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没想高调啊 > 第59章 价值上亿的别墅
    肖安琪顶着所有人的目光,来到了吴过的身边,坐下之后,主动挽着吴过的手臂,还真有一股怕吴过跑了的架势。

    “你爸妈呢?”

    “回去了,安妮载他们回去了。”

    “那你怎么没跟着一起回去?”

    “你今天没开车,我要是回去了,一会你怎么回去?”肖安琪说:“我等你一起回去。”

    “晚上的宴席他们不来了吗?”

    “估计是不来了,来了只怕也吃不下。”肖安琪没有指明,但在座的都清楚。

    “我看啊,你们也还是回去吧,人来也来了,大礼也送了,现在不是你要巴结肖家,是肖家反过来要巴结你了。”黄金城说话很直:“但肖家还有很多人没认清形势,对你很不友善,你又何必在这里遭受无妄的冷眼,还不如小两口去海边兜兜风,难不成还真舍不得晚上的大餐吗?”

    “那我不是亏大了,送了这么大礼,连晚餐都没吃上就走啦?”吴过开玩笑道。

    “算我欠你的,下次补请你!”黄金城拍着胸脯说道。

    “好,我记住了哦,下次记得请啊,那我们先走了。”

    吴过站了起来,肖安琪挽着他的手臂,两个人就这么顶着众人的冷眼,大摇大摆的朝着大门而去。

    肖奶奶看在了眼里,眼神满是担忧,不过她在接待客人,没办法追上去挽留吴过。

    只不过她很清楚一点,肖家绝不能丢了吴过和肖安琪。

    整个肖家人都还迷迷糊糊的,但她这双老眼可看得透彻。

    ------------

    五缘湾的海边有一排的木栈道,每当清晨或是傍晚时分,会有不少市民来这里跑步。

    木栈道的外围是海滩,木栈道的里侧有一排的海滨别墅。

    此时的别墅边上,肖安琪的帕拉梅拉就停在了边上。

    吴过和肖安琪下了车,到木栈道上的一座凉亭里坐了下来。

    两人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坐在一起,而是一左一右,远眺着潮起潮落的大海。

    海风徐徐,心里说不出来的清爽。

    “你在想什么?”见吴过一直不说话,但看他的表情,还算不错,肖安琪出声问他。

    吴过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了看肖安琪,笑了笑,却也不说话。

    “讨厌,你笑什么?”肖安琪伸手拍了他一下,这是正宗的撒娇了,以前从没有过的……

    “没笑话你,就是感觉这短短的三年来,如梦似幻啊。”吴过感慨,转头看向那一排的海滨别墅,说道:“那边的房子贵不贵?”

    “贵,全鹭岛最贵的房子就是这里了,对面是鼓浪屿,一线海景别墅,去年的报价就过亿了。”肖安琪试探道:“你该不会是想买这里的房子吧?紫荆银行是你家开的吗?你这个执行董事是不是真的呀?以前我……”

    说到最后,肖安琪自己尴尬了,这三年来,她和她们一家是怎么对待吴过的!

    “假的,这你也信!”吴过似笑非笑的说道。

    “不可能啊,陈腾指认你,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承认了,而且能随随便便卡他们家的贷款,那你肯定是真的。”

    “那你还问?”吴过反问。

    “……”肖安琪无语,她看向那一排的海景别墅,问道:“你问房子干嘛?你真想搬出来单住吗?”

    “是的。”吴过也没有掩饰,直截了当的说:“就目前的情况,我还能去你家住吗?你母亲一看我,就想起那四千万,她过得不好,我过得也不好,与其相看两厌,还不如搬出来住,走,看看房子去。”

    “啊?”肖安琪吃了一惊,说道:“搬出来住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疯了吗?那里的房子一个亿,紫荆银行真是你家开的吗?前面花了八千万,现在又想买房子。”

    “租好像不用什么钱吧?”吴过耸耸肩反问。

    “一个月也要五十万,这不是浪费钱吗?”肖安琪有些心疼,租四个月,一辆帕拉梅拉就没了。

    但是吴过已经朝着车子而去,她也便跟了上去,看吴过的样子,是铁了心要搬出来住了。

    但随后一想,还真如他所说的。

    吴过开着帕拉梅拉进了海滨御景小区,到了物业租售中心。

    这边的房子已经全部出售出去了,整个小区只有限量的八十八栋,但这么贵的房子,很多人都没有自己住,而是委托物业来出租。

    这一个月五十万的租金,那是相当的可观。

    他们当时在买这里的别墅之时,或许只要一千万出头,这十年过去了,房价直接翻了十倍,成为全鹭岛市最昂贵的小区。

    这五十万的租金,除了每个月还掉房贷几万块之外,还能剩下四十来万,一辆宝马五系的钱都出来了。

    这么赚钱的房子,试问有几家会自己住的,除了不差钱的大富豪。

    “我跟你说,六大家族在这个小区各有一栋别墅,我们肖家的这套别墅是肖明月伯伯在住,他是我们集团的总裁,位置仅在肖奶奶之下,他也是我们肖家最有出息的人,未来肖家的掌门人,比子良和星河强了不少。”两人下车前,肖安琪嘀咕道:“你确定想在这里租房,与他们作伴吗?”

    物业的销售顾问走了上来,替吴过打开车门,问道:“先生,请问您是想买房呢还是租房。”

    “租房。”吴过关上了车门,肖安琪走过来挽住了他的手臂,现在特别的黏糊。

    “里面请。”这销售顾问有点吊吊的,哪怕吴过是开帕拉梅拉过来的,他也没多大的热情,或者说是这里是全鹭岛最贵的房子,租售成交率并不高,或者说吴过开的车还不够档次,人家认为他就是来看看的。

    肖安琪也看出了销售顾问的态度不好,小声附耳吴过:“老公,他好像看不起咱们,跟以前买宝马车的时候一样,认为咱们买不起也租不起。”

    吴过一愣,转头看向肖安琪,瞪大了眼睛,十分惊讶。

    肖安琪也是一懵,被吴过这反应给整懵了,她解释道:“是真的,难道你没看出来吗?这买的话是一个亿,租的话一个月五十万,成交的概率不大嘛,所以以为咱们就是来看看的。”

    “你刚才叫我什么?”吴过惊讶的是她的称呼,结婚三年来,肖安琪从没有当面,甚至在别人面前称呼他为‘老公’,以前都是没有称呼,只是有时直呼他名字吴过。

    可刚才她很顺口的就叫了一声老公,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

    “啊!”肖安琪楞了一下,反应过来,被吴过这么一说,脸瞬间就红了,她笑骂道:“怎么?难道不是吗?咱们可是有证的!那如果你不喜欢我,那我就不叫了。”

    “敢不叫。”吴过很顺手,一巴掌就拍向了她的翘臀,发出啪的一声。

    “嗯哼,你……”肖安琪的脸更红了,幽怨的瞪了他一眼,还咬了咬嘴唇。

    也幸好那个销售顾问先进去了,要不然被外人看见,她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吴过坏笑着说道:“晚上收拾你。”

    肖安琪白了他一眼,岂能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收回眼神,他这才拉着肖安琪的手,朝着租售大厅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