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逆世骄凰 > 第707章 凶手的真面目
待月镜离与媚兰正式签署完毕两国结盟协议时,时间也不早了,月镜离亲自送司朗一行前往码头,并由月空向镜岛百姓宣布这个消息。

    一时间,听闻这个消息的百姓都露出了欣慰的笑颜,纷纷跟着乘船前往码头的月镜离一行,向刺加国使节一行表达他们的善意与祝福。

    在码头,许多百姓更是向司朗送上礼物,让他带回去给刺加国的国王。

    礼轻情意重,司朗感受到了镜国百姓的诚意,郑重的告诉前来送行的百姓们:“感谢各位乡亲的祝福,请各位放心,我一定向我国国王转述镜国人民的善意,全力促进两国的友谊永续长存,创造崭新而强来的未来——”

    “欢迎司大人有空常来镜国走走——”

    “祝贵国国王龙体康健,万寿无疆——”

    “请海神保佑刺加国的各位使者——”

    ……

    在密密匝匝的镜国人的祝福中,六艘大船扬起巨大的风帆,顺着海风,宛如巨鸟展开羽翼,慢慢驶离码头,朝着远方行去。

    月镜离目送船队离开,直到船队彻底消失,才收回目光,看向始终站在他身后近处的凤衔珠:“我们回去吧。”

    站在他身侧的媚兰酸溜溜的看向他和凤衔珠,嘴角微垮,把到嘴的话给咽了下去,人家眼里就没有她,她去套近乎做什么?

    “真想单独带你出去走走,”走到小船上后,月镜离低声对凤衔珠道,“只是到处都不安全,我们还不能单独出行。”

    “没事。”凤衔珠也低声道,“咱们还有时间。”

    “我们的时间也许还有很多,只是,总觉得这时间不够用。”月镜离看着海岛的景致,“我想赤着脚、拉着你的手在海滩边漫步,我想与你一起卷着裤脚、一起上树摘椰子,还想与你乘船出海去钓鱼、然后在沙滩上烤鱼,还想与你一起在满月的晚上去海边游水……”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没有声音了,眼里只留下淡淡的伤感。

    他想与凤衔珠去做的这些事情,是很久很久以前,母亲和姐姐还在的时候,母亲经常跟他和他姐姐说的梦想,那时,他和姐姐对海与岛充满了向往,然而,最终只有他撑到了这一天。

    “会的,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我都会陪你去做。”凤衔珠低声说着,微微的笑了起来,“其实,就像现在这样,能够自由的与你站在一起,不必担心任何人出来阻止,我也很开心了。”

    真好呢,月镜离还有这么多想做的美好的事情,而她呢,几乎已经心如止水,没有了什么想做的美好之事,好在她还可以“分享”月镜离的梦想。

    “你说的是,”月镜离的目光又变得柔和,“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没过多久,一行人就回到了皇宫。

    月镜离又去忙了,凤衔珠因为有伤在身,也回到了自己的居住,换药,喝药,然后看书。

    这天晚上,月镜离没有像往常一般请她过去一道用膳,却还是派了贴身的侍从过来告诉她:“陛下这几日很是忙碌,镜国下辖的众多岛屿的长官分批前来觐见陛下,陛下常常与他们谈到深夜,顾不上按时用膳,故而派小的前来跟凤大人说一声,请凤大人务必按时用膳,按照歇息,安心静养。”

    凤衔珠点头:“你回去告诉镜离,我会安心静养,也请他注意歇息。”

    在这时,她只有月镜离一个友人,恐怕也只有月镜离一人对她心怀善意和诚意,但,她并不需要时时见到他,她一个人的时候也能过得充实。

    看书作画,学琴弹曲,烹饪美食……在她变成复仇者之前,她也是多才多艺,涉猎极广的。

    如此,三日之后的晚上,夜还未深时,月镜离派人过来请她去月神宫,说是有要事相商。

    月镜离在这种时候找她,还是请她过去,一定是出了什么要紧的事儿,凤衔珠不敢大意,即刻就前往月神宫。

    她跟着月镜离的贴身侍从踏进月神宫后,侍从却是领着她往书房的方向走,她心里知道月镜离找她谈的应该是正事、公事了。

    有什么正事、公事、大事需要她出面的?

    很快,她走进月镜离的书房,一眼就看到屋里同时坐着的还有月空、月鹰和月满盈,三人面色极来凝重,一看到她就紧张的看着她,似乎在等她已久,她知道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各位好。”但凤衔珠并不紧张,她笑吟吟的走进去,“镜离,好久不见。”

    月镜离看到她,就像月光终于穿透了薄云,眼色、面色都是微微的一亮:“确实好久不见了,坐吧。”

    他给凤衔珠倒茶:“你的伤好些了么?”

    凤衔珠笑笑:“伤口正在愈合,并无大碍,不过我近期还是不能动到伤口。”

    其实这几天里,月镜离每天都有派人过来看望她,但即使这样,月镜离见到她的第一句话仍然是问候她。

    “那你这几天过得可还好?”

    “自得其乐,吃好喝好,挺好的。”

    一边,月空与月鹰对视,脸色都有点苦,也有点焦虑,遇到这么紧急的事情,陛下还有心情与凤衔珠寒暄?

    不过月镜离也只寒暄了两句,就直入正题:“衔珠,这次请你过来,是因为破坏皇陵和刺杀你与听雨的主谋已经找到了,你们是受害者,内情自然要让你们知道,我也去请了听雨,他不便过来。”

    为什么不便,只有夜听雨心里明白了。

    “月鹰,”月镜离看向夜鹰,“你来说明。”

    “是。”月鹰深吸一口气,脸色异常疲惫,口气也透着深深的倦意,“这三日来,我从军队内部、皇宫侍卫内部细细查起,终于查到有六个人在这几日里彻底失去了行踪,而且他们都是在皇陵被破坏那一夜前就消失。

    这六个人当中,有的已经退伍,有的正在休假,有的以探亲、看病的理由请假,有的正在外头公干,但细细查下去就发现,他们要么就是在撒谎,要么就神秘消失,没有任何人能找到他们。

    我当然会怀疑他们就是破坏皇陵和刺杀凤大人、夜大人的凶手,便又顺着他们的人际关系、近期行踪细细查下去,终于查到这六个人要么就是镜岛的安防将军——月无泽的亲信,要么就是他以前的同僚、部下,要么就是他的亲人,每一个人都对他忠心耿耿,而且这些人全部都是高手。”

    他边说边看向凤衔珠,凤衔珠听得很是专注,心里也隐隐明白为什么这几个人脸色这般凝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