一怔,惊讶地看着沈辉。

    沈辉点头,道:“准备明天跟书记说。”

    周明远问:“准备去哪,找好跳槽的单位了吗?”

    “没找呢!”

    沈辉摇头:“回老家过个年再说。”

    周明远道:“那你这有点冲动了,跳槽没问题,但要找好下家再跳啊!”

    曾强笑道:“总监不知道,人家是去研究能让汽车跑一千公里的电池,上次不还叫我一起去吗?还找啥工作,哪天公司开了喊一声,我也跟你混去。”

    沈辉笑着点点头:“行,等我开公司一定喊你。”

    周明远和张芳都笑了起来,气氛挺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