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一章 凭感觉炒股
    南山隆兴铸造有限公司是央企隆兴集团旗下的一个四级子公司,规模不大,只有三百来号人,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央企该有的部门一个不少。

    二十六岁干到央企的中层,沈辉觉得,自己也算是青年才俊了。

    虽然是个副职,但那也是中层。

    当然,这也要得益于全国“干部年轻化”的大趋。

    地方政府的干部在年轻化,央企在这方面更是走在了前列。

    十一国庆到了,沈辉忙的飞起,连轴转了半个月,系列活动总算是搞完了。

    为了慰劳手下,还组织了一次聚餐,没喝酒,就是吃个饭。

    散场后等车的功夫,不知从哪掉下的东西砸在沈辉脑袋上,当场人事不省,这下可把手下们下坏了,手忙脚乱的给公司领导打了电话,才把沈辉送到了医院。

    这事有点邪乎,砸人的是什么东西,谁都没有找到。

    只有剧玲玲离的比较近,隐约看到有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砸在沈辉脑袋上,然后沈辉一声没吭就倒了,所有人也慌了,至于砸人的是什么东西,却没人关注。

    等到了医院医生问起,大家才想起这事。

    把人都砸晕了,头上却没出血,只起了一个包。

    医院说是轻微脑震荡,人随时都会醒来,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大家才放了心,至于是谁乱扔东西,这个没办法追究。

    大家也没想到报警,等到公司领导赶到,才想起这茬。

    沈辉很快就醒了,迷迷糊糊了好一阵,脑子才渐渐清醒过来。

    “部长,你没事了吧?”

    耳边传来问话声,是个妹子。

    沈辉扭头看过去,还有点儿迷糊,使劲晃了晃脑袋,才渐渐回过神来,瞅了眼站在旁边的程玉芳,下意识地问道:“这是哪?”

    “医院呀!”

    程玉芳道:“我们把你送医院了,你不知道吗?”

    沈辉觉的脑瓜疼,说:“不知道,到底咋回事?”

    程玉芳说:“有人乱扔东西砸你头上了,你当时就晕了,可把我们吓坏了。”

    “我艹,是谁干的?”

    沈辉忍不住骂娘,哪怕旁边是个妹子也憋不住火。

    任谁碰上这种事,那都得骂娘。

    程玉芳道:“这就不知道了,当时谁也没注意,剧玲玲看到有东西砸你头上,也没找到东西,我们都吓坏了,给书记打了电话,才把你送到医院。”

    “什么,书记知道了?”

    沈辉大惊,这下麻烦大了。

    程玉芳尴尬了:“当时我们吓坏了,就给书记打了电话。”

    沈辉彻底无语,想数落几句,又忍住了。

    指望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给他挡锅,还不如指望书记能大度一回。再说突然遇到这种事情,几个没啥经验的小年轻不吓个半死才怪,肯定会给书记打电话。

    “去问问医生,看看啥情况。”

    让程玉芳去问医生,沈辉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后脑勺隐隐有点疼,用手摸了下,竟然没有破皮。

    沈辉松了口气,还好,问题不大。

    过了一会,值班医生来了。

    问了几句情况,值班医生又看了看沈辉脑袋上被砸过的地方,其实有点纳闷,别说没有破皮,竟然连个痕迹都没有,只好说:“人醒了就没问题了,观察几天就能出院了。”

    医生走了,沈辉把程玉芳也打发回去了。

    在医院躺到第三天,沈辉就果断出院了。

    庆祝建国70周年活动虽然搞完了,但工作量却没有减少,反而事情越多,特别是主题教育刚刚启动,一堆规定动作要落实,工作就没干完的时候。

    本来打算趁十一长期出去浪一圈,结果吃饭个吃到医院,实在太悲催了。

    果不其然,国庆长期结束后上班的第一天,早上刚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呢,就被书记叫到办公室训了一顿,好在早就有心理准备,坦然承认错误。

    到办公室安排了下当天的工作,沈辉抓紧时间看了下股票行情。

    炒股炒了三年,不但没赚到钱,反而学费交了不少。

    收手吧,实在有点不甘心,就这么吊着。

    三万块钱缩水了三分之一,还剩下两万出头。

    绿了近半个月,中京股份总算是飘红了。

    沈辉精神一振,看着亮眼的红色,心情终于好了点。

    看了下股价走势图,也不甚明了,正寻思什么时候能涨上去呢,心里忽然就有种不妙的感觉,有种强烈的直觉,中京股份明天又要跌。

    “要不要割肉抛了?”

    心里闪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否决了。

    还是再等等,至少也得回本再说。

    敲门声响起,沈辉赶紧关掉行情软件。

    对门综合管理部干行政的张毛进来了。

    “哥,这几份文件签个字。”

    张毛手里拿了几份文件,放到沈辉办公桌上。

    文件是宁北隆兴党委下来的,书记批到了党委工作部。

    沈辉看了下,都是需要党委工作部落实的,随手签上自己大名。

    张毛拿着文件出去,沈辉正准备继续干活,机关党支部的组织委员杨丽又来了。

    “领导,我写了个主题党日活动方案,你给看下呗。”

    沈辉痛苦的拍了下脑袋,白天真没法干活,看来只能晚上加班了。

    “主题党日活动不是党课学习,组织党员坐在会议室念几个文件就完了,还得有其他的内容支撑,要通过一定的活动形式和载体,达到让党员受教育的目的。”

    沈辉一边看,一边点评。

    杨丽点着头,一副受教的表情。

    沈辉又道:“主题教育的大方向没错,但是作为一名党员,我们的初心是什么,使命是什么,现在还有党员讲这个吗?很少了吧,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让党员来讲一讲自己入党的初衷是什么,这样内容是不是更丰富一些,形式上也更有特色和亮点?”

    “领导就是领导,水平就是高。”

    杨丽笑着恭维了一句,说:“那我通知大家准备一下。”

    沈辉又道:“除了回顾入党初衷,我们是不是还可以准备一些其他内容,主题教育要结合我们机关部室的工作特点,我们天天说要转变作风,为基层服务,我觉得可以跟主题教育结合起来。现在天气这么热,回顾完入党初衷,支部书记是不是可以带领机关的所有党员去给生产一线的职工们送点雪糕西瓜什么的,转变作风就要有实际行动。”

    杨丽一脸苦相,心里后悔不迭,早知道不来了。

    这一来,就给安排了一堆麻烦,真是头疼!

    机关的党员本来就不太好组织,这又是让大家回顾入党初衷,又是要送清凉的,不太好应付,关键问题是,西瓜和雪糕从哪来,总不能让自己掏钱去买。

    “有问题吗?”沈辉问。

    杨丽说:“有,西瓜和雪糕呢?”

    沈辉说:“把费用加到你的方案里面,我从工会给你出钱。”

    “好吧!”

    杨丽快无力了,感觉工作真是不太好干。

    沈辉也很无力,支部的工作想要做扎实,还真有难度,书记委员全是兼职,大家都有本职工作,还要再额外承担一份没有任何好处的工作,换了是谁也不会积极主动。

    在全面从严治党的大环境下,抓党建是很重要,但谁又知道基层工作之难?

    特别是现在公司效益不太好,人心本来就不稳,工作就更难推进。

    听说这个月发生活费,还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离职。

    不过,这个都是以后的事了。

    忙活了一天,尽处理些杂七杂八的事,正经事也没干几件。

    次日,早上照常开完早会,到办公室召集手下,把早会精神传达完,看看时间,股票已经开市了,沈辉打开行情软件看了下,脸色立马又不好了。

    全是绿的。

    中京股份跌了三个点,还在继续往下跌。

    要命的是,感觉依旧不是太好,估计明天还要继续跌。

    “真是曰了狗了。”

    沈辉气的想骂娘,心里问候着上市公司老总亲属女性。

    连续阴跌了三天后,忍无可忍下,最终还是将中京股份割肉抛了。

    看了看账面上剩余的资金,想提现走人,又有些不甘心。赔了近一万块,实在不甘心就这么放弃,怎么也要把亏掉的赚回来,心里才舒服点。

    选了好几支均线多头排列的股票,也不知道该买哪个。

    仔细看了看,挑了一支感觉会涨的农业股全仓杀进去。

    没错,就是凭感觉。实际上多数股民炒股都是凭感觉,真正有把握的能有几个?真要有把握,在股市被割韭菜的也就不是绝大多数了。

    好在第二天开盘后,昨天买的农业股竟然涨了,涨了近8个点。

    感觉明天没什么行情,沈辉果断抛了,心情着实不错。

    赚一把就走,亏了就坐等回本。

    这就是沈辉这几年炒股的心态,所以亏的多,赚的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