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皂吏世家 > 第十八章 细节
    “唉!”西门开轻叹了一声,看乔爷带人进来,他忙转着话题,“您说,这回咋回事?一个杀手而已,至于吗?”

    “回去说吧!”铁大人摇摇头,对乔爷笑了一下,“乔爷,您晚上也早点回去吧?今晚牢里应该没什么事了?”

    乔爷拱手:“恭送大人!”

    铁大人再次摸了一下鼻子,自己没趣的背着手离开了地牢。

    “乔爷,您忙!”西门开拿着那包袱雪花银对乔爷笑了一下,跟着铁大人出了地牢。

    乔爷坐回了自己的专座上,刚被调来的一班狱卒先去看看其它犯人,看没事了,回到门口,四人互看了一眼,“老爷子,那个!”

    “太蠢了!”乔爷低着头,喃喃的说道。

    “老爷子!”

    “那么点钱,几辈子的脸面。太蠢了!”老爷子此时真是太痛恨了。

    四人再互看了一眼,轻叹了一声。

    “还是年轻了些!”中间年纪较大的那位陪了一下笑脸,“那几家……”

    “不是孩子年轻,是那几家年数少了。以后那几家不许进人了,让他们换饭辄子。”乔爷沉声说道。

    那位沉了一下,想想:“也是几辈子,这好吗?”

    “不好好教教孩子,就得把位置交出来。这是老辈的规矩!你家小二不是没地去吧,顶进来。”乔爷冷着脸。

    那人一喜,忙点头:“是,回去小的一定把孩子们再教一下。”

    “钱是好东西,不过,得知道咋伸手?”乔爷冷笑了一下。

    四人都默默抽了一口气,再不敢出声。

    “分班干活。”乔爷靠上,闭上眼。

    “是!”四人一齐应了一声,默默的退到休息室了。大家都不想说话了,刚刚那班四家人失去了资格,所以那四家其它岗位的人都得让出位置。此时大家都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了,就算解决自家小二的饭辄子的那位,心情也十分的沉重。

    而府衙的另一边殓房里,青青没有更衣,还是蒙得只剩下一双眼睛。胖子和杀手的尸体并排放着,江师父让大学徒把牛油大烛都点上,牛油烛的背后都放了一面光亮的铜片,角度对着尸首,显得亮如白昼。

    “先看杀手吃了什么吧!”青青进了门就对江师父说道。

    江师父点头,他的工作服就是个黑色的大褂,小胖子也穿了跟青青一样的搜证服,不过看上去就有点像白色的大汤团子。

    江师父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很快划开了杀手的胸腔。

    “咦?难不成是鹤顶红?入嘴就死!”安安伸头咦了起来,因为杀手的胃里没什么东西,一块肉没怎么嚼,就卡在食道的中间,显然食物到这儿时,人就死了。这什么毒啊?

    青青默默把那块肉取出来,放到一个白瓷碗里,盖上瓷盖放到一边。

    “江师父,把死者的头发剃了。”青青检查了死者的全身,皱着眉头。

    江师父没说话,拿了个推子把杀手的头发推干净,点点头。

    “唉,真是太蠢了!”安安也皱着眉头,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杀手的太阳穴处有一个针眼,从黑血上看,真的中毒是在这儿。显然当时有人在杀手的身边,杀手吃着东西,一根毒针刺入最柔软的太阳穴。

    “所以杀人的人也许就是狱卒,因为若有一点功夫,用手指用暗劲来点一下,我们得等三天之后才能看到指印。”青青指了一下,那针眼,轻轻的摇摇头。

    “所以我说太蠢了!”安安嘟着嘴,轻轻的摇头。

    “他们应该准备得很久了,我们来之前,委托方应该也来了,看人死了,给的钱,所以他们没时间把钱拿出去。所以他们想去的脚印不是他们的,而是委托方的。”

    “还能采得到吗?”

    “很难!”青青摇摇头,开始仔细检查胖子的尸体。

    胖子的尸体已经好些天了,若不是天气还冷,而殓房更加阴冷的环境,尸体早就腐坏了。但此时若是有伤痕的话,就可以显现出来。

    “没有伤痕,死者是被一刀毙命?”青青回头看着江师父。

    “看看他的脚!”江师父动动下巴。

    安安忙拉着青青到胖子的脚头,光光的一双脚,露在白布外。

    青青拿了一个烛台,低头眯着眼。

    “你用了多长时间看出来的?”青青看完了,对安安一笑。

    “师父也是让我看,我看了就知道了。”安安得意的说道。

    “你越来越聪明了。”青青轻轻的摸了他的小脸一下。

    “是吧,是吧?”安安得意的背起手来。

    “去看看杀手的脚。”她转向了杀手,安安不用青青动手,自己去取下了杀手的靴子,还有布袜,还动了一下鼻子,“天,他有多久没洗过脚了?”

    “他都关了这么多天了?”青青笑了,自己低头看着那双脚。

    从人的鞋印,袜印,还有脚印上是可以看出很多不同的东西。她再次回头看杀手的靴子。

    “看出什么了?”西门开进来,捂了一下鼻子,这里长年累月的总会沉积一些味道。

    “胖子的脚很有意思,之前我们一直知道他功夫不错,但是那么简单的被这位杀了,以为是这位更好。其实还是片面了!”青青还在看凶手的靴子,但让西门开去看胖子的脚。

    “他脚上的茧子,显示他下盘不好?”西门开是高手,他能从练功夫的角度来看。

    “他的膝盖应该受过伤,才形成脚上这种特殊的着力点。从侧面也能看出,凶手是个专业的杀手!你看,死者没有其它伤痕,一刀毙命。”青青摇摇头。

    “是,他全身上下都是在京中成衣铺子里买的,匕首我也看了,就是一般兵器铺子的大陆货,还就是京城的铺子,还不是买的,应该是顺手拿的!”西门开点头,也认同了青青的分析,“还有吗?”

    西门开皱紧了眉头,包袱布让人去查了,想着青青在殓房,希望她能看到点什么。

    “死因!”青青指了杀手的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