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三十七章 搭伙
    袁管家没敢看里面的内容,只是见主子这惊讶的表情,很好奇大灰和小黑送回来的纸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纳兰瑾年看了一眼大灰狼:“你捡了这废纸回来,是什么意思?”

    大灰狼马上跑到一架红玉古琴旁边,将两只脚搭在上面。

    小黑飞了过去,落在古琴边上,跟着点了点头。

    纳兰瑾年额角跳了跳,这忠犬到底是谁养的?

    他脸无表情的将那废纸一折,塞进怀里:

    “袁管家,将那古琴装好!”

    袁管家听了那双浑浊的双眼瞪得大大的:“主子,这可是你最喜欢的古琴。”

    这可是太上皇送给主子三岁的生辰礼物!不要说价值连城,意义可是非凡啊!

    主子一直宝贝着呢!

    “你觉得本王的手还能弹琴?”纳兰瑾年走到书桌旁坐下,拿起一本书看。

    袁管家:“......”

    他看了一眼主子垂在一侧的右手,一阵心痛。

    “是。”他默默的将古琴捧下去了。

    大灰狼也转身跑下山了,它还没吃饭呢!

    小黑也飞走了,它才不要留下来吃饭,这不是一只鹰吃得下的!

    书房里剩下他一个人后,他又从怀里掏出那团皱巴巴的纸,单手展开,抚平。

    纳兰瑾年坐在书桌上,看着纸上,龙飞凤舞,豪气飘逸的字体,清隽俊雅的脸容上若有所思。

    真是一个大话精!

    说好的字写得不好呢?

    他又仔细看了一眼曲子,然后将两张纸夹在一本书里,收到抽屉里。

    这才拿起桌上的密函看了起来。

    正午的时候,家里的人都回来了,温淳和温厚两人下村卖的十桶螺蛳都卖完了。

    一家人围着八仙桌数铜板,这一天一共赚了一两九百零二文,差不多二两银子,一家人脸上的笑意都没有消失过。

    吃过午饭,休息了一会,一家人便马不停蹄的继续忙活了。

    下午的时候,温暖继续上山给纳兰瑾年施针。

    风念尘早就在门外等着温暖,袁管家本来想提点两句温暖的,但看见风念尘拿着金针,掉头便跑,躲回屋里,直到温暖离开也不敢出现。

    书房密室里

    风念尘依然在边上看着,顶着某人火辣辣的目光,不耻下问。

    温暖也教得认真,知无不言。

    完了,风念尘总觉得需要自己亲身体验一下那针灸的感觉,才能掌握精髓,便道:“小丫头,你在我身上扎扎,我感受一下。”

    风念尘正想脱衣服,爬上床,纳兰瑾年刚穿好衣服,冷冷的看着他,眸光如寒冬腊月的冰渣子一大把的砸向他:“滚回你房间自己扎自己,别想爬我床!”

    风念尘被冰渣子砸得精神一抖擞,这才想起,这男人在某方面有严重洁癖!

    不能爬他的床!

    “小丫头,你跟我来,咱们去我房间,你帮我扎几针。”

    纳兰瑾年:“.......”

    有点想杀人,是怎么回事?

    纳兰瑾年脸色冷凝,阴恻恻道:“不必劳烦她,我帮你,我已经学会了!”

    风念尘看着某人充满戾气的冰眸,一个激灵:“不用了,我学会了!呵呵......我这就回去自己扎自己!”

    风念尘一溜烟的跑了出去,然后一脚踹开了袁管家的房门,将袁管家抓了。

    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求饶声响起!

    温暖收拾好金针,告辞:“那我先回家了,明日下午再来。”

    “香辣炒螺蛳好卖吗?”

    温暖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会有这么一问,她点了点头:“还行。”

    “你家的饭菜味道不错。”

    温暖:“???”

    这人今天怎么了?

    她有点跟不上他的脑回路!

    “呃,你若是喜欢吃,可以多去吃。”

    “正有此意。”

    温暖:“……”

    她只是客气一下而已啊!

    “呃,欢迎欢迎!呵呵……”

    “实不相瞒,我这里没有厨子,袁管家不会做饭,我想在贵府搭伙,一个月十两银子,不知道方不方便?”

    如果条件允许,纳兰瑾年从来就不是一个愿意委屈自己的人。

    无论在哪一方面!

    相反他很会享受。

    最重要的是,他总觉得这丫头身上还有秘密,令他不由自主的想接近她,看看她还有什么本事。

    搭伙?十两银子一个月?

    这她没有理由拒绝啊!

    反正每日都要做饭,多做一个人也是做。

    “你是想一日三顿都来我家吃?”

    每天下山三次,他不怕麻烦吗?

    “也不是,让大灰和小黑去提就行了,还有袁管家。”

    “可以。”温暖一口答应了,反正做多一个人的饭而已。

    看在灰狼和小黑每日送过来的猎物份上,她也不好意思拒绝。

    而且家里的菜都是用紫气养大的,对他的手恢复知觉有一定的作用。

    “不必另外准备,就按你们平日吃的,多准备一个人的分量就行了。”

    纳兰瑾年拿出一锭十两的银子交给温暖。

    温暖毫不客气的接过:“好,那我先回去了,到时候让大灰给你带晚饭。”

    “嗯。”

    纳兰瑾年看了一眼大灰。

    民生问题解决了,大灰心情愉悦的来到温暖身边,讨好的甩了甩尾巴。

    以后每天都能好好吃饭了!

    温暖摸了摸它的头,便坐上大灰狼的背离开了。

    路过某座院子的时候,温暖听见里面传来苍老的哀嚎声,她摇了摇头:袁管家真不行!

    被扎一下有什么关系呢!

    出了院门,温暖又让大灰带她四处在山里走了一圈,挖了不少品种的药材和野果,香料回去,还找到了一棵茶树。

    回到家,温暖在后院规划了一下,便将挖回来的东西种下。

    温暖打算将这些东西都种在后院。

    她打算一步一步的将家里的后院种满各种各样的药材,蔬菜,水果,茶叶,香料等所有能赚钱的农作物。

    这些东西都是她用紫气去养大,称为精品养生系列农产品,然后走拍卖路线。

    当然避免累死自己,每天不会卖太多,每天每月定量拍卖。

    上次听见二伯说拍卖会的时候,她就了解过了。

    县里有一个拍卖行,什么东西都可以拿去拍卖,佣金是拍卖价格的一成。

    她有打算和拍卖行长期合作。

    将所有药材种完,温暖又在后院里摘了几根黄瓜,一些豆角和嫩豆角叶,还有一只南瓜,便开始准备晚饭了。

    傍晚的时候,晚霞似火,西边的天空布满了一片一片的的火烧云,红红的大圆盘将坠未坠,整个世界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

    竹制的院门被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