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刀御三界 > 第二十七章 十七街上的蝼蚁
    “那是个什么人,来这里有何事?”朝奉大夫夫人沉声问那门房道。
    其中一个门房见女主人发问,急忙上前恭敬施礼:“这个少年说,他是来找小姐的,不过被我们给拦下了。”
    崔氏听罢微微点头,再次好奇的上下打量了那少年几眼后,心里大概有了一些答案。
    于是缓步向着张小闲这边的方向走过来。
    “你就是那个最近与我们云儿相交甚密的少年郎?”崔氏昂首问话,神情冰冷倨傲。
    她内心里对如此一个与他们朝奉大夫府地位悬殊的少年,很是鄙视,
    一个看上去什么都不是的穷酸少年,借机讨好她的云儿,讨的她的欢心,目的还不是为了攀高附贵,这样的一个人,实在令人不齿。
    张小闲起先看到那朝奉大夫夫人过来,想着毕竟是那张云儿的阿娘,自己名义上的大伯母,怎么着也要恭恭敬敬的才对。
    哪成想,等她来在自己近前,看到那满脸鄙夷的样子,张小闲顿时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不过,他还是默默的忍下,拱手回话:“这位夫人,我确实和云儿姐相熟……”
    果然,崔氏听罢,心里的恶意更深,冷笑道:“你是哪里来的少年,叫什么名字,找我们家云儿可是有事?”
    “我叫张小闲,来自遥远边城刚刚来在临安不久,今天过来找云儿姐,是想让她帮点忙,没想到……她不方便出来。”张小闲迟疑道。
    张小闲?崔氏夫人听了这个名字,明显的一怔,似乎是忽然想到了某个遥远的场景。
    “你的阿爹是……”崔氏立即追问道。
    听她如此问,张小闲难免犹豫了一下,他想到了初到临安那夜,他们的那位大伯父张继元曾经嘱托过的,不要把他们之间的关系说给外人听,也不要任何人知道。
    现下虽然张小闲觉的,那张继元的话可以不必去听,但他也实在没有与眼前的这位高高在上的夫人,认亲的必要。
    于是回道:“我老爹已经死了,夫人,既然云儿姐今天不方便出来帮忙,那就算了,告辞!”说完向着崔氏一拱手,转身离开。
    本来崔氏还想着多问些什么,看来那少年是不愿意给自己机会,不免看着那陌生少年离去的背影,呆呆发楞。
    心里暗自想着,等见了自家老爷一定要把心中的疑惑问个清楚。
    一大早去找要找的人,却吃了闭门羹,张小闲心里未免有些郁闷,不过想到张林子还在家里等着有人照顾。
    只好去求了相隔不远的邻家,暂时去看顾一二。
    这件事,很快被热心的邻家应允,可张小闲一想到,张林子望眼欲穿的窈窕少女相伴,换成了中年大婶子的碎碎念时,无奈伤神的模样,他也的确高兴不起来。
    虽然如此,但现下这些事,都不再那么重要,去到那相隔两条街远的,萧云谷的宅子,一起应对那些临安城黑夜里对手才是今天最重要的事。
    天色渐晚时,这条叫做十七街的街道上,萧云谷站在长街的一角,朝着一个方向,平静的等待着。
    这里的街道行人在方才的那一刻,突然变得稀少起来,他就清晰知道这代表的是什么。
    想来多年居住在这临安城的民众,看惯了这里的江湖,和一些不可言说的奇妙时局,很知趣的早早关了宅院,店铺的门,只在暗中偷偷的等待那即将到来的暴风狂澜。
    十七街的外围某些阴暗角落里,早就埋伏一些大宋国的兵卒,这些兵卒在某王府亲信骑都尉路晟的带领下,时刻戒备的观察着这街上的情景。
    他们看到萧云谷此时身边不再是兄弟拥簇,站在这条长街上,淡然看天的,仅剩下了帮主萧云谷孤独的一个人。
    就在天色昏黄之间,骤然诡谲冷清的十七街上,大踏步走来一个蒙面少年,一身紧身青衣,腰间挎刀,背上弓箭,围着黑色口罩的脸上,一双眼睛极是清亮,但细细查看,却感觉道他周身上下,带出隐隐的杀气。
    萧云谷这时,已经将刚才看向远处的目光,落在了逐步走近的少年身上,眼神里透出一股赞赏和欣慰。
    “小兄弟,你果然守约!”
    走到他近前的张小闲,抬手摸了摸那口罩下的鼻子,应道:“那是自然,只要是我张小闲答应了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萧云谷听了轻笑着点头,却又听到那少年说道:“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这里周围的豺狼虎豹已经对你虎视眈眈的,眼看就要下手了。”
    然后,又见他再次打量了下周围,故作惊愕道:“我说老萧啊,你说这次的战斗就你一个人在,还真的就你自己?”
    “怎么,你害怕了?”萧云谷故意问道。
    “害怕是不会害怕的,就是觉得这活一定不会轻松……”张小闲闷声说道。
    然后,看向了那兵卒们埋伏的方向,疑问道:“也不知道这些个人现在不动手,还在等什么?”
    “当然是在等那些能替他们当了幌子,又肯急着出头的人……”
    话刚刚说到这里,十七街的一端尽头,忽然出现一大群人影,为首的正是临安城里几个帮派的头子。
    看着这群人,渐渐的走进,萧云谷竟然是半分的紧张都没有,只是淡淡的冲着张小闲点头道:“我们第一个要等的人来了……”
    张小闲当然看到了来人,一直挎在腰间的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抽了出来,右手紧紧握住刀柄,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做好了绝佳的防御的姿势。
    嘴里却在和旁边的人闲唠:“看来你们这乾龙帮在临安城里,风光是风光,接下的梁子也不少,不仅有江湖,更有宋国的兵将,我说老萧啊,你到底干了啥惊天动地的事,让他们这么对待你!”
    “这个,我在今天之后告诉你……”萧云谷回他道。
    十七街那头走来的带着各式兵器的一些帮众,跟随着他们的帮主来在了萧云谷的面前。
    南城五雷帮帮主葛英,一个已经五十多岁,身肥体胖的富家老爷,这时候首先站了出来。
    “萧云谷,今天我们临安城的众多帮派,要和你和你的乾龙帮彻底清算一下了!”葛英扭动了一下肥胖的身子,指了指自己身旁的那几个人:“不仅是我们五雷帮,还有天地教,千杀门等的一众弟兄,这些年来被你们乾龙帮压制的快要混不下去,尤其是这一年来,都城之中所有的肥差好事,几乎尽数都落在了你们乾龙帮的手里,竟是半点好处也不肯留给我们,你让我们这些人拿什么养活自己弟兄,萧云谷,既然你执意要打碎我们的饭碗,那我们就不必对你们客气,今天,就让我们痛快的较量一下,看看谁才是这临安城中的一霸。”
    说完,大手一挥,向着身后的众人,说道:“给我上!”
    身后的众多帮众,听到为首的帮主发了话,哗啦啦,一拥而上向着萧云谷他们扑了上来。
    面对这些人的蜂拥而上,萧云谷抽出腰中剑,脸上依然半点恐惧紧张的意思都没有,只是轻轻对着站在自己旁边的张小闲,说了一句:“跟上!”
    说着便一个飞身,迎了上去,紧接着一阵刺耳的兵器相撞的声音传来。
    剑影挥过之处,竟是惨叫不断……
    张小闲则是很听话的跟在了萧云谷的身后,既然他没有让自己出手,那就是没有到用自己时候,因此他并不着急,而是看着面前的人,剑影一阵飘浮,又斩下几人的头颅。
    这是张小闲第一次看萧云谷杀人,他很惊讶,一个看上去斯文的像个文弱书生的萧云谷,手中执剑时,竟有这般骇人形状。
    那试图扑上来砍向他臂膀腰间的大刀,还没来的及在半空中落下,就被一道剑影斩断,然后,刀飞了出去,人随即也被那道剑影猛地劈中,本来完好的一个人,已经被分成了两半。
    这其中的血腥和残酷,让一直在临安城里经历过多少争斗较量的几个帮主,都暗自吃了一惊。
    不过让他们吃惊的还不止这些,就在前边的弟兄被杀后,又从后悉数冲将上来的众多帮众,挥舞着手里的武器,杀向萧云谷的时候,突然萧云谷手中的剑,就像是被注入了什么神奇的力量一般,猛地连续击打起来,速度之快,之狠厉,让人眼花缭乱,触目惊心,而萧云谷则是被包裹在一阵剑影后,随着他的脚步逐渐推进,那些帮众便一个个在他的手中倒下去,有的甚至连闷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那样悲惨的死去。
    “萧云谷,萧云谷……”五雷帮帮主葛英,震惊的望着这一幕,用手指了那半旧白衣飘浮的身影,口中却是怎么也说不出他要说的话来。
    手下的人,死伤了越来越多,终于,有些缓过神来,明白这是一场挑战注定要惨痛失败的天地教教主莫大山,突然大喊了一声:“弟兄们,退!”
    其实不用他的这声喊,前边已经吓得不知所措的那些人,也早就踌躇不前,对付一些个普通民众,他们还算的厉害,可是要对付这样一个世间高手,他们这些蝼蚁又算的了什么,只会白白的丢了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