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网游三国之大地主 > 第二五零章张扬的心理战
    “哈哈哈,李将军,刘将军,快给六位首领松绑,怎么说,六位首领也是山越地区一方的首领,我大汉以礼相待,这是应该的!”张扬看着前面的六个首领,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六位首领,在我这里,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应谅解。”

    说着,张扬一挥手,下面便走过来几个士卒,直接准备把这些首领给解开了身上的绳索,热情的准备给这六位首领落坐。

    “哼!”

    “混蛋,敢对我们山越如此,你找死!”

    就在这时,张扬的手下刚刚准备给几人松绑,就听到有人不满,竟然在如此情况下,不给张扬的面子。

    张扬的眉头一凝,然后看向那正火暴脾气的首领,同时脸色的笑容更灿烂了,可以说一副兴趣昂……

    手一挥,本来准备上来松绑的士卒直接被张扬挥手叫下去了。

    “看来,对本将军不满啊!”

    “哼,立刻给我们松开,不然,我们山越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一个火红色脸庞的首领在看张扬那张笑脸之时,更加嚣张了。

    “现在你倒霉了,敢来入侵我山越部落,杀了那么多的战斗,你死定了,你汉人死定了,我们至少要杀了你们十倍以上的人来祭祀他们,我要杀你全家的人来祭祀他们,现在你最好乖乖的放了我们,跪在我们面前给我磕头,说不定,我们会好心的放过你一马……”

    看着滔滔不绝的说话的山越首领,张扬笑了。

    不过,张扬手下的几员武将怒了,都是怒目而视,而其他五个山越首领却懵了,他们不知道张扬是什么意思,但是,对于怒骂的那个首领也脸上流露出了鄙视之色。

    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作为一个阶下囚,还如此的嚣张,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请你是哪个部落的首领?”

    “哼,我是火融部的首领,怎么样,怕了吧,怕了还不把我们松开,让我离开,否则,我们火融部虽然不大,但是玩多却是在天下第一,一旦我们放火,你这小小的狗头还有位置放吗?”

    “火融部,不错不错!”张扬的笑容依然不变,不过,他的手中突然跳出了一把大戟——空冥戟,对着火虎便直接劈了下去。

    那一戟又快又狠,甚至连站在他身前火虎也没有想到,张扬会如此的果决,直接拿出了武器,对着火虎劈了下去。

    “你……”火虎一看,顿时满脸的惊呆。

    只见空冥戟直接从火虎的头部劈下,然后整个人都被他一分为二,劈成了两片。

    鲜血,内脏等更是直接流了一地,而张扬的脸上笑容依然不变,好像这事情是随手捏死的一只小蚂蚁一般,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真是的,到那里,都有讨厌的臭虫再叫上几声,让人心烦!”张扬摇摇头,然后转身对着边上的田海说道,“田将军,麻烦你立刻领着五百将军,到火融部,只要那里还有火融部的人,全部给我灭了,不留下一个活口,里面所有的黑色液体,那引动瓶瓶罐罐的,全部给我带回来。”

    “真是无趣,无趣极了,唉!”

    张扬一边说,一边叹息着,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另外五个首领。

    “五位首领,真的不好意思,你们看,我真有些招待不周,还请多多见谅!”张扬说完,依然笑着走回了自己的座位,至于地面上的那堆血肉,甚至连给这几个准备松绑的首领好像也直接给忘记了。

    此时,外面虽然天色早已经黑得连路都看不清,但是,田海依然领命,只见外面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然后这脚步声喧闹一阵子,便直接远去了。

    而张扬直接坐在那里,闭目开始休息起来,而下面的五位被绑着的首领直接被凉在那里,甚至连一句话也不敢乱说,只能无声地站在那里。

    整个大厅之中血腥之气浓郁,即使是久经战场的首领,看得下面的那具已经成了两片的尸体,心里也不由得直接泛起了阵阵的嘀咕。

    不自不觉间,他们也怕了,真的怕了。

    人都是怕死的,在这里,五个首领自然也是怕死的,一向不敢得罪的火融部首领,就在他们的眼前被杀,而且尸体还摆在这里。

    特别是张扬那灭族的话,更是让他们心惊胆战,不过好像在张扬的眼里,好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沉闷的大厅之中,气氛越来越感觉到压抑,特别是这些五个被绑着的首领,随着时间的推移,更是越来越感觉到压力山大。

    虽然说他们的部落大部分人都跟其他部落集中到了一起,可是,原来的部落驻地,至少还有一部分的人口,这些人口由于速度、物资等集中,速度较慢,甚至不愿意搬走的。

    一旦全部被杀,可以想象,他们的部落还剩下多少人,现在的部落,那一家不是剩下老弱妇孺,即使是战士,那也是少得可怜。

    要知道,战士大部分都被沙摩柯集中起来了,光是如此,也集中了大部分的人口,可是,现在战士死得差不多了,唯一的结果,便是这些人全部回到原来的部落。

    一小时,两小时,甚至五个小时过去了,张扬等人依然站的或者坐的,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只是,这五个首领额头上的汗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此时,他们也知道了,这个汉人的将军在等,在等那个田将军的武将拿下所有的火融部人头来献礼。

    一想到这里,这些首领顿时全身感觉到不自在了,他们死可以,但是,如果他们的部落跟着他们被灭光,或者死绝,那后果……

    想象一下,他们便感觉到不寒而立。

    可是,几次,他们开口想说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一句话,甚至没有说出一个字,那声音只在他们的喉咙之中转了一圈,又不得不咽了回去。

    这种心里上的煎熬,实在是他们没有想到的,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面对上坐的张扬,他们眼里那里是如此儒雅的汉人,现在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一个杀人不眨肯的魔头。

    就差一个恶魔的尾巴露出来了,一股从心底深处冒出来的寒气,让他们心底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