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谈之中,她好像根本就不太清楚家族到底在做什么事,以为只是“地产生意”。

    从个性上来说,她也不太可能管理马菲亚。

    这样发展下去,只能会作为筹码强行嫁出去。

    这样看来。

    “嗯。”科林点头道,“我大概知道为什么要让你来招待我了。”

    “诶?我?你?”

    “很明显,我是一位青年才俊,而你是一个一无是……一个适龄女青年。”科林分析道,“你父亲希望我们认识,然后结婚,继而占有我的才华。”

    “等等等等……什么就结婚啦?”露娜抱头惊呼,“你神经病呐!!”

    “哼,不愧是萨罗,非常务实有效的手段。”科林上下打量着露娜,“对于你个人我保留意见,但烦请转告你父亲,我对婚姻十分慎重,暂时不想被外面人看成是马菲亚的一员。”

    “哎呀呀!!”露娜头抱得更深了,“才刚认识两分钟,什么都没有呢就把我给退婚啦!”

    “真的不是冒犯,只是不想让你和你父亲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你真的真的想多了,科林先生。”露娜使劲抬起双臂,摆出了一个大大的叉子,“我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是受托来招待一下合作伙伴的。”

    “随你吧。”科林摇了摇头,接过佣人端来的茶水,刚送到嘴边,又迟疑了一下,放回了桌上,接着拍了拍艾琳,“多喝热水。”

    “哦?”艾琳看着热茶忽然有些感激。

    老师,到底还是心疼自己的。

    她拿起杯子,轻轻喝了一口,也不敢太多,将一多半都还了回去:“老师也喝口水吧。”

    “我再等等。”科林上下打量着艾琳,“喉咙烧么,肚子疼么?”

    “嗯?”

    “嗯。”科林看艾琳无事,这才把茶喝了。

    艾琳感觉怪怪的,但又说不上哪里有问题。

    但她很快释然了,毕竟是老师,自己看不懂也是理所当然的。

    “喂喂,不要岔开话题。”露娜跪在沙发上,抓着扶手瞪向科林,“我是要搞事业的,结婚什么的,绝对不可能,你不要多想。”

    “知道了。”科林笑着放下茶杯。

    “咳……”熟悉的咳嗽声传来,萨罗在佣人的搀扶下,用拐杖敲了敲门,“年轻人不要把话说的太满,更何况还是爱情。”

    露娜一跃翻过沙发,代替佣人搀起了老父亲:“别说了爸爸,有事业之前怎么能结婚呢!”

    萨罗失望地摇着头:“你想错了,我就是靠婚姻才拥有的事业。”

    “……爸爸,这种事不该这么骄傲的说出来。”

    “萨罗先生。”科林礼貌起身,微微颔首,“打扰了。”

    “我们之间,不用说这些废话。”萨罗落座后,从上到下看了一圈邋遢的露娜,“法罗的学费,真的是白交了……”

    “……”露娜捂脸低头,迈着小碎步悄然后退,“那,你们慢慢聊。”

    “没关系,坐下吧。”萨罗拍了拍沙发,“你不是想了解家族生意么,现在可以开始了。”

    “!!”露娜瞬间翻过沙发,使劲亲了下老父亲的脸蛋后,东北老妹儿般墩坐当场,抹着鼻子笑道,“明白了么科林先生,我是一位谈判家。”

    “你该向那位小姐学习。”萨罗望向了工具保镖艾琳,“确定自己有资格前,默默的旁听。”

    露娜抬手将嘴拉住,不再言语,只单纯的虎视眈眈。

    “开始吧。”萨罗冲科林点头道。

    “我希望将西郊的树林开发成农场。”科林直入主题,“我自己找人做,除莱曼一家外,全程不会雇佣现有的农夫,也不会种植其它农田的作物,纯粹的,用新的人,创造新的田。”

    萨罗略微沉吟过后问道:“需要马菲亚帮忙么?”

    “不,只是告知。”科林比划道,“考虑到西郊主要由马菲亚管辖,我有必要来表明立场,我的开发计划不会干涉到任何马菲亚的现有利益,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当然,马菲亚当然会支持合作伙伴。”萨罗抿着嘴说道,“正因如此,我有必要提醒你,西郊的农夫绝非什么善男信女,他们会互相掠夺、偷盗地里的粮食,甚至会毁坏周围田地里的作物,只为了自己的东西能多卖几分。因此,我们马菲亚才受托保护他们的农田,这当然是要收取费用的,农夫们对于收费自然有所怨言。”

    他说着,冲科林认真点头道:“别相信那些农夫的一面之词,他们完全可以不委托我们进行保护,但那样,他们的收成恐怕要被其他人抢光。另外,你知道,深海杀戮将本地的物价提得很高,要养活这么多年轻人,我也没有办法。”

    艾琳看着萨罗,神情恍惚。

    这家伙……说得有里有面的……

    实在是太合理了。

    “嗯……”科林搓着下巴为难道,“就是说,我擅自开发新农田的话,很可能也会被周围人破坏了?”

    “几乎是必然的。”萨罗点着桌子道,“身为合作伙伴,我会吩咐孩子们帮你照看一下,但每个人都是要吃饭的,我不可能投入那么多人一刻不停地帮你,如果真的有人蓄意破坏,我也没什么好办法。”

    “如果我愿意支付一些费用呢?”科林问道,“那样你这边能多派些人手,保证我农田的安全么?”

    “看在朋友的份上,我会派尽量多的人,人越多越安全。”萨罗点头道,“你的费用能支持多少人的工资,我就派多少人。你知道,对于朋友,马菲亚一分不挣。”

    到这里,艾琳才恍然大悟。

    除了你们这些光头,还有谁会破坏农田?

    到头来还是绕着圈的要收租!

    “但我现在现金流紧张……”科林揉着头道,“可不可以用收成抵费用?”

    “当然,我可以先帮你垫付孩子们的工资。”萨罗喝了口茶笑道,“话说,你到底准备种什么?”

    “土豆。”

    “咳……”萨罗再次咳了起来,“这个收成……不太好算啊,你准备在本地卖土豆花么?”

    “本地人消费不起那玩意,我也懒得往外运,纯属种着玩,个人爱好。”科林扬眉问道,“这样好了,地里的土豆花,九成都抵给马菲亚好不好?”

    “九成?”萨罗瞪起了眼睛,“那样的话……我保证你的田里连只耗子都进不去。”

    “说定了?”科林这便笑着伸出右手,“由马菲亚保护我在西郊开辟的新田。”

    “九成土豆花。”萨罗也伸出了右手,“不雇佣现有的农夫,也不种植与他们相同的农作物。”

    两只毫无诚意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犹如对赌的资本。

    接下来是“留下吃饭”和“我还有事”的标准流程。

    一系列虚伪的客套后,露娜送科林离开院子。

    离开了父亲,露娜才敢开口:“你刚刚说……种着玩?”

    “嗯,我喜欢种田。”科林非常诚恳地说道。

    “可听他们说,你至少是位二维超越者。在法罗,这种实力的强者,可以随便为哪个大领主效力的,甚至可以受赐私田。”露娜使劲挠着头,“怎么想都该去那边吧?”

    “不,我讨厌战争,领主是在用田地捆住你,让你帮他打仗。”科林反问道,“你呢,你也可以留在法罗的。”

    “不不不,你不懂……男人和女人情况完全不同……”露娜连连摆手,“在法罗,我的出路是,苦练礼仪,包装自己,参加舞会,疯狂社交,然后嫁给一个过得去的贵族。有这功夫,我还是攒钱搞个灵感符文吧。”

    “萨罗直接给你不好么?”

    “搞不起了搞不起了,大哥和二姐领悟符文都失败了,三哥搞了一整条船去了海伦苏……父亲已经供不起我的符文了。”露娜满怀信心地挥拳道,“好在我学到了很多知识,看着吧,我会在艾兰岛施展拳脚,自己搞定符文的。”

    “好吧,加油。”科林挥手作别。

    露娜却不忍就这么放走科林:“父亲说以后我就是你的联系人了,有赚钱的买卖一定要找我合伙啊。”

    “哦。”

    “有点诚意好不好!”

    “‘哦’一声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

    走远了一些,艾琳才问道:“老师,恕我愚钝,交出九成土豆花,这笔生意我们亏了对吧?”

    “小亏,就当是清理不良资产了。”科林笑着望向东岸,“想想看,农业是马菲亚的地盘,码头是深海杀戮的买卖,如果我们种土豆花出去卖,这相当于同时挑战两边的利益,他们会立刻紧张起来,联合想办法对付我。虽然我不怕他们,但如果他们倾尽财力,从岛外找来一些杀手,还是会搞得我很不方便的。”

    “那不卖土豆花就是了,烂在地里都可以,为什么要这么便宜马菲亚?”

    “这可不是便宜,这是风险转嫁。”科林抬手比划道,“得到土豆花的萨罗有两个选择,一是与深海杀戮合作将土豆花运出岛,但这样他得不到多大利润。二是自己想办法运出岛,但这样就动了深海杀戮的奶酪了,你猜萨罗会怎么选呢?”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但无所谓,贪婪的他已经收下了我馈赠的毒药,无论他怎么选,我都会有后续安排。”科林搓起了手,“艾琳,帮派最怕的是什么?——是另一个帮派!人咬狗有失体面,狗咬狗才下得去嘴!”

    别墅内,露娜刚一进门就被萨罗拉住。

    “怎么样?”萨罗小心地问道,“感觉科林怎么样?”

    “有点……奇怪吧,但总体还行。”

    “就是愿意喽?”

    “什么愿意?”

    “还不够明显么?”萨罗瞪着眼睛道,“你讨厌贵族舞会,没问题,这次我都把一个出色的未婚男性送到你面前了,就不知道自己争口气么?”

    “爸爸!”露娜惊叫道,“就是说……我真的……被退婚啦!”

    “真不争气。”萨罗含恨捶腿,“不过还有机会,西郊农场的事就交给你了,后面你要主动一些。”

    “我?倒贴??凭什么!”露娜气得发笑,“小鼻子小眼大方脸,二维超越者很了不起吗?”

    “嗯,真的了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