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汉末乱世 > 第177章 马岱兄弟请缨奇袭疏勒城
    张昀很晚才回到大帐,婢女报告说香玉公主一个人坐床沿在流泪,她们劝说不住。

    张昀脱掉披风,婢女接过,掀帘进入后侧。

    张昀看到香玉公主伏在床沿一动不动,就在她身边坐下,扶起她,让她的头靠张昀肩膀。

    张昀理解香玉公主此刻的心情,她长期生活在王宫,过着奢华生活,现在要随张昀漂泊,越来越远离生她养她的地方,也许她一辈子都不再有可能重回家乡看上一眼,她怎么能不难过落泪呢?

    香玉公主紧紧依偎住张昀小声说话,张昀一句都听不懂,边抚摸她美丽脸庞,边柔声劝慰。

    自然张昀所说,香玉公主也一句都听不懂。但张昀语气柔和,张昀说了一会后,她的心情渐渐平复。

    张昀指嘴,再指帐外,意思是要香玉公主跟婢女学会说中国话,香玉公主很快理解,连连点头。

    第二天,蒲犁、皮山两个国家国王来到。

    张昀在大帐接待,这两个国王要求张昀为他们作主,因为于阗国打败了他们的国家,消灭了他们的军队,他们现在每年都要向于阗国进贡。让他们更受不了的是,车师国还要向他们国家征税,匈奴人时常掳掠他们国民妻女。

    张昀告诉他们,不要害怕,张昀会为他们作主。

    蒲犁、皮山两位国王感激不尽,对张昀千恩万谢。

    过了一天后,无雷国王前来参拜,告诉张昀,车师后国强大无比,铁骑过处必然血流成河。疏勒城无比坚险,没有军队能够攻克。

    提醒张昀务必小心。

    张昀表示感谢,强调任何国家不管有多么强大,只要不臣服大汉,就将统统被消灭。

    张昀听于阗国王说过车师国情况,又听这里的三位国王说后,感觉到了情况的严峻性。

    看来不得不准备打大仗了。

    张昀首先在大帐中召集张弘、徐茂、吴前、吴忠、牛明、杨雄、周纯、甘宁开会,研究对策。

    张昀把几位国王说的情况向大家通报后,说:“前一阶段我们只是赶路辛苦,平时好吃好喝,并没有紧张感。现在我们有可能要打大仗了,考验我们的时候即将来到。我们的第一个对手是车师后国,第一个必须攻克的城关是疏勒城。该城处于葱岭北麓,傍临深涧,地势险要,扼守葱岭南北通道,此城依山形而建,南北宽两百步,东西长四百步,城墙高三米多,北、西城墙建在自然地形山梁上,东墙较低。城中偏西南有一圆形凹地。该城东邻悬崖石壁,北面是陡坡,南面地形虽低,但坡度较大,城墙全都是巨石砌成,弩炮炸不烂。河谷深达几十米,地面露出岩石。整个城堡居高临下,真正的一夫挡关,万无莫开。永平十七年冬,耿恭来到车师,和匈奴了打了几年仗,最后守在疏勒,到离开时只剩下26位勇士,走到玉门关时,还有13人活下来。人们称颂耿恭,节过苏武。”

    众人感慨万分!

    张昀大声说:“大汉虽然式微,但我张昀却雄心万丈,偏要逆天行事,坚决把西域征服。”

    张弘大声说:“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

    众将齐声:“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

    张弘大声说:“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众将齐呼:“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张昀抬手,众将安静。

    张昀说:“很好!以后远征,这两句就作为我们队伍口号。”

    众将齐声说诺。

    张昀说:“既然疏勒城坚,我们就不能明目张胆过去,守城乱贼一旦引起警惕,我们再想攻破该城,就难如登天。最好的办法是,想到守城乱贼做梦都想不到的办法,一举把城攻占。”

    众将陷入沉思。

    张昀说:“不着急,大家这几天就集中精力想这个问题,想不出来,就动员部下想。不要以为你们的智慧和能力天下无敌,必须相信我们的官兵。”

    众将小声说诺。

    这天傍晚,张昀独自一人站在葱岭河边眺望远山。周纯和甘宁两人站在离张昀几十步处,小声讨论着攻打疏勒之策。

    周纯和甘宁知道,张昀之所以想一个人待着,是因为张昀想安静思考破疏勒之策。

    张昀的眉头紧紧皱着,破疏勒必须用奇计,绝对不能强攻。城在山上,队伍靠不近,即使靠近了,弩炮和车弩也不一定能够打得到城门。

    让警卫队爬山,从上面降下来?一旦被敌军发现了,警卫队就会伤亡惨重。

    最好的办法是混进城中,刺杀掉守城主将,并制造恐慌。坚固的城池,最薄弱处在内部。

    警卫队的人怎么可能混得进去?没有人会说匈奴语呀!

    突然张昀的眼睛一亮,能不能让马休马岱进城云干这事?这两人从小和羌人生活在一起,羌人和匈奴人在语言上有共通之处。他们假如伪装为羌人,就容易进城了。

    伪装成商人怎么样?

    就在这时,马休马岱兄弟俩和张弘一起走过来,周纯拦住他们,说:“主公在思考破疏勒之策,任何人不得打扰。”

    张弘笑说:“我们就是来向公报告破疏勒之策的。”

    甘宁一听兴致来了,赶紧问:“什么办法?我能参加吗?”

    张弘抬手拍甘宁肩膀笑说:“一切由主公决定。”

    张弘带着马休和马岱走向张昀,张昀感到到有人走近,迅速转身,发现是张弘和马休马岱,看着张弘笑说:“我的首席谋士,你是不是想到办法了?”

    张弘看马休和马岱,笑说:“马休和马岱兄弟向我提建议,由他们伪装成羌人,携带手雷进入疏勒城。”

    张昀心一动,心想我正有此意,没想到他们主动提出来了。

    张昀假装担心他们的安全,叹气说:“我把你们从马老将军身边带来,不是让你们送命的,而是让你们增长见识,获得锻炼。疏勒城中匈奴人一定知道我到了这里,戒备一定增强了,你们怎么可能混得进去?”

    马岱赶紧说:“主公,我想过了。我们只要能够靠近城门,一人用刀杀看守城门的匈奴兵,一人向守卫匈奴兵扔手雷,只要行动突然,就一定能够杀进城。”

    张昀闭上眼睛,叹气说:“说得容易,做起来难,我怎么能让你们去送死?”

    马休和马岱跪下,马岱叩头,大声说:“主公,我们马家造反,换了其他人一定把我们马家灭族了,您非但没有灭我们马家,还带我们出来,给我们机会。我们兄弟想好了,一定要为主公您干些什么,不然的话怎么对得起主公?主公,您放心,我们兄弟的身手都很好,只要带上一百来人,我们全都伪装成生意人,匈奴戒备再严,都不致于关城门。疏勒是这个地方生意人的必经之路,即使知道我们大军到了,但由于大军离疏勒还有几百里路,疏勒城守军一定不会想到,我们会伪装成商人发动突然袭击。行动假如失败,我们战死后,能把我们的尸体运回,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马休大声说:“主公,给我们一次立功机会,我们一定把疏勒城拿下。”

    张昀看张弘,张弘点头说:“主公,要破疏勒,只能奇袭。马休和马岱从小与羌人匈奴生活在一起,马腾之父马援娶的是羌女,马腾也娶羌女,他们兄弟全都熟练掌握羌语,也能能说匈奴语,我以为可以让他们俩冒险一试。”

    张昀看马休和马岱,说:“你们既然决定了,我很高兴。你们假如能够破疏勒城,我拜你们为荡寇将军。不过,你们和参谋处必须好好研究,一定要把所有细节全都想清楚。凭你们的能力,突然行动,我相信杀进城没有问题,可是进城只是第一步,守住城才是关键。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主力不能行动,只有在得到你们成功消息后,主力才能赶过去。必须坚守两至三天,风险极大。”

    马岱大声说:“不管风险有多大,我们都坚决把城守住。”

    甘宁赶紧跪下,大声说:“主公,我也要去,由我们斥侯队负责这次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