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换一门亲事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换一门亲事

    接下来的秦天并未在宫家多做停留,很快就离开了。

    “坏蛋,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离开庄园之后的如烟如梦方醒,她没有想到,秦天如此轻易的就将她的困境化解,想到最后父亲脸上掩饰不住的笑容,她的黛眉不由轻蹙了一下。

    “没什么意思啊,我不是搅和了宫家和林家的结亲嘛,让宫家主去我秦家一趟,当然是换一门亲事了!”秦天邪邪一笑,不怀好意的看着面前这个漂亮女人。

    换一门亲事?

    宫如烟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但她很聪明,仅仅只是迟疑片刻便明白了秦天的意思。

    “当真是这样?”轻咬了下红唇,宫如烟的脸上很快笼罩上一层淡淡的红晕。

    “你觉得我会骗你吗?”秦天轻挑了下眉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会不会骗我,但我还是相信你吧!”宫如烟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天,面对后者肆无忌惮的目光竟然没有丝毫避让。

    呃!

    看到如烟眼底的笑意,秦天不由翻了翻白眼,他本是想戏弄一下这个小妞,谁知道后者仅仅只是娇羞了一番,片刻之后便恢复了过来,这就像一个男人和一个妹子讲huángsè段子,是想看到妹子一脸娇羞的模样,不是想看妹子一脸兴奋还想再听一个的样子。

    “大xiǎojiě,你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要说吗?”嘴角狠狠抽动了两下,秦天一脸古怪的看着这个女人。

    “没有啊,我还要说什么?”宫如烟扁了扁嘴,淡淡的说道。

    “怎么?对于换一门亲事你不反对吗?”秦天额头上冒出了几条黑线,下意识的问道。

    “我为什么要反对?你帮了我这么多次,我就算以身相许也不过分吧!”虽然宫如烟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可那俏脸上的绯红之色却遮掩不住。

    “那个,大xiǎojiě,我在和你开玩笑,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随着如烟的话音落下,秦天张了张嘴,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靠,这小妞未免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

    “有色心没色胆的坏蛋!”看着秦天脚底抹油转身就走,宫如烟的脸色变得更加红润,犹如熟透的水蜜桃般娇艳欲滴,不过这一幕秦天是看不到了。

    “女人果真是难缠的生物!”此时已经离开的秦天暗暗嘀咕一声,不知道为何,面对那个女人的温柔,他竟然生出几分异样的情绪,不过,他可不想招惹这个女人。

    数十分钟之后,秦天再次出现在宫老的住处,有关宫老和宫家,秦天心里有不少疑惑,虽然这些事情和他并无关系,但是他既然已经决定让秦家庇护这宫家,对于宫家倒也要多些了解。

    “小子,你回来了!”秦天刚一出现,宫老的声音便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这让秦天微微愣了一下,看样子,宫老知道他要来。

    “宫老知道晚辈会回来?”秦天轻挑了下眉头,模棱两可的问道。

    “小子,你若不回来,我才会感觉到奇怪呢!”宫老的声音甚是平静,平静到没有半分情绪的波动。

    “您老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妥,自然要回来知会您老一声。”秦天撇了撇嘴,在这位宫老的面前,他的心思还真是一点都藏不住。

    “这点小事,还难得住你吗?”宫老终于是抬起头来,而后迟疑片刻,继续道,“说吧,你小子回来是要问什么,我可没有心思和你兜圈子!”

    “其实也没什么”见宫老如此直接,秦天一时间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你心里应该有不少疑惑吧,关于宫家!”不等秦天的话音落下,宫老便一语道破了秦天的心思。

    “的确,晚辈有些疑惑,您老身为皇者境的高手,而且精通炼器之术,宫家随随便便就能挤入武学界一流势力的行列,可是现在的宫家连武学界都没有迈入,甚至还需要倚靠其他势力勉强维持在燕京的地位,未免太寒酸了吧!”既然宫老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秦天自然不需要再拐弯抹角。

    一方武学势力,只要拥有一位皇者境的高手便能跻身一流势力的行列,像宫老这等层次的高手,甚至可以支撑起一方超一流的势力,毕竟宫老除了皇者境高手的身份,还有更重要的一个身份,那就是炼器宗师,所以宫家本能够成为武学界的顶尖势力,可是现在却没落至此,换做是谁都会惊讶不已。

    “小子,有没有兴趣听我给你讲个故事!”随着秦天的话音落下,气氛变得有些沉闷,就这样过了一会,宫老的声音缓缓响了起来。

    “愿闻其详!”秦天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面色随之凝重了几分。

    “我年轻之时,也是颇为自负之人,论天赋,当初的燕京没有几人能够与我争锋,那个时候我也是风光无限,而就在那时,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子,不过那个女子并非武学界之人,而是属于古武界,这一点我后来才知道,我们的生活本来十分平静,直到她为我生下了一个孩子,我们那平静的生活就被打破了,她所在的古武势力找shàngmén来,强行将她带走,若不是她以死相逼,我们的孩子甚至都不可能留在这世上,不过,他们虽然将孩子留下,却在血脉之中种下了一点东西,只要是我们的孩子还有后代子孙的体内产生半点内力,他们种下的那东西就会让人痛不欲生,而且,他们还限制了我的生活,让我不得庇护子孙后代,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呆在暗阁,很少回宫家。”

    宫老的目光深邃了几分,饶是秦天都感觉到宫老身上的气息变得十分阴冷,如此阴冷的气息甚至让整片空间炙热的温度骤然降低了下来。

    “小子,这古武学界,你应该有些了解吧,那些人对于血脉可是极为看重,他们认为他们的血脉十分高贵,决不允许如此高贵的血脉流落在武学界甚至是世俗之中!所以他们当初才会那么做!”

    “高贵的血脉?”随着宫老的话音落下,秦天的面色微微一变,而后冷笑了一声,这古武界果真一点都不讨人喜,难不成古武界的人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就连血脉都是那般高贵?谁给他们的勇气!