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养灵师的战斗日记 > 第十二章 腌入味了
    “说好的五一假期呢?”单琪仰望天空,擦了擦额角的汗水。

    她站在舒心下,手上握着一瓶矿泉水,身边停着一辆摩托,身上穿着的却是交警的衣服。

    单琪拉了拉衣服。

    胸口有点紧。

    单琪还记得她师傅叫她出来的时候说得话:“五一假期,祀水之都作为旅游城市,人流量会变大,所以车流量也会变大,交警队这边缺人,过来帮忙。”

    然后单琪的假期就结束了。

    其实单琪还有些不明白,她是公安,为什么能够随便来做交警的工作?

    而且前几天徐子良才和她说警局人手不足,现在就能够外借了吗?

    这时,又一个穿着交警队衣服的模样可爱的女人走了过来,在其身后是一只蓝色狐狸一样的灵。

    “单琪同志,我买来雪糕了。”可爱女警说道。

    女警是交警队给单琪安排的搭档,叫做南小海。

    顺便说一句,南小海是消防队的,南小海也是消防队中带她的师傅安排她来的。

    ‘所以说交警队现在有多缺人啊!?’

    简单的接触之后,单琪就发现南小海其实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不过和她不同的是南小海是一个御灵师,有一只契约灵,就是她身边的水属性的狐灵,被南小海叫做小蓝。

    然而小蓝并不是很好接触,到现在为止单琪还没成功和小蓝交流过,小蓝骄傲的很。

    “直接叫我单琪就可以,谢谢你的雪糕。”

    单琪接过了南小海手中的雪糕,道了一声谢,虽然契约的灵不是很讨喜,但是南小海的为人非常容易打交道,而且很热情真诚。

    单琪也暂时认下了南小海这个朋友。

    然后两人就在树荫下舔起了雪糕。

    两个英姿飒爽的美丽女警在一起吃雪糕还是很吸引行人的注意的。

    单琪吐了口凉气,感受着树荫外的炎热,看向了南小海。

    “南小海,你说我们的师傅是不是在玩我们啊,为什么这么热的天要让我们道交警队来巡逻?”

    南小海伸出可爱的小舌头舔了舔雪糕,回忆了一下。

    “不知道,我师父以前也玩过我,但不是这么玩的。”

    单琪:(?д?)

    “单琪,有什么问题吗?”南小海疑惑地问道。

    单琪将一张写着一串数字的纸条递给了南小海。

    “这是什么?”南小海问道。

    “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你师傅对你不轨的话,请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南小海:???

    ‘虽然不是很懂,但是还是把纸条收下吧。’

    ……

    祀水之都,新海区,警局。

    此时在警局的会议室中正有一群人刚刚开完会。

    这群人来自不同的岗位和所属,但是却来讨论了同一件事。

    徐子良夹着笔记,走出了会议室。

    回忆着刚刚会议上通知的事情,徐子良沉思着。

    ‘普通生物和灵的改造实验,到底是什么人敢做这样的事呢?目的又是什么呢?等等,最近接触过的两个事件好像和这次的事情有些关系……’

    在徐子良思考的时候,有人叫住了他。

    徐子良抬头,一个长发女人拦在他的面前,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身上散发着成熟的气息,就像是一颗熟透的果实。

    果园里熟透的果实徐子良没闻过,不过站在她面前的女人徐子良闻起来却是香的。

    记得以前她身上没有这样的味道啊,难道是……化妆品腌入味了?

    不过徐子良没有作死地将想法说出来,因为女人身后蹲着一只一人高的蓝色猛虎,女人是一个御灵师。

    徐子良认识女人,女人也是这次会议的参加者之一,职位和他同级。

    消防队,B级御灵师,麟咏裳,二十八岁,单身。

    ‘没错,她就是大龄剩女!’

    徐子良没有意识到他今年也二十八了,同样单身,而且他没注意到的是,在其他人看到两人在一起之后都暧昧一笑,然后绕道离开了。

    “麟咏裳同志,有什么事情吗?”

    “都认识这么多年了,直接叫人家的名字就可以了,人家刚刚叫了你那么多声,你都不理人家,所以人家就只好过来拦你了。”麟咏裳有些撒娇地说道,眼神有些幽怨。

    “抱歉。”徐子良说道,也不知道是在对麟咏裳叫他的时候他没听到而道歉还是对称呼的事情道歉。

    没错,就是认识了很多年了,所以徐子良知道麟咏裳是个什么货色,不,应该说麟咏裳的情况已经在他心中定型了,从第一次相遇之后就定型了。

    徐子良还记得那是他刚刚成为警察两年的时间,在一次和消防队的共同出警中结识了麟咏裳,然后麟咏裳在灭火的时候直接毁掉了着火的建筑,要不是最后徐子良冒死冲进了建筑救出了人质和匪徒,那次任务之后两个部门带队的两个队长都要提前退休了。

    因为那次被绑架的人质是一个准备在水都投资的一个大富豪的千金,那个时期的水都正是招商引资的重要时期。

    不过也是因为那次事情,徐子良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开始了升职加薪之路,但是麟咏裳就不一样了,听说后来她总是在任务中因为收不住脾气而顺手毁掉建筑,麟咏裳能够坐到如今的地位,都是因为她非常努力的原因。

    徐子良怀疑也是因为麟咏裳这么努力工作所以才没有时间去谈恋爱,然后单身到了现在。

    其实徐子良比较不愿意接触麟咏裳,一方面是担心麟咏裳哪天脾气不好给他一下,他可扛不住,另一方面是每次他和麟咏裳接触的时候,麟咏裳身后的那只猛虎都会瞪着眼睛看他,徐子良总觉得猛虎的眼神不是很和善。

    麟咏裳卷了卷自己的长发。

    “听说你收了一个美女徒弟?”麟咏裳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说道。

    “是单琪吗?她很不错,做事也很积极,有警察的担当,有我当年的样子。”徐子良有些骄傲,顺便还吹了自己一波。

    “真那么优秀?”麟咏裳问道,然后话锋一转:“其实我也收了个徒弟呢。”

    “哦?你竟然会收徒弟?”

    “我怎么就不能收徒弟?”麟咏裳不爽的说道,她身后的猛虎的双眼又瞪大了一分。

    徐子良脑补了一下,一大一小两个人疯狂地破坏着四周的建筑……

    徐子良突然非常担心哪天警局会接到报警电话,然后派他去抓不这对摧毁建筑的师徒。

    徐子良已经开始在脑海中构思劝降的草稿了。

    不劝降说的好像自己能够打过她似的。

    “我的徒弟暂时在交警队那边帮忙。”麟咏裳的脸色温和一些,不过眼神却变得更加严肃了,“交警队那边缺人就是因为有人被改造生物袭击了,所以调查这件事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

    听到这件事,徐子良的眼神一动。

    ‘单琪那边不会有问题吧?不行,得过去看看。’

    徐子良点了点头:“放心,不过你也要注意安全。”

    麟咏裳露出了笑容,眼神突然变得有些飘忽。

    “对了……你今年还不打算找女朋友啊,你都马上奔三了吧,咳咳,不要多想,我就是问问。”

    “再说吧,不过不急,毕竟我们可不一样。”

    没错,我徐子良和你麟咏裳不一样,我是三十年的女儿红,你是被化妆品腌了三十年的肉。

    “可恶的家伙!”麟咏裳咬起银牙。

    徐子良看了看时间。

    “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万事小心,管管自己的脾气。”

    “等等……”

    “有事吗?”

    “没……啊,注意安全,不要莽撞。”

    “我又不是你,好了,我走了。”

    徐子良转身离开。

    看着徐子良离开的背影,麟咏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电影票。

    ‘还是没说出口。’

    麟咏裳将电影票放回了口袋里。

    “麟儿,我们也走吧。”

    猛虎点了点头,不过却思考了起来。

    ‘两张电影票?主人是要带我去看电影吗?她一张,我一张,美滋滋,不过主人忘记了像我这样的大型灵不能进普通的电影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