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刀御三界 > 第二十六章 白衣执剑客,少年挎刀人
    一个白衣执剑江湖客,一个青涩少年挎刀人,就这样在无边的黑夜中,相对而谈,明明没有见过几次,却不知怎么两人都有种与生俱来的默契感。
    “说吧,找我什么事?”张小闲问道。
    “想必这些日子你也听说了,有一位贯会在青楼赌坊消遣日月的县丞大人,在某间赌坊跳楼死了?”
    “这事当然知道,可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张小闲不动声色问道。
    萧云谷淡然一笑:“这事可是与我大有关系,那楼子是我乾龙帮手下的产业,而管聚柜坊的我的兄弟离三,已经被临安府衙给扣押起来了,罪名是协同犯!”
    “那他是还是不是?”张小闲故意装傻道。
    “当然不是,这只不过是临安府衙的一个借口,而背后真实的情况是,有人暗中授意临安府,故意要对我的兄弟下手,目的不过就是冲着整个乾龙帮,还有我来的……”
    张小闲听罢,心里竟有了一丝叫做愧疚的东西,本来那县丞就是他去聚柜坊杀的,负责查验这事的临安府衙门没有查到他的身上,却对离三还有那座楼子下了手。
    现在萧云谷竟然说还牵扯上了他们整个乾龙帮,这事情听上去要闹大了呀!
    怎么感觉有点不对,莫非有什么隐情?张小闲不仅扭头看向萧云谷。
    感觉到看向他多有不解的目光,萧云谷一笑:“事情就是这么出乎意料,但是,这次有很多人决心要灭掉乾龙帮,灭掉我是我真的,所以,我现在有了麻烦……”
    张小闲听罢挠挠头:“我听明白了,有人是想趁着这件事对你们乾龙帮下手,而且那人绝对是个厉害的人物,你曾经得罪过他?”
    “这件事很复杂,我一时和你说不清楚,现在我想让你知道的是,那人不单单是一个人,是很多很厉害的一大批的人,所以,为了应对他们,我把手下的兄弟都派了出去,因为我要替某个人收服他们或者消灭他们,因此,我的身边已经没有可用的人……”
    “所以,你就找上了我?”张小闲继续挠头。
    “可是,这件事听上去,好像很复杂凶险的样子,再说,我又凭什么帮你!”
    萧云谷看了看这少年,诚恳说道:“小兄弟,说实话,我没有把握你能够帮我,但我还是想来试一试,因为我也许真的没有你不行!”
    “这话说的让人没有边际……”张小闲茫然说道:“你一个堂堂的临安城最大帮派的帮主,我一个一无所有的苦逼少年,怎么看也是只有我求你的份,你怎么又可能求到我什么!”
    萧云谷听罢一笑解释道:“我听老三说过了,那日你们在聚柜坊,那瀛惑曾经使出过魔道手段对付他,却莫名被你破掉了,所以,我觉得你这次应该能帮上我,因为这次想要找我麻烦的人里,说不定会有已经入了魔道的人!而我对此却不甚了解。”
    “你说的这些倒是有些道理……”张小闲想起那天诡异的情景,心下也是恍惚,因为他也始终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能有那样的表现,太过诡异,但却真实存在。
    不过,就算萧云谷说的对,他还是没有要马上答应下来的意思,因为他是一个非常惜命的人,这倒是不能说他张小闲贪生怕死,最重要的是因为,张林子手里的那张仇家名单,上面还有一串的人名需要他出手抹掉,所以他不想自己在完成那件事之前有什么不测。
    萧云谷想必也看出了张小闲的犹豫,笑着说道:“你放心少年,我不会让你有生命危险,就算是真的有,你也可以不用顾我,随时可以撤出!所以,你尽管开价吧!”
    听到开价两个字,张小闲的眉头不仅一动,这么说来做帮着萧云谷做这件事,可以挣到银子,银子这种东西,说实话可是让人喜欢的东西,虽然前一阵子偶然侥幸挣了一些,但想要在这都城里生活,还要进贺兰院学习,那点可怎么够。
    “那如果我答应,你打算给我多少?”张小闲坦白问道。
    萧云谷低头一想,说道:“三千两……你看可行?”
    三千两?张小闲方才还自然张开的手掌,猛地攥紧,不小的一笔。
    “好,成交!”张小闲回道,“不过,你也放心,只要我答应了帮你,就绝不会半途而废,临阵脱逃。”
    “小闲,你在干嘛?”二人相坐的后方屋子里突然传出来,张林子的呼叫声。
    “我哥醒了,我得去看看!”张小闲望着萧云谷说道,“什么时候去找你!”
    “我的人已经打探清楚,明天晚些时候他们就会动手……”
    “好,那我明天去找你……”张小闲说完,也不再理会萧云谷如何,站起身便向着屋子里跑去。
    屋子里的长榻上,张林子吃过药一觉醒来,觉得湿汗淋漓,大有这次生病要康复的意思,正暗自有些欣慰,不想听到外面隐约有人说话,这才知道家里有了外人在。
    这样的深夜,什么人会来找小闲?心存疑惑的张林子,只能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外面人的谈话。
    但毕竟相隔着一段距离,传进来的声音也是断断续续,依稀听到什么帮忙,银子三千两的话。
    张林子心下顿时有些明白,来人找张小闲要做什么,于是心里一急,这才叫喊起来。
    “你醒了?可好些?”疾步跑进来的张小闲,望着脸上已经有了血色的张林子问道。
    “外边是谁,你是不是又要出去冒险,小闲,我不同意!”张林子一边挣扎起身子,一边对着张小闲说道。
    看张林子如此这番样子,张小闲明白他一定听到了什么,急忙安慰他:“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只不过去帮忙杀些人,顺便挣些银子回来……”
    “小闲……咳咳!我说过,挣银子的事以后不用你操心,我能行,有你帮着我为我们林家报仇已经是很亏欠你了,我怎么能够让你再去冒那样的风险,不行,我不会让你去,再说我这病还没好,需要人照顾,你就留下来照顾我,哪都不能去!听到没有!”
    张林子这次似是下定了决心,就是不让张小闲出去,张小闲很是无奈,不过自己既然已经答应了萧云谷,就不能反悔,那不是他做事的风格。
    “明天一早我把云儿姐找来照顾你,如何?”张小闲此时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看着张林子道。
    “这,这也不行……”张林子咬牙,他何尝不想见张云儿,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心上的姑娘,早就有些被折磨的不堪忍受,可是和现下张小闲所可能面临的危险比起来,那也算不得什么。
    这都不行?张小闲这下可真的有些没招了。
    只得骗张林子:“你也许不知道,我这次要帮着杀的人,都是些与我们仇人有关系的,如果这次帮着那人出手成功了,不仅能损耗我们仇人的势力,而且还能顺便赚回来一大笔银子,可算的两全其美……”
    张林子听了这话,顿时没了刚才的坚持:原来小闲是去做为他们林家报仇有关系的事,那他还有什么理由反驳?
    难不成这些事自己能去做?
    沉思了良久,懊恼了良久,张林子才带些囧意的抬头:“你说,明天把云儿叫来……”
    清早的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来,张小闲就已经出现子在了临安城玲珑大街上,站在张府门前,懊悔不已。
    “你说我出的什么馊主意,竟然想着自己能把张云儿叫去他们的宅子里,照顾生病的张林子……
    可刚才他问过了张府的门房后,才知道张云儿已经基本上被软禁了,任何人都不得相见。
    自己对病中张林子的承诺就要落了空,也不知道他该有多伤心。
    想到这里张小闲不仅有些抓耳挠腮,寻思着这件事回去该如何交待。
    正在这时候,张府的大门一开,自里面走出来一位穿着华贵的妇人,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容貌和张云儿竟是有几分相似,身后有两个小丫头相随,簇拥着来在大门处。
    这应该就是那位未曾谋过面的大伯母吧,张小闲看着那妇人,心下想道。
    朝奉大夫张继元的正房夫人崔氏,因为自己老爷最近官场有些麻烦不断,比如那位和自家本就不睦的中侍大夫府李姓一门,不仅在朝中处处与自家夫君作对,更因为争抢一家宅子,弄的更是水火不容。
    到如今,宅子没有争到手不说,更是加深了两家的积怨。
    要知道,那李中侍可是当朝炙手可热的某位王爷的亲信,如今和他结了怨,自己老爷将来的前程,可就令人堪忧了。
    再加上自己的宝贝女儿,也不知怎么了,最近竟然和两个穷酸少年走的很近,被自家老爷软禁在后院,这些个糟心事让这位一直养尊处优的官家夫人很是头疼,所以,为了能够讨个心安,崔氏一大早出门,准备去坐落于临安城西的大华寺上香祈福。
    来至到府门前,崔氏刚刚迈出大门,忽然见一个陌生少年,站在大门口不远处,不时向着这方看上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