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马菲亚就只会看戏么?”光头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酒杯,轻轻放在桌上,“打架这种事,马菲亚当然奉陪,但我有一说一,对我来说,兄弟们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也许,我们不一定非要走到那一步。”

    话罢,他瞥向爱丽儿的方向:“你知道,老尼克的遗产,可不只这一座旅馆。”

    独眼男随之也瞄向了爱丽儿,沉寂片刻后,他爆发出一阵笑:“哈哈哈!明白了,地方归我,人你拿走。”

    光头也跟着举起桌上的酒杯大笑道:“友谊万岁!”

    科林这才意识到,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假象。

    就像学校里的小混混一样,谁也不想真的打架。

    凶狠,只是他们谈判的筹码。

    但这样的谈判,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两边实力在伯仲之间,真打起来大家都会损失惨重。

    如果有一边形单影只,那就不会有什么谈判了。

    比如现在科林突然跳出来要保护爱丽儿,迎接他的只会是单方面的暴打。

    当然,只要科林稍微认真一下,足以血洗这帮混混,还可以顺便获得爱丽儿的芳心。

    问题是,这个买卖简直亏到无以复加。

    他会付出巨大的金钱损失,造成海量的债务隐患。

    唯一有可能得到的收益,只有爱丽儿的芳心。

    妈的谁要啊!

    危急之中,科林已经打开了幸福守护者界面,准备临时增加10点体质,以便逃跑。

    爱丽儿看着刺青的光头们有些不安,揪起科林的袖子嘟囔道:“你知道,我跟马菲亚的头目关系不错……他应该是要保护我吧?‘保护’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保护吧?”

    “放手,我准备逃跑了。”

    “你有什么可跑的?”爱丽儿瞪大眼睛看着科林,“别自作多情了,除了我,没人对你有兴趣……”

    她说着又连忙摆手解释道:“事先声明,我对你的兴趣也仅限于取暖工具,拿你捂手还是很舒服的。”

    “别说废话了,到底要不要一起跑?”科林说话的时候,始终盯着爱丽儿的围裙兜,“这当然是有偿的,算上他们垫付的押金,四枚法币全归我。”

    “说了多少次了,我不走。”

    “那你就好好被一堆光头‘保护’吧。”

    正在科林准备加点的时候,兜帽女孩已经快把佩恩的大腿捏爆了。

    “还在等什么?”兜帽女孩拼命压着嗓子质问道,“你的正义之心呢?”

    “开他妈什么玩笑……”佩恩疯狂嚼肉的脸也已经快憋炸了,“谁要挑衅这帮不要命的家伙……”

    “你不是自称孤狼剑圣么?”

    “这不是刚起步嘛……”

    “你……你到底想不想见我父亲了!”

    “你答应了?”佩恩惊望向女孩,呼吸逐渐变得粗重,“你终于搞明白了,我的小姐,一个男人情愿奔赴险境的原由。”

    话罢,他抹了下鼻子,露出决然的微笑。

    嘭!

    他拍案而起。

    嗖!

    他华丽转身。

    嗡!

    他披风飞扬。

    唰!

    他佩剑出鞘。

    混混们同时停止了欢呼,呆呆看着他。

    佩恩有些慌乱,但还是完成了十字挥剑礼:“我……我是……疾风……孤,孤狼剑圣,你们谁也跑不了……”

    四个光头,三个醉汉,同时抄起武器,一语不发地起身。

    佩恩咽了口吐沫,强行挥剑指向了最近的独眼龙:“你……你能看清吧,我的真正实力,确定要……弄脏我的长剑么?”

    独眼龙只缓缓抬手,食指轻按在剑尖上,并将独眼对准了他,发出了空洞的低语:“没杀过人吧,小子。”

    “你……你……你不怕我么……这招平常很管用的。”佩恩看着独眼颤声道,“实话实说,我还有……更重要的事……”

    他紧跟着俯身去拎行李箱,借机冲兜帽女孩使出眼色,让她快溜。

    “慢着!”独眼龙哼笑道,“人可以走,剑和行李留下。”

    “……”佩恩一阵狞目,放下行李捡起披风,“算……算你狠……我孤狼剑圣,记住你了。”

    “披风也留下。”光头举杯道。

    佩恩抓着披风僵在原地,眼神中流露出的无辜引得混混们哄堂大笑。

    “这是谁家的傻小子,哈哈!”

    “大清早就坐船来艾兰送大礼。”

    “裤子也留下!哈哈!”

    佩恩羞红着脸,咬着牙摸向裤腰。

    尴尬之时,兜帽人按住了他的胳膊。

    “别别别……”佩恩惊道,“我脱裤子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别……”

    这一切都已经晚了,只见她缓缓地起身,顺势掀掉了兜帽。

    唰!

    金发飞扬。

    丝般荡漾。

    除了飘柔一样的长发外,她还有一张生而娇贵的脸,以及正义到让人恶心的眼神。

    高贵的气质像四射的圣光,表情自傲到让人想抽她。

    她就像个Cos正义天使的欧洲人,又像个正在便秘的洗发水模特。

    就是那种特别了不起,故事特别多的感觉。

    她微扬起头,扫视着独眼和光头,满是不屑。

    “以卡斯蒂诺·峡湾守护者之名,庇护此地,庇护科林、爱丽儿兄妹,任何企图欺凌他们的人,都将遭受峡湾骑士团的审判。”她轻轻拾起了被佩恩丢掉的佩剑,在身前划过了一个标准的十字,“法罗之疾风,孤狼剑圣,艾琳·卡斯蒂诺在此起誓。”

    这一次,剑尖直接抵住了独眼龙的脖颈,一动不动。

    在场的所有人,都与她的姿态一同凝固当场,眼睁睁地看着飘扬的发丝整齐垂落。

    即便她一个字都不说,仅凭仪态,甚至是气味,都足以判断,她就是那类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艾兰岛的人。

    一位真正的贵族。

    过了很久,独眼龙才咽了口吐沫道:“你……也没杀过人吧,小姑娘。”

    “除非你想做第一个。”艾琳冷眼相对。

    门口的光头突然拍了下脑袋:“我想起来了,法罗的卡斯蒂诺家族,峡湾守护者……”

    他紧接着有些虚弱地冲独眼道:“冷静点……我们对付不了她。

    “明白……”独眼男缓缓抬起双手,瞪着艾琳,一步步向后退去,“如您所愿,我们这就走。”

    “也永远不要来。”女孩转过身,背对着他们收回了佩剑,好像被这些人多看一眼都是侮辱一样。

    两派人对了个眼神,后退着离开了旅馆。

    艾琳这才松了口气,转身望向爱丽儿和科林,僵硬的表情逐渐融化成微笑:“你可以继续歌唱了,爱丽儿。”

    然而她撞上了科林的苦笑。

    歌唱?

    不。

    你很快就会哭都哭出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