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三章 坑领导的下属
    “我知道大家都不容易,要还车贷房贷,公司也想给大家把工资发高点,但是我们没有效益,上面不让超发,所以,要想工资上去,还是要看效益……”

    沈辉洋洋洒洒讲了一堆,工人们都听的不耐烦。

    更有工人气的心里骂娘,特么的,古人都说衣食足才能知荣辱,饭都吃不上了,你特么还在这谈什么理想,有本事你们一年别拿工资奉献给大家看看。

    好在沈辉没有啰嗦太久,讲了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

    姚春梅有点官僚,自以为这番思想工作做的还不错,职工应该能理解公司的难处,又讲了几句空话,才在车间主任一脸装出的假笑相送下,去了下一个车间。

    沈辉则觉的心累,他太了解基层职工了。

    或者说,有些问题大家都能想到,唯独书记想不透。

    或许能想透,可能是故意装糊涂。

    说白了,工人来这里就一个目的,那就是挣工资。

    工人都是普通人,上班唯一的目的就是挣钱养家。

    如果企业效益好,你跟工人谈谈理想,或许工人还能听几句,可一旦发不出工资或者工低太低不足以养家小,说的再多都是废话,空谈理想要有用,那还吃饭做什么?

    花了三天半时间,把五个生产车间全都走了一遍。

    被迫说着昧良心的话,感觉实在心累。

    书记却自觉工作做的扎实,乐呵呵的给上面汇报了一番。

    沈辉顾不上休息,主题教育的一堆任务还在头上压着呢,每天都要报日报,每周还要报周报,天天都要学习,而且学习时间不能少于三小时,光是抄领导班子的学习笔记就抄的手抽筋,不但他烦,领导们也被折腾的想骂娘,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明知道要招人骂,还不得不干。

    怪不得这活没有人干,经常招不到人,就算要来个刚毕业一头懵的大学生,也干不上几天就要申请调岗,实在太草蛋了,没前途不说,干活还招人骂,谁特么愿意干。

    刚把今天的笔记抄完,书记的电话就来了。

    “看到群里的消息没?”

    书记的语气不是太好,不知道又出啥事了。

    “还没呢,在抄笔记,还没顾得上看。”

    沈辉一边说,一边忙点开微信,飞快的扫了一眼,就看到上级宁北隆兴的群里发了一条长消息,几个主题教育资料没及时报上去的单位被通报了。

    南山隆兴数量最多,好几个材料没报上去。

    “干啥吃的。”

    书记的火气隔着话筒传了过来:“连日常的材料都报不上去,看看群里被通报的,就我们最多,人家以为南山隆兴瘫痪了,我都不知道你一天在干啥。”

    沈辉心里那个气啊,都不知道咋解释了。

    挂了电话,就起身出门。

    到部门办公室一看,程玉芳和剧玲玲有说有笑的,正在研究一件新买的衣服,对门行政口的张毛也在给提意见,顿时气就不打一出来。

    “干嘛呢,你们一个个的都比我闲啊!”

    沈辉黑着脸问:“主题教育的材料为啥不报?”

    “啊,我忘了!”

    程玉芳忙扔下衣服,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张毛眼看不对,连忙溜走。

    剧玲玲则忙回到办公桌前坐下,装作收拾桌子上的文件。

    沈辉训道:“这也是理由?常态化的工作都能忘了,你咋没把吃饭给忘了?每天都要报的东西你都能忘了,脑子里一天想的啥?这种事情也得让书记训一顿,太不像话了。”

    “我现在就报。”

    程玉芳一看部长发火,忙坐在电脑前开始干活。

    去年公司效益就不好,今年更不如,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各种折腾,日子难过,自然人心浮动,好多人都在混日子,甚至有人在找退路。

    这种大环境下,想把工作干好更难。

    别说手下的两个兵,有时候沈辉都想撂撅子。

    回到办公室,坐了没一会,曾强晃晃悠悠来串门。

    “有烟没?”

    沈辉指了指桌子上,没有说话。

    曾强扫了眼,拿起办公桌上的烟盒:“档次越来越高了,都抽上苏烟了。”

    “呵呵!”

    沈辉说:“别人送的。”

    “我艹,纪委带头腐败!”

    曾强抽了一根点上,说:“赶明儿也让别人送我两包。”

    沈辉吐槽道:“特么的管着公司的钱袋子,还经常跑来蹭我的烟,就没见过你这么赤贫的财务部长,人家别的公司的财务部长,收钱收到手软,你特么连个烟都抽不上。”

    “不敢啊!”

    曾强吐着烟圈说:“现在天天喊反腐,这不是怕你找我约谈么?再说给我送烟的还真是没有,前阵子有人送了一千块钱,左想右想没敢拿,我给人退回去了。”

    沈辉说:“再有人送,直接交到我这来。”

    曾强问:“咋操作的?”

    沈辉说:“现在上面的思路也在变,坐在你这个位置,没人送肯定不可能,你看看人家工程上的就比较聪明,时不时的送来几条烟,我们报上去上面也不说啥,你要是长时间都零报告,按上面的意思,这就是工作没做到位,上面会亲自下来查。”

    “还有这种操作?”

    曾强说:“那下次收到了交你这来,不给退了。不过你说有人会给你送烟?这不是搞笑呢吗,就你们这清水衙门,能给人办啥事,还有人送烟。”

    沈辉郁闷了,党委工作部是标准的清水衙门,不管工程项目和采购,确实连个免费的烟都抽不上,但被人说出来就让人不爽了,说:“自己买的。”

    曾强笑起来:“我就说,不过你这档次拔的有点高啊,以前抽十一块钱的云烟,这一下子就上高苏烟了,这烟不便宜吧,我记得要四十还是多少?”

    沈辉道:“四十五一包。”

    曾强就好奇了:“哥们最近发财了啊?”

    “发了点小财!”

    沈辉拉开抽屉,取出一条刚拆的苏烟,拿出两盒扔给曾强:“拿去抽。”

    “啧啧,真土豪啊!”

    曾强啧啧称奇,问:“是不是彩票中大奖了?”

    沈辉说:“中个毛钱啊,我有那么好的命吗?”

    曾强说:“老实交待吧,发啥财了,让我也发一笔。”

    沈辉说:“最近被巴菲特附体,炒股票赚了几个涨停板。”

    “艹,欺负我智商呢!”

    曾强当然不信,“你咋不说你被元始天尊附体了。”

    沈辉笑道:“不信算了,啥时候发工资?”

    “钱到了就发。”

    曾强叹着气说:“这个月我才发一千多块钱。”

    沈辉说:“咋会这么少,你是正职,60%怎么也有四千吧?”

    曾强说:“扯蛋,考核一大堆,到手就一千多块钱。”

    沈辉算了算自己的工资,这个月被上面考核了800,社保再扣1000块,60%到手也不到三千块,心情立马就不好了,钱给不到位,理想有个屁用。

    幸好股票获利不错,十个交易日下来,账面上的资金达到了70多万。

    除掉借的外债,个人资产也有40多万了。

    至于那点外债,基本没有压力。

    挨照现在的捞钱速度,一次进出最少四万多,运气好抓到涨停板,一次就是七万,最多七个交易日,就能把外债给捞出来,甚至用不了七天,五个交易日就够了。

    沈辉却忙的焦头烂额,根本就顾不上享受捞钱的快感。

    主题教育进入了收尾阶段,10号前要把领导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开完,领导们被折腾的够呛,骂声不断,沈辉心累的要命,感觉忙的毫无意义。

    到了周末,沈辉忙里偷闲,带着部门和财务联谊。

    一行人浩浩荡荡杀到县城,找了家环境不错的农家乐准备好好放松一下。

    点好酒菜,沈辉和财务总监周明远、曾强几个嗑瓜子闲聊,程玉芳、剧玲玲和财务的几个小年轻在鼓捣音响设备,好久没去K歌了,可得好好吼上两噪子。

    音箱很快响起,旋律还挺有节奏感。

    很快,财务的成本主管会计拿着话筒唱了起来。

    昨天去了趟天庭

    蟠桃盛会要举行

    确保网络能畅通

    玉帝让我修卫星

    昨天接了大工程

    孟婆汤里要加冰

    奈何桥装红绿灯

    wifi覆盖丰都城

    ……

    “噗!”

    沈辉一口茶喷了出来:“这啥歌?”

    旁边几个姑娘也笑的不行,一边笑一边给打拍子。

    税务会计陈美娟是个80后少妇,取笑沈辉:“你也是90后,咋比我还落伍呢,抖音上这么经典的歌都没听过,这可是马云开演唱会唱的歌。”

    “马云还开演唱会?”

    沈辉惊讶了,他确实很少刷抖音。

    程玉芳接道:“部长你也太out了吧,上次我给你手机上装了个抖音,结果没几天你就给删了,现在的好多流行元素,都是在抖音上先火起来的。”

    沈辉说:“那玩意费电,我给卸了。”

    剧玲玲忙说:“你该换手机了。”

    沈辉摸摸头,一直忙的没时间下县城,之前他到是在天猫上订了个新手机,华为最新款的mate30,最高配的那款,花了将近八千块,估计也快到了。

    一边,成本主管还在扯着嗓子唱。

    广寒宫,太冷了。

    我怕嫦娥冻感冒

    我给装了台空调

    在家不用穿棉袄

    ……

    沈辉心想,新手机到了得装个抖音刷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