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十九重帝狱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夺造化
 “吼。”

星穹之天,突然剧震,云层破灭,妖气绝世,并非来自于神鸟凤凰,竟然是北明武常对面之地视为蝼蚁的低级御妖师静修之处。

    巍坐的他爆发起可怖的妖影气息,冲破云霄,席卷万云,聚集为妖之武界,自成一国,拱卫少年犹如妖主至尊神圣绝世。

    一尊尊妖影冲破洪荒牢笼般君临人世间张牙舞爪,聚集无穷妖魂之力,竟然压下神鸟凤凰的炎之梧桐界,这种爆发力量太惊人!    这并非是妖影力量产生质变,是少年释放的妖影数量突然以成十上百递增,超越古往今来修行御妖武道的御妖师,达到异常惊人的创记录!    “他这是什么修行速度,难道冲击的不是中级御妖师,可恶啊,他之御妖之力极速成长竟然晋级为中级御妖师中阶了!”

北明武常武眸泛起惊诧的异光。

    他身边之人,又有谁还能从容如一,哪张容颜不是写满震撼:“他们视少年御妖师修行天赋寻常的啊!”

    御妖武道比之大千武道更难修行,资质寻常者晋级低级御妖师要三十日,晋级中级御妖师最长则要三年,高级则要三十年,有些人终此一生止步中级御妖师。

    少年今日于他们面前破境低级御妖师并不足以令人震撼!    他们以为少年静坐星天多日,今夕突破实不足为奇,可是才突破低级御妖师,就问鼎中级御妖师之境,就不是一句资质尔尔可以解释。

    这般资质用逆天都不足以形容。

    他们突然想起白老的震撼:“他难道知道箫楠破境低级御妖师用时极短,爆发极为恐怖的御妖资质,为之惊艳,觉得比领悟七十二尊天罡妖影更震撼。”

    “这肯定如此啊!”

红裳诸人,一张张容颜挂上异常得躁红,心口像是百爪挠动,又痛又麻的感觉席卷全身,令他们隐隐晕厥。

    “遥想他们轻视少年之御妖资质,此刻无异于万千巴掌打脸,少年除了领悟妖影的品质更在他们之上,连修行御妖武道资质也比他们强悍,是比他们更超凡的御妖之天才!”

    他们惊讶很快被愤懑取代,每寸血肉犹如剑削刀割般抽搐:“神鸟凤凰竟然转向,终结妖魂烙印,好像不再择选北明武常为主,凤凰之眼看向是空另外一角得小家伙!”

    “这个卑贱的蝼蚁要夺我造化!”

北明武常,五爪圣金龙合身,朝着星空另外一角不断挥出重重爪影,犹如灭世爪磨轰落。

    他本非良善之辈,向来以力为尊,少年不接受他的招搅就心头生怒,此时要夺他造化,唯一死方能谢罪,无需二般话来解释。

    “夺造化。”

白老都错愕了,这怎么回事,神鸟凤凰,不是北明武常沟通得混沌妖魂,将成为他之第二妖魂,助他成帝?

    “铿铿铿!”

龙爪砸出无数元气大坑,伴随亿万妖魂惊啸和陨灭,许多妖魂更是因此激化为邪恶之魂,气息变成黑雾滚滚吞噬星天,形成异常诡异的画面。

    可见北明武常这一击得恐怖,是真正被激怒了:“夺他造化之人,还没有出生呢,堂堂北明世家,万妖武界,无上帝族的帝王脉被人夺了造化该何等耻辱!”

    “尤其是此人御妖境界不如他!”

    “御妖境界之外,武道实力也不如,家世也不如,甚至于不知道从哪个低级武界钻出来的小爬虫,所在之界,甚至连武帝都没有。”

    “如此之人要在太岁头上动土太不自量力了。”

他的狂和傲全部蕴含这一击,极为霸道,妖魂武界的动荡就是强势的证明。

    可是依然改变不了什么…。

    少年,巍坐如山,须眉不动,任由爪影击身犹如泥牛入海,不断释放着妖影:“破!”

    “中级御妖师大成。”

惊人的一幕发生,他竟然释放千尊妖影,站满小半天,密密麻麻,犹如妖之世界,拱卫着他成为妖之君主。

    百妖之影,为低级御妖师大成,千妖之影,对应中级御妖师大成,万妖之影,就是高级御妖师。

这小子竟然突破到中级御妖师极致!    红裳俏眸流转光芒,有惊有惧,有羞又愧,更有深深的叹服:“他们眼拙了啊,今日有眼不识神天高,竟然将无双之才视为不过尔尔,他若是尔尔,那他们这般人岂不是狗屁不如!”

    “一开始完美就被辗压了!”

云飞和云展想起他们的狂言,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竟然道少年不配为北明武常麾下第三妖神使,言他拒绝北明世家的招搅是不自量力,此刻才体会到究竟谁才是不自量力。”

    他们在少年面前就是尘埃,一如北明武常轻视少年如尘埃,少年亦有资格视他们为无物,还是那种不接受反驳的轻然张狂。

    “他还在修行,天啊,冲破中级御妖师境界了,踏足高级御妖师之境,如此疯狂,要改写妖律啊!”

每个人都疯狂了,失去平静,更没有妖魂可以从容,因为北明武常强势压制的妖魂彻底躁狂:“吼!”

    少年焕发着圣光,尊尊妖影接连释放,御妖境界,竟然突破到高级御妖师下阶,中阶,顶级,问鼎绝世御妖师半步之遥!    中级御妖师到高级的境界堡垒仿佛纸糊被破了。

    “修行无岁月,真不好意思,一个时辰匆匆,竟是不知道诸位观瞻箫某人已久。”

箫楠睁开眼,武眼眸流转淡淡之光望向北明武常:“阁下,现在还有何见解,是否认为,我该为阁下之麾下第三妖神使?”

    “嗯?”

他们像是吃了苍蝇般嗓子眼发堵,心脏跳到喉中要掉出来般,望着这站起来,尤其群山巍动的少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耳畔听到了滔天的怒吼!    一尊尊妖魂,在他们在张张难堪的脸色中,击碎他们的震撼之眼眸光,聚集成大海潮汐之势轰然冲溃五爪圣金龙形成的妖魂之界。

    他们一心要择选箫楠为主!    这其中包括邪恶妖魂,觉醒了恶念的妖魂,本是杀戮无情,失去理智,亦在少年这种强悍的御妖之气下爆发惊人的欲望。

    这般景象极为震撼。

    他们心情很糟,更糟的是这中央有绝世炎影,铺展开的羽翅遮天蔽日,一鸣万妖跪臣,颤抖得不敢动丝毫,只能卑微的奉迎着它从身后跃到它们之首。

    昂扬凤脖,鸣声如瀑,直惊九霄:“我,认你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