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汉末乱世 > 第123章 逼迫袁术见面
    张昀在大帐中,听斥侯报告,纪灵大军正拔营撤退。

    张昀会心朗笑说:“郝泉的行动成功了。看来我们今晚就能大败纪灵。我命令队伍立即行动,缀着纪灵大军,却不靠近。”

    宠有大声说诺。

    张昀对陈登说:“你部一起行动!”

    陈登大声说诺。

    张昀骑着马和警卫队一起向西侧走着。

    午饭后,张昀来到涂水边,纪灵大军已杳无踪影。

    张昀并不着急,命令队伍在涂水北侧,继续西进。

    张昀心中笃定得很,不用问就知道,纪灵大军离张昀队伍有半天路程,纪灵正率大军快速撤退。

    张昀却不紧追,因为纪灵跑得再快,都必然会停下,郝泉早就在纪灵队伍撤退路线上埋下了大量地雷,纪灵队伍一旦进入雷区,两侧曹虎和刘奋再杀出,纪灵插翅难逃。

    不用逼得太急,仗完全可以先让郝泉、曹虎与刘奋他们先打,当打得差不多时,张昀再参战。

    纪灵没有让队伍吃午饭,他想加速返回山区,他很担心会被张昀的队伍追上。

    纪灵的队伍饿得前心贴后背,疲惫不堪。

    纪灵作为大将,他清楚,兵贵神速,在平原地带,很容易遭受张昀的骑兵冲击,只有快速进入山区才会安全。到时派兵堵住进入滁地要道,把张昀队伍困在滁地,可以取得重大战果。

    在广陵遭遇的损失,在滁地赚回来。

    纪灵骑着马,沉思着。

    突然听到前方传来隐约滚雷似的声响,他的心猛一抽,赶紧勒住缰绳,命令斥侯跑到前方去打探,了解发生了什么情况。

    很快斥侯跑回报告,说前方队伍陷入天雷阵,上千官兵已被炸死伤。

    纪灵大惊,赶紧命令队伍停止前进。

    纪灵清楚并不是天雷这么简单,四周肯定有伏兵,怎么办?怎么办?

    纪灵的大脑飞速开动。

    就在这时,两侧响起嘹亮军号声,纪灵狂叫:“准备应战。”

    纪灵的警卫人员迅速向纪灵集结,纪灵身边部将们催马前出,妄图组织防御。

    轰轰的爆炸声在两侧响起,曹虎和刘奋队伍的弩炮向纪灵大军发射炸弹了,这表明这两支步兵已经离纪灵队伍非常近。

    纪灵队伍撤退时控制宽度有十里,张昀的两支步兵队伍夹击时,每一支步兵队伍只要进攻五里,五里路程在战场上太窄了。

    纪灵对四周情况不明,不知道往哪突围才好,只能被动防御。

    防不住啊!

    在隆隆的爆炸声中,纪灵队伍的空间越收越紧,越紧越展不开。

    完了!纪灵只能哀叹。

    形势越来越严峻,假如被压缩到了一起,纪灵清楚,全军必然覆没。

    纪灵当机立断,提起三尖刀,对部下大喊:“向北突围!”

    纪灵的武艺非常高强,他决定亲自冲锋冒险突围。

    纪灵的帅旗往北一移动,官兵们便全都跟着往北侧跑动。

    战场非常开阔,曹虎和刘奋步兵人数有限,不可能把所有突围点全都封住,两军进行混战。

    郝泉骑兵加入战斗,在纪灵乱军中冲杀。

    天黑前,张昀率领宠有和陈应加入战斗,在涂水北侧四下搜寻斩杀纪灵官兵。

    天亮时分,战斗结束,纪灵的队伍几近全军覆没,只逃走几千兵马,活捉一万,斩杀两万,在涂水中淹死和被地雷炸死数千,运气很好,居然还俘虏了纪灵的部将桥蕤。

    张昀命令周纯把符节和节钺拿出来,在身后举好,命人把桥蕤押过来。

    张昀骑在战马上,手提长矛,醒红大氅在风中拂动,身后的符节和节钺在朝阳下泛着神圣光芒。

    两侧是骑在马上的陈登、宠有、郝泉、曹虎、刘奋、周纯和吕芳等将军。

    桥蕤被五花大绑着推至张昀面前,抬头看了眼张昀和张昀身后的符节和节钺惊恐万状,扑通跪下。

    张昀用长矛尖挑起桥蕤下巴,朗声:“你们攻打广陵,属于谋反。桥蕤,你可知罪?”

    桥蕤颤声:“下官只是奉命率兵,还望将军饶我不死。”

    张昀说:“我代天子出征,有权斩杀任何叛臣贼子。”

    桥蕤不敢作声。

    看着桥蕤,张昀突然想起一件天大事情,那就是袁术应该称帝,袁术会在什么时候称帝?桥蕤会知道吗?张昀想了想后,以为称帝这件事太重大了,估计象这种级别的将军很难知道。

    袁术假如称帝,老子就可以率兵猛扑袁术老巢,把整个扬州夺占。

    历史学得不扎实啊!书到用时方恨少,这话真有道理。

    假如能与袁术见个面,只要试探几句,就能知道答案。

    把桥蕤放回去,让他给袁术带话,看结果,碰运气。

    张昀还没有做好与袁术全面开战准备,重点是粮食没有准备好,现在根本不可能率部径攻寿春。能打败纪灵,消除了袁术对广陵的威胁,就是重大胜利。

    张昀说:“桥蕤我放你回去,你替我给袁术带话,就说我在广陵等着他,我要他给我一个解释,他凭什么屡次三番犯我徐州?他假如不前来向我解释清楚,我将率兵过去把寿春踏平。滚吧!”

    桥蕤给张昀连叩三个响头后,爬起来,说:“多谢骠骑将军不杀之恩,我回去一定把您的原话报告给主公。”

    桥蕤离开后,张昀对陈登说:“这次缴获和俘虏全都交给你。”

    陈登大喜,走出队列向张昀表示感谢。

    张昀说:“这里是我们向西发兵的前沿基地,你要以最快速度把俘虏改编好,边屯田边训练。袁术也许明年就会称帝,袁术一称帝,我们就可以举起匡扶汉室大旗,大张旗鼓地攻打袁术。”

    陈登大惊问:“袁术真会称帝的?”

    张昀指自己的眼睛,笑说:“我开了天眼,我还会说错的?只是称帝事件太过重大,就连天眼都看得有点模糊,具体时间不敢确定。假如袁术能来,我看看他,这个时间才能基本确定。”

    陈登长叹一声说:“作孽!袁术四世三公,全族享尽荣华富贵,本应是大汉忠臣,怎么能干这种忤逆叛乱之事?称帝其罪超过董卓,该灭九族。”

    张昀点头说:“袁术称帝,天下诸侯必然共讨之,袁术昏了头,活得不耐烦,想找死了。”

    陈登点头说:“看来我们确实必须赶紧做好与袁术全面战争准备。”

    纪灵逃回滁地后,第一时间收拢残兵,清点后拔出佩剑想自杀。

    部将们赶紧跪下哀告,纪灵用力把佩剑插入剑鞘说:“遭遇如此大失败,叫我如何对得起主公。”

    李丰说:“将军,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守住涂中,万一张昀攻来,我们这么点兵力怎么可能守得住?”

    纪灵重重叹气说:“我只能亲往寿春,面见主公,向主公谢罪,并请示主公守卫涂中办法。”

    桥蕤回来,纪灵看着桥蕤拔出佩剑,厉声:“你不是被俘了嘛?你怎么回来的?”

    桥蕤跪下,大声说:“张昀放我回来,要我给主公带话,张昀要主公给他一个解释,不然他将率兵踏平寿春。”

    纪灵把佩剑插回剑鞘,叹气说:“我们一起寿春去,向主公谢罪吧!”

    桥蕤大声说诺。

    纪灵和桥蕤快马加鞭赶往长江边,乘船渡过长江,前往寿春报告战况。

    第二天上午,正在寿春左拥右抱着美女的袁术,得知纪灵和桥蕤兵败前来谢罪,赶紧驱散美女,整理好衣服头饰,拖着肥胖身躯跑至大门口迎接。

    纪灵首先向袁术报告了惨败经过,袁术气得直跺脚。

    桥蕤接着把张昀的话复述给袁术听,袁术怔住。

    袁术正在谋划一过年就称帝,张昀假如真的发狠心,攻打过来,这称帝计划岂不会泡汤?孙策用孙坚得到的玉玺到袁术这里来换取孙坚的兵马,玉玺落在袁术手中,玉玺上写的八个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让他想入非非。时有民谣“代汉者当涂高”,袁术认为当涂者,公路也。袁术字公路,自我不由极度膨胀起来。

    袁术认为称帝时机已经成熟,现在不应该和张昀打仗,而必须想办法收买张昀,团结更多的诸候,让这些诸候将来能够效忠于他袁术,为他袁术卖命。

    袁术看住纪灵的眼睛,小声问:“如何答复?”

    纪灵叹气说:“张昀假节钺,属于代天子出征,我们不占理,张昀假如发狠和我们打,我们很难有取胜把握。事关重大,必须好好研究,绝对不能轻慢了。张昀现在广陵,万一率重兵过来,我军新败,士气极其低落,寿春很难坚守。要想守住寿春,必须重新招兵。”

    袁术怔住,犹豫了一会后,叹气说:“看来我必须亲自前去,和张昀好好谈谈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