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的一个大妖夫君 > 第254章-值得被爱


    霁月主动和顾怜搭话,他可知道昨晚上顾怜一宿都没从云薇房间出来,要说这个还算能接受,那么今天一早顾怜就把床褥搬去了云薇房间,而云薇一幅睁眼瞎的默认态度,就很反常了。

    霁月努力忍耐到现在,终于找了一个云薇不在的时间,放好奇心出笼,他奸笑着甩甩头,戳着顾怜的手:“昨晚上过得怎么样?”

    “你脑子里能想点儿别的事情吗?”顾怜低头,一脸鄙夷,他是这么有原则的妖,又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混蛋,“我什么都没有干。”

    霁月看起来很失落。

    什么都没干,晚上还要搞隔音阵,这是欺骗老人家感情!

    顾怜不是没考虑过风霓裳的提议,可他还是不舍得,他想等云薇同意,而且,云薇现在的身体状况摆在眼前,他不敢乱来。

    两妖在互相鄙视中结束了对话。

    飞快地洗了个澡,顾怜跑进屋子,关门,放阵。

    “云儿,到了休息的时间了,该睡啦。”

    云薇看了看沙漏,摇头说道:“时间还早。”

    “云儿,我们要遵医嘱。”

    顾怜搬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好说歹说,云薇就是无动于衷。

    通过云涟漪作为媒介,云薇刚触摸到走进百里夜世界的门槛,她想更加深入的融进那个玄妙的世界,去捕捉一个个技巧,而不是浪费时间在休息上。然而,她的这个念头注定不可能在今晚实现了。

    云薇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同意了顾怜搬过来住,可能是临睡前脑子一抽,就应下来了。顾怜是很温暖的,他在的时候,她可以睡的很安心,鉴于顾怜晚上表现良好,很守规矩,她今天就默认了。

    往常只要她坚持,顾怜一定妥协,可顾怜最近被云薇宠的胆子超极大,见云薇不配合,竟然直接夺走了她手中的书卷,态度强硬的把她抱起来,一路走到了床边,把云薇安置在床内:“好啦,睡觉吧。”

    云薇气得冷着俏脸,十分想把顾怜赶出去。

    然后云薇坐起身,指着房门,瞪着顾怜:“你回去睡。”

    “我不。”顾怜一听就不乐意了,他一手挥灭烛火,一手放下床幔,把想要下床工作的云薇抱在怀里一起倒在床上,“我要陪着你。”

    陪着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小孩子。

    云薇不想用蛮力挣脱,误伤了这个傻小子,麻烦的还是她自己。

    顾怜蹭了蹭云薇的发顶,让云薇的脸颊贴近自己的心口。

    云薇完全可以听到顾怜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对方的呼吸纠缠在自己颈侧,如此亲密的接触,这让她的心跳不受控的又快了一些。

    “我现在就休息,你快点儿躺好。”

    云薇不得已妥协,可她说完这句话,顾怜还是没放手。

    “云儿,你别乱动,千万别动。”顾怜的力道仿佛是要将云薇嵌入自己身体里一般,他语气带了点儿请求的意味,“我就抱一会儿。”

    两人的阻隔无非是两层单薄的睡袍,云薇能感受到顾怜的变化,她顿时停止了挣扎,难以置信的抬头:“你……”

    顾怜闷声:“我不是有意的,身体本能,这不受我理性控制啊……”

    和自己心爱的姑娘共处一室,又正值恋爱情浓时,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又不是一块冷冰冰的石头,哪里做得到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云薇盯着快要哭出来的少年郎沉默。

    到底是谁更吃亏?

    云薇耳尖的红晕蔓延到脸上:“控制不住就快点放开。”

    顾怜摇摇头:“不放,放了你就赶我走了。”

    云薇在心里默念了一段阵图规律演变法则,发现并不怎么管用,反倒是体温随着两人拥抱的时间越来越高,高的脸似乎快烧起来一般,她抿抿唇,又退了一步,说道:“你放手,我不赶你走了。”

    顾怜垂眸看着她,窗外的月色过于皎洁,他又是猫妖一族,目力比云薇好了不少,此刻云薇娇羞的模样映入他眼中,令他心里炸开了烟花片片,他是怎么都没办法移开眼睛的,更别说把手给松开了。

    可再这么看下去,他怕是要失控的。

    顾怜咬了咬牙,艰难的闭上眼,把云薇放回了床榻内。

    涌动的情愫叫嚣着让他靠近云薇,顾怜觉得他可能需要一个冷水澡来缓解一下发热的大脑,顾怜抓抓头发,苦笑,他真的太难了。

    云薇见顾怜坐起来,不知道他又想作什么幺蛾子,刚安分这才多一会儿就又闹腾,于是她拽住了他的衣袖,问道:“你去哪儿?”

    “我去洗个澡。”顾怜不敢看她。

    云薇想打一顿他:“好了伤疤忘了疼?”

    顾怜知道云薇指的是什么,他不久前就因为这事儿生了病。

    隔了半盏茶的功夫,云薇起身,抱住了他。

    少女冰凉的体温并没有消减顾怜心头的燥热。

    顾怜被云薇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懵了,一动也不敢动:“云、云儿……”

    “就那么喜欢我?”云薇的声音似乎带了点儿笑意。

    顾怜这还是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那当然了,我最喜欢云儿了。”

    “云儿是世上最好的姑娘!”

    “放着这么好的姑娘不爱我就是傻子。”

    “顾怜爱上云薇了。”

    “我爱你。”

    虽然以前也说过,但是这次,是在清醒的时候,告诉云薇的。

    云薇被这三句我爱你砸的犯懵。

    心里又酸又涩,除了幽素君,竟还会有人愿意对她说出这三个字。

    时隔经年,终于有人再次告诉她,你是值得被爱的。

    顾怜紧张的手心冒冷汗,他怕云薇拒绝,可他想要一个回答。

    云薇掰过他的头,轻声问着他:“你以为,你凭什么睡在我房间里?”

    顾怜傻愣愣的看着她。

    云薇索性直接吻了上去,交换着彼此的心意,吻罢,问:“明白了?”

    “明、明白了!”

    顾怜反手抱住她,好一会儿,才红着脸放开,但那眼神直勾勾,却灼热的不像话,初恋的少年郎并没有学会如何压抑自己的渴求。

    云薇低头解着自己的衣带。

    顾怜急忙按住她的手,目光瞟向少女外露的肌肤,又逃也似得避开。

    “这不是你想的吗?”

    月色下,云薇嗓音微凉,双眸染上淡淡地不解。

    怎么可能不想!顾怜都快想疯了,可想归想,他还是不愿意拿云薇的身体开玩笑:“云儿,你别误会。我不是为了这种事才搬进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很明白了。你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真的。”

    “顾怜。”云薇打断他的碎碎念,“我只问一句,想要吗?”

    顾怜深呼吸:“……想。”

    “你是妖,我是半妖,无需遵守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制定的礼节。”

    云薇要的就是一个答案,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通往何处,因此她不想一味地享受着顾怜的付出,她的时间太短了,在有限的时间内,她不想留下任何遗憾。如果顾怜想要,她给的心甘情愿。

    也许以后顾怜对她的感情会改变,可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如果不踏出这一步,她有什么资格谈未来。

    顾怜抓耳挠腮:“云儿,你听我说,我们不用急在一时……”

    云薇还不知道顾怜有这么磨叽的时候,她眯了眯眼,拉起薄被蒙着头背对着顾怜躺下:“既然不急,那你就出去。再也不要住过来。”

    顾怜又开始认错道歉。

    反正只要他的云儿生气了,他主动伏低做小总没错的。

    顾怜好说歹说才将云薇哄了出来,云薇却冷着脸瞪着他,美人娇蛮起来,自有一派风情,顾怜被勾了魂,一心想要拥有她。

    所以,他彻底拥有了她。

    就像云薇一开始说得那样。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霁月被顾怜耍剑的动静吵醒,迷迷糊糊地跑出来,就发现了不对头的地方,顾怜手背上的抓痕简直太乍眼了。

    “你俩昨晚上打架了?”霁月大胆推测,他说道,“不对不对,你不可能打小薇儿,所以,你是干了啥事儿才被小薇儿打了?”

    顾怜可疑的脸红了。

    霁月难得纯情了一次。

    他不觉得顾怜有那个胆子对云薇下手,最多最多就是沾沾便宜。

    “我们没打架。”顾怜红着脸道,“云儿没打我,云儿……很温柔的。”

    他明明是想安抚云儿的,没想做到最后一步的,谁知道就那么鬼使神差的把人给要了,还折腾了好久,弄得云儿现在都还累得没醒。

    可是动了情的云儿,真的真的超撩妖的。

    顾怜这么一想,舞剑舞的更起劲儿了,打了鸡血都没这么管用的。

    霁月:“……”

    不就是搬进云薇的屋里睡了一觉,以前又不是没睡过,怎么今天就激动得跟疯了一样?啧,昨天晚上该不会真出了什么事儿吧?

    一晚上的时间而已,老夫错过了什么!

    顾怜傻乐着舞剑,不知疲倦般。霁月寻思着也从顾怜这里得不到正常的解释,就想去探探云薇的口风,这怕不是把孩子给打傻了。

    就在霁月努力爬到门口前,练剑少年一剑飞来,戳在霁月去路上。

    “你想谋杀吗?”霁月吓得不轻。

    顾怜走回来拔出剑,抱臂看着霁月:“你不能进去。”

    霁月来气:“为什么不能,这又不是你屋子。”

    “从今天开始就是了!”顾怜理直气壮,“云儿是我的,她的屋子也是我的!云儿睡着呢,你不要吵她。我说不能进,你就不能进!”

    这护食样儿,要说没什么,霁月是打死都不信了。

    屋内传来一声云薇压抑的低咳。

    顾怜推门进去,顺便把霁月关在外面。

    霁月:“……”

    一入了洞房,媒人丢出墙。

    少年郎你这样难道不会良心不安吗?

    事实证明,顾怜不会。

    “云儿,你醒啦!”顾怜挑起床幔看到睁开眼的云薇,他目光在云薇略显红润的娇颜上一顿,捂着脸转头,连声道,“你等等,我去给你倒杯茶。”

    云薇任凭顾怜把她扶起来,喝了两口茶水,看起来神色厌厌的。

    顾怜心里咯噔一下,紧张兮兮的抱紧她,诚恳地道歉:“云儿你是不是生气了?我错了,我昨晚上不该那么莽撞,你别不理我了啊……”

    他怕云薇后悔。

    然而要是让他重新选择一次,他依旧会做出一样的决断。

    云薇转动着眼珠瞟了一眼顾怜。

    “我没生气。”忍受不了顾怜哭唧唧的语气,云薇无力地开口,“累。”

    她比不得少年郎精力充沛,也比不得少年郎体力好。

    顾怜听懂了云薇的意思,耳根红了红,语气特别轻柔地开口:“我保证以后不让你这么累了,我第一次,没什么经验,我会学的。”

    云薇听了更是无语,这么青涩的少年郎,怎么什么话都能往外说。

    顾怜暗搓搓地耍了个小心眼儿,反正云儿没反驳他,就表示还有下一次的,他真是机智了,顾怜美滋滋地暗喜,他磨磨蹭蹭地伺候着云薇洗漱更衣,而云薇身子倦怠的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也就由着顾怜帮忙,其实她身子除了疲累,还有些许的疼痛,但她没告诉顾怜。

    顾怜把云薇抱去了窗边软榻上,仔细叮嘱了一番,就跑出去给云薇端饭菜,出去的时候,还踩了一下努力听墙角的霁月一脚。

    霁月觉得少年郎是故意的。

    可他没有证据。

    霁月趁顾怜不在就爬到了云薇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后,他语重心长地开口道:“小薇儿,你不能这么惯着他,万一蹬鼻子上脸怎么整?男人啊,都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得到了,他就不珍惜了。”

    云薇半天也给不出一个字,但那眼神清楚地表示着,太烦人了。

    顾怜回来就听到霁月打击报复式地一番话,他气得直接把霁月绑了挂在了窗檐上当腊肉,回头就急急和云薇解释:“云儿,我不会那样的。霁月他的话就是在以偏概全,我肯定是珍惜你的。你看东城那位爷和温玉君,他们两位就不是霁月说得那种妖啊。我也不是。”

    云薇不想加入这场幼稚的斗嘴。

    你们俩的个人恩怨,你们自己去解决,不要扯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