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高调啊 > 第60章 业主
    租售大厅自然豪华无比,甚至比刚刚他们才离开的千尊五星级酒店还来得豪华。

    那销售顾问将其带到了一张座谈的沙发上,让其坐下,而后对着前台的文员招招手,说道:“给他们两个倒两杯水!”

    “你不应该先请示我们一下,看我们喝什么吗?”吴过笑笑反问。

    “我们这里只有水!”对方虽然没挑明,但他的意思就是你爱喝不喝。

    “我见你们的饮料区不是有果汁,有可乐,还是绿茶吗?”吴过反问。

    “那个是要我们的贵宾顾客才有,确切来说是要成交了之后才有,如果是一般的顾客,就得付费。”虽然他的脸上还是带着笑,但其实他已经认定吴过和肖安琪就是来看看,不会租,更不会买了。

    “行,喝水就喝水吧。”吴过忍着不悦,压着火继续跟他谈:“那说说吧,这边的房子是怎么租的?”

    销售顾问翘着二郎腿,一副拽拽的样子,也没有先问吴过的称呼,而是问道:“你们要租多久?租来做什么用的?”

    “你莫名其妙了,租房子不是用来住的,还能干吗?”吴过反问。

    “有些二房东租了我们的别墅,然后高价按天租出去,搞别墅派对,从中赚取差价,原则上我们是不允许这样的行为的,所以在租出去之前,我们需问清楚,我们得对业主及业主的房子负责。”

    吴过想了想,这种派对应该不是什么正规派对,他说道:“就我们夫妻俩住,度蜜月,就一个月吧。”

    “那你们估计得换地方去问了,因为我们这里的别墅最低租期是三个月,租金是一个月五十万,押一付三,一共是两百万,差不多在这里住四个月,你那辆帕拉梅拉就没了。”他似笑非笑,显然是在贬低吴过的车子廉价。

    “你要这么说,我还真就不换地方了,这里我还真住定了。”吴过冷笑一声说道:“你的服务态度不行,我要找其他人订,这佣金不给赚。”

    正好那前台的文员送水过来,放在了吴过的面前,吴过指着文员说道:“就她吧,我找他租。”

    那销售顾问拉下了脸,随即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指着大门外喊道:“你们马上给我滚!我告诉你,我是这里的租售经理,这里我说了算,我不签的合同,这里没有人敢签。”

    “哦,是吗?”吴过看着他凶神恶煞的眼睛,他见销售顾问凶神恶煞的眼神,问道:“这里就没有人管得了你吗?你只不过是个租售的经理,你又不是整个别墅区的大管家。”

    “保安。”他拿起了座椅边上的对讲机,对着对讲机说道:“有人在大厅闹事,你们过来。”

    肖安琪有些害怕了,抱着吴过的手臂,劝道:“老公,算了,我们还是走吧。”

    吴过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问道:“介意我打个电话吗?”

    “叫人,是吗?”销售顾问冷笑一声,说道:“混哪的?你信不信即便你外面有千军万马,你的人也进不了这个小区,而且我能保证,你走不出这个小区!”

    吴过把号码拨了出去,并且放在了桌子上,并且开了免提。

    销售顾问微微皱眉,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

    电话接通之后,传来声音:“吴先生,您好!请问您到了吗?”

    “我现在在你们租售大厅,你下来一趟。”吴过冷冷的说道,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周总?”销售顾问认出了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微微惊讶,马上换了一张脸,对着吴过说道:“哎呀,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是周总的朋友,对不住了!”

    一队保安,足足十人,全副武装,踏着整齐的步法,手里拿着警棍,戴着钢盔,防护盾牌,武装到了牙齿,他们冲进了租售大厅,将吴过围了起来。

    “滚,都特么滚,这是误会,是自己人。”

    “少特么套近乎,谁跟你自己人!”吴过拉下了脸。

    “对不起,真的是误会,我不知道你们是周总的朋友。”销售顾问也确实怕了。

    不一会儿,一位精神抖擞的中年人,穿着西装,手里拿着文件袋,从楼梯上下来,大老远就指着那些保安,呵斥道:“都住手,你们干嘛?”

    “周总!”所有的保安都立正行礼,保安队长汇报:“蒋经理说有人闹事,我们就赶过来了。”

    “周总,误会,都是误会,我不知道他们是您的朋友。”蒋经理陪着笑脸,刚才是饿狼的嘴脸,现在俨然成了哈士奇。

    “吴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总笔直的站在吴过的面前,态度十分恭敬。

    “周总,你们作为海滨御景的物业管理,租售代理,你们还真把自己当成主人了,是吗?”吴过掏出了一根烟点上,反问道。

    “不不不,不敢,我们是全体88位,哦不,是87位业主的仆人,管家,替业主们精心管理好整个小区。”

    “那这恶狗怎么咬主人啊?”吴过瞟了蒋经理一眼。

    “小蒋,怎么回事?”

    “我…周总,真是误会,我以为他们就是来看看的,不会租,更不会买咱们的房子,所以想尽快打发他们走。”

    周总一听,脸就拉了下来,他向吴过道歉:“吴先生,对不起,是我用人不当,管理不严,还请不要生气,您看这事要如何处理,您给个方案。”

    “开了吧。”吴过甩甩手说道:“态度不好,业务不熟,待人不诚,还恶言相向,并且出言威胁,你开了之后,我会让我的律师告他恐吓。”

    周总微微皱眉,转头呵斥蒋经理,呵斥道:“没听到吗?滚,去财务结工资,立马给我滚。”

    “周总,别啊,您就原谅我这次吧。”

    “你是自己走,还是让他们送你走?”周总板着脸,不苟言笑。

    “我…我走。”蒋经理看了吴过一眼,眼里满是怨恨。

    “蒋胜男,我丑话说在前头,吴先生是我们小区尊贵的业主,有权有势,今天你得罪了吴先生而失去这份工作,那都是你咎由自取,如果吴先生出现任何的意外,那定是你所为,不仅吴先生饶不了你,我们物业也饶不了你,我们的手段你清楚。”周总说话虽然很平淡,但这话让人感觉到杀气,无比的冷。

    “不敢不敢!”蒋胜男连连说不敢。

    “那最好,你要保佑吴先生无病无灾,长命百岁,要不然出什么事,我们都会找你的。”

    “周总,我真的不敢。”

    “不敢最好,滚吧。”

    “是。”蒋胜男灰溜溜的转身走了,刚才还是这里的经理,大摇大摆,盛气凌人,现在就像一条丧家之犬,丢了这么好的饭碗。

    不过吴过从他们的对话,吴过能感受到,这个周总,甚至于这个物业的背景不简单,至少不是看上去的那么干净。

    “你们也出去,回到各自的岗位,你们看清楚了,这是我们小区的业主吴先生和他的夫人。”

    “吴先生好,吴夫人好。”保安齐声问好,九十度弯腰。

    “去吧。”周总挥挥手,保安按顺序退了下去,没有来时那种气势汹汹的架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