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网游三国之大地主 > 第二四八章再算沙摩柯
    “来人,看看这是什么声音?”沙摩柯有些疑惑,同时,更是加快了脚步,向着对面的河岸上走去,一股不详的预感出现在他的心头。

    只是当他抬头向着声音响起的地方望去,瞬间,他整个人都懵了,然后全力拔腿向着前方冲的河岸冲去。

    虽然说只有十几米远,可是,水中的速度实在不是怎么快,每走一步,便有其他的士卒挡住他,气得他直接跳了起来,直接踩着其他士卒的人头,向对面河岸冲了过去。

    至于其他士卒也发现了上游冲过来的,足足有两三米的大水,直接向他们冲了过来,而且速度是如此的快,那万马奔腾的样子,只要是一个浪头,便能把他们直接给冲走。

    “妈呀,快逃走,快逃走!”

    “发大水了,快走,前面的快点,人死了吗?动作这么慢。等死啊!”

    “混蛋,快走,再不走,我就砍死你。”

    一个个在河中的山越士卒你推我,我推你,整个水中,所有的山越士卒,全部拿出了他们所有的力气,所有的精力,全力向着河对岸冲去。

    至于后面的还没有下河的山越士卒,他们一看到如此的大水,吓得不住的向后退去,想要远远的离开这里。

    可是,那么多的人,一队队的排列在岸上,想要后退,也不可能了,甚至边上的士卒因为想要停顿,直接被后面的士卒重新推到河里去了。

    而河里的士卒向要上岸,但那密集的人群,怎么可能会给你机会,为了逃命,要么向前狂奔,要么,直接向后面的山越杀了起来。

    不光是普通士卒,就连沙摩柯都奔跑逃命,能逃的,直接想方设法给逃到岸边,可是,那些速度慢的,只能是眼睁睁的被大水直接给冲走了。

    一时间,整个大河上空响彻着大量的山越士卒求救的声音,然后这些声音直接被大水给冲向下游而去。

    转眼间,大河上被清空一片,原来那密密麻麻的人头消失不见了,代之的是那无尽的河水。

    而逃到岸边的那些山越士卒一个个也是被吓得脸色苍白,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离张扬他们这么近了,竟然受到了河水的冲击,至于死了多少,他们自己也没有多少数字,不过,反正不会少于两三千,甚至更多。

    而且,河水直接把他们一分为二,东西两边各有几千的山越士卒,而且许多的山越士卒已经被一天的惊吓惊得几乎不敢再前行了。

    特别是一些对于山神更加信奉的山越士卒直接跪倒在地上,对着天空大声的祈祷起来,祈求他们的平安。

    沙摩柯看着那汹涌的河水,突然降临的河水,他自己知道,这一次可能又错了。

    只是,还在他乱想的时候,就听到前面传来了一声炮呜声,然后便是无数的战鼓声急促的响声来。

    在天色还比较朦胧的时候,前面直接杀出了一支大军,这一支大军中间还竖着一杆高大的旗帜,上面绣着一个斗大的刘字。

    现在的张扬,已经真正成为一名将军,他也有资格拥有自己的大旗了。同样,这也是张扬第一次把他的大旗翻号向外展现。

    “咚咚咚!”

    随着战鼓的响声,一队队汉人军队从他们前方二里左右的地面上直接向他们这边冲了过来,为首的便是两员大将,一人拿刀,一人拿枪。

    “杀,不要放走一个山越贼人!”

    “沙摩柯,活捉其他部落人!”

    “拿住其他部落,沙摩柯你将大功一件!”

    “不要放走沙摩柯……”

    一时间,整个战场上,无数的喊杀声中,特别是要活捉沙摩柯更是让那本来就不是沙摩柯部落的山越士卒对于沙摩柯恨得牙痒痒。

    顿时,许多的其他部落的山越士卒直接向着沙摩柯和他的直属部下围了过去,不为别的,只为活命,毕竟只要捉住沙摩柯,可以免死的。

    沙摩柯此时,那个气啊,这一切,好像都是他的错一样,不就是张扬这个汉人的将军来攻打他的领地吗?现在他好像成了其他部落的罪人一样。

    沙摩柯现在很想跳出来,与对面的士卒理论一翻,可是看着其他部落那一个个杀气腾腾的样子,即使是沙摩柯自认为武力高强,可是,面对超过千人的其他山越部落士卒,也只能恨得不住后退,就连他的部落战士,也只能暂避其锋芒。

    “该死的,这不是我的错,这都是汉人的诡计,你们要相信我,你们要相信我!”沙摩柯大声地对着其他人大声喊杀。

    可是,他的声音刚刚出来,就听到汉军那边又传来了一声声大喊。

    “沙摩柯首府,我们将军请你去喝酒,感谢你一天来,给我们送来了这么多的山越士卒,让将军节省了许多的时间。”

    “沙首领,我们将军让我感谢你,下一次合作,一定满足你的要求,给你十万单位的粮食。”

    “对了,还有一万金币,沙首领,不要走,我们一起杀了其他部落,给你一统其他部落。”

    其他山越部落一听,本来,对于今天的失败已经是心有余悸了,现在一听,顿时都懵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切都是沙摩柯的一技,都是沙摩柯投降汉人的献礼,刚开始汉军喊的,他们已经有些紧张了,可是现在又喊出这样的话,那一个其他部落的山越士卒不是怒火中烧。

    “该死的沙摩柯,我们要杀了你,兄弟们,给我杀了他!”

    “不要放走一个该死的摩柯部落人,给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让他们害死我们的勇士。”

    “混蛋,你沙摩柯,你还配做我们山神的子民吗?你出卖我们,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你出卖其他部落,你难道就是甘愿做汉人的狗吗?”

    一句句的谩骂,一句句的狂吼,一声声地暴喝,都如同大铁锤直接砸在了沙摩柯的心上,让他有口难辩,毕竟一天下来,他们这一支队伍伤亡太惨重了。

    即使是他们千防万防,可是,他们的伤亡数字太大了,大到了他们本身就已经到了快要暴发的边缘,现在又来了一个河水灭山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